首页

你在这里

偶然生为亚裔 The Accidental Asian 上

2009年9月

也许时常被 Teenager 的儿子挑战,让我特别想明白究竟这第一代移民和第二代移民的区别在哪里?为什么我对中华文化的自豪感他几乎都没有?为什么他对别人的认同感这么在乎?为什么我觉得无关痛痒的别人一句话他会觉得是奇耻大辱?为什么他对那个黄皮肤黑眼睛那么地叹气不止?我觉得生为一个亚裔在这个国度里生活是幸运,他却把这种幸运看成是偶然的事故!

 

读完 Eric Liu( 刘柏川 ) 写的《偶然生为亚裔》(The Accidental Asian)这本书,我似乎理解了一点这些 ABC(American Born Chinese) 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后代的心态。这是一部有关追求同化、追求被认同、追求真正平等融合的人生之旅的感人文字!艾瑞克 刘 1968 年生于纽约,耶鲁大学毕业。他的父母均来自台湾,父亲曾任职 IBM 管理经理。他自耶鲁毕业之后, 曾担任美参议院波恩( David Boren )的助理,后受邀进白宫担任当时总统克林顿的演讲撰稿人。二十六岁那年他就帮总统写下著名的讲演稿《盟军洛曼底登陆五十周年纪念》。 他后来又去哈佛的法学院进修,曾任职白宫的内政委员会和顾问团。

 

不能说刘柏川发明了这个字组,至少在这本书中反复出现的就是“ The Accidental Asian ”,不是海外华人,不是在美华人,更不是美籍华人, 而是“亚裔”更是“偶然(性质)生为亚裔美国人”!或者我觉得其实他最想说的他就是“美国人”! 这点上可能让我们身为第一代移民的中国人和祖国的同胞们感到失望,我们更加认同我们的黄皮肤,炎黄子民,落叶归根,我们的中国心!我们的民族魂!可是这个 Eric 刘却非常绝情地说他只不过偶然才生为一个亚洲人,或者说他的亚洲面孔纯属偶然!他和我们认为的根我们的国家民族只是仅仅限于血管里的鲜血和那张黄皮肤的脸。他只会对美国献出他所有的忠诚, 却不会像我们这一代第一选择永远是为中国欢呼,而美国永远都是排在中国之后!

 

这样的坏胃口的文字有可看性吗?冷静下来想想,我们的下一代却绝大多数认同刘柏川的效忠。 还记得不久前的北京奥运会吗?当我们为人父母的第一代新移民为着祖国的繁荣强大而自豪的时候,当我们为祖国的运动健儿而欢呼的时候,身边坐着的那个美国生长大的孩子却对我们的激动无动于衷,他们为美国队的每一个胜利而雀跃,看着他们小小年龄把手放在心口,随着星条旗的升起唱着美国的国歌,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和我一样心中交织着酸咸苦辣说不清的感受 ?

 

刘柏川这个生长在郊区的白人富人堆里,讲英文长大的纯真中国血统的男孩,床头放着父亲写的他看不懂的中文文集,在他父母刻意营造的环境中无种族意识的成长,却随着社会阅历的增进,一点点体会到周遭不可避免的种族差异。也正因为他的毫无意识, 自以为自己和他人一样,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才特别的敏感和受伤!不像我们第一代移民,我们认同我们与这块土地上的原住民的不同,我们知道我们是外来者,故而当别人问我们来自何方,我们可以坦然和自豪地说出自己的母国;但是,他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当别人因为他们的黄皮肤和黑眼睛而疑问他们来自何方时,他们的自尊受到挑战,他们困扰他们与别人有差别的外貌!

我记得十三岁时的儿子有一天非常不平的对我说学校里的男女同学一起议论说亚裔的女孩可以找各色人种的男朋友,似乎亚裔的男孩却没有这许多的选择自由,他觉得受伤!而那时的他正陷入与一个半中国血统半白种人血统的女孩的“初恋”之中!那可能是他这一生第一次那么强烈的感觉的自己和主流社会的不同之处,那不同却是因为他的血统。

 

而刘柏川的第一次感受到的不同是在一次校车上, 一个白孩子挑恤地让他滚回属于他的土地去,所幸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个白孩子马上帮他回击了过去。刘柏川最终与一个犹太裔的女人结了婚, 那是不是他要的彻底同化? 我想肯定不是!他的回答可能是他们要的并不是变成白人,而是真正的融合!今天的美国总统已不再是白种人,美国的非白人可能对是否变成白人不再强求,但是,在一个社会里,尤其是美国这样一个多种族的国家,要想彻底消除种族间的歧视,达到彻底地融合,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待续     偶然生为亚裔 The Accidental Asian 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这本书我也看过, 很震撼。 仔细想想,孩子们这样想也是有道理的。 如果他们在这个国家生活, 自己都不拿自己当主人, 自己都不拿自己当本地人, 还有谁会拿他们当真正美国人呢?  为什么意大利族,爱尔兰族,非洲人,南美人的后代都堂堂正正称自己为美国人,也没有任何人胆敢把他们不当美国人看待。 而单独我们中国人的后代,一旦自称美国人就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呢?

我们回中国, 总有人问我孩子:“你说!你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

我孩子听不懂,我就替他们回答:“他们是美国人。” 总是招来白眼和不解,连家里人都不例外。

但真的,他们千真万确是美国人。 我们自己都不拿自己当个顶天立地,理所应当的美国人,还指望别人上赶着封我们一个美国人吗?

 
抱峰的头像
 #

拜读。长见识。

中国需要时间。美国也需要。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海云介绍,我要借这本书来看看,最好能让孩子看看,然后问问他们的看法。

对于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本身没有一般中国人那种自豪感和对“根”执着。可能从小就被边缘化,在国内就是受歧视的一群。

自觉流浪到美国,与在中国的漂泊,没什么分别。于是给自己定位为地球人。

初来时,感觉到来自同为华人的,非‘大陆’人的歧视,比美国人给我的更甚。可能我比较幸运,遇到很好的美国人。

到自己养了两个ABC孩子,我不强调他们是“华人”, 首先强调,他们是神送来给我的“人”。然后,他们是美国人;再来,有着华人血统。

我们现在的社区,华人和亚裔很多,虽然孩子们也有受到“超级白人”的一些白眼,但在学校的环境很和谐,他们没有太多的困惑。

将来在社会,一定会受到各种挑战的。如果他们从小就有做为“人”的乐观和自信,那么比较容易面对挑战。

 

 
西山的头像
 #

很久以前看过这本书,大部分都忘了,只记得他年纪青青就成了克林顿总统撰稿人,他爸吃面条声音很大,后来好像得了肾病。

 

也许,是那时自己的孩子小,没有考虑认同问题。

 

但是,我觉得华裔父母最大的错误是把自己没实现的梦想/对中国的感情强加于孩子,这实在是家庭里的专制。孩子是独立的人,

他们应该有他们自己的梦想,我们家长能做的是用我们的爱去支持他们的梦想,帮助他们实现梦想。他们如果生在美国,

就是美国人,当然是把美国当成祖国,为美国的体育胜利/强大而欢呼和自豪。他们不在中国长大,有些都没有回去过几次,

凭什么家长就觉得他们应该以中华文化为自豪?他们成为华裔美国人真的是一种偶然,不是他们的选择,是父母的选择。

 

这并不是说华裔孩子就一定对中国没有感情,对中华文化没有认同。我们不能要求他们对中国的感情,对中华文化的

认同,但我们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我们常带孩子回国,在家坚持说中文,中西餐都吃,结果是尽管我们从来没有

说过你们要爱中国,他们都喜欢回到中国度假,对中国的亲人很有感情,对一些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当然,我的孩子还小,

现在还不能完全说明问题。

 

 

 

 
融融的头像
 #

孩子确实是美国人,家长要教育孩子,白人只有一种文化,你有两种文化,如果你认识到这一点,那你就比白人丰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