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炫富和憎富、忆江南、茅于轼...2015温哥华之六

5/5/2015

炫富和憎富:坐进一富豪的车里,他似乎不经意地说:不好意思,车子有点脏。

我一句没关系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又说刚从山里打猎回来,猎了只熊。那不经意的语调却处处刻意流露出他的优越和特殊。

在山下忆江南餐厅里大家一起吃饭,席间,也是他问茅于轼老先生:茅老,你如何看国内大众仇富?

坐在我身边八十多岁的老先生平静地回答:只有彻底消除共产主义对中国人民的影响,才能消除仇富的现象。茅老先生认为马克思的资本论中的剥削论是造成仇富的根源。

我倒是认为贫富差异哪个社会都存在,即便资本主义社会亦然,凡人都会嫉妒,穷人恨富人,人性使然。但是,如果富人能够用财富回馈社会,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这种差异造成的恨意。反过来说,如果都像有些暴发户,咸鱼翻身感太强烈,喜欢炫耀自己现在的优越和与众不同,遭人嫉恨也就是咎由自取的了。

与茅于轼老先生合影

5/6/2015

西温忆江南的老板娘:美丽能干,运动健将,比我还要大上几岁的武汉女人,身材一级棒,常年运动的结果吧!夸她一丝多余的肉都没有的body, 还有没有一丝皱纹的脸庞。她告诉我们她从小习舞,后又被选入省体院,酷爱运动。多年单身却恋爱不断,有过婚姻,不过现在决定这辈子将独身进行到底!

西温忆江南餐厅的老板娘

她的忆江南中餐厅,名字那么得诗意,在那里可以吃到金陵的盐水鸭,虽说我觉得我做的盐水鸭可能更好吃,但在温哥华的西部山脚下,吃到这样一道带有家乡风味的菜肴,还是挺让人惊喜的。

5/7/2015

三进温哥华:第一次是九十年代初期,那时我在硅谷的Westin酒店做事,福利之一就是住世界上任何Westin 酒店都是免费,订了温哥华Stanly Park边的威斯丁酒店,与当时的新婚夫婿同游温哥华。那时的我年轻、快乐、忙碌、新奇。

第二次是大约五、六年前吧,在决定从美西搬至美东前,一家四口乘游轮去阿拉斯加游玩,顺路在温哥华住了五天。在市中心的希尔顿连锁酒店住了三晚,又在Richmond 的一家酒店住了两晚,惊讶于Richmond 的香港味,那一趟,吃的开心,玩的也尽兴,周边的风景点几乎都跑遍,那是一趟充满了惜别、欣喜、轻松、难忘之旅。两个孩子也喜欢加拿大的风土人情。

这趟,三进温哥华,主要是为了写作,住在西温山顶拥有绝佳风景的宅子里,温哥华成了一幅可观却不可及的风景!无论是清晨的轻雾细雨里的温哥华海湾,还是夕阳映照下的温哥华楼群,或是与住宅隔湾相对的UBC的美丽校园,都是那么美,如诗如画,仿佛触手可及,可温哥华却成了海世蜃楼,多彩、虚幻、不真实、且充满了许多令人难以述说的复杂的思绪。

待续

独游马蹄湾、灯塔公园...2015温哥华之七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君子爱财取之以道,道法自然。

 
一刀的头像
 #

茅老是谈炫富与憎富的合适人选。如果富只是拿来炫的 憎富就永远不会消灭(失)。

 
金丝楠的头像
 #

读了您的炫富和憎富的文章,里面的茅老的观点和我们的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而您的观点一定程度上客观的多,国内很多暴发户是通过不法手段而爆发的,很多流亡国外的是贪官,官商勾结而发家致富的又比比皆是,如此仇富心理是很正常的。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思想当时有其进步性,可是富起来的人怎样带动大家一起富,这一工作没做好,甚至根本没做。有些人富了就麻木不仁起来,仇富心理存在很是正常。至于马克思的资本论,我们应该历史地、客观地、发展地看待它,不能一言以蔽之。社会主义中国,改革开放短短几十年一跃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不能说他没有资本主义优越。所有中国人都应看看中国百年屈辱史,看看资本主义究竟是如何发家的。。。。。。个见望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