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天地一弘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16 小时 之前
注册: 11/08/2011 - 00:31
积分: 18156

你在这里

随母亲走天下——写在2015年母亲节


又到母亲节,记忆中,每到暑期,母亲带着我们背起行囊穿行在老家和父亲营队之间。要坐上几天几夜的火车才能到达营地。那时的火车不似今天的动车,不像今天风驰电掣般快速。我们会在漫长的列车旅途中见识沿途的风土人情,而后到达目的地。

 

母亲的性格很要强,其实和一个要强的母亲相处,真正的技巧是教会母亲不要强。跟在母亲的身后,背着大包小包的母亲一手拉着一个,虽然列车人不似今天多,但,我们常常会在心里心存胆怯,害怕有一天我们像东西一样被丢了,人心因为弱小而害怕。

 

外婆和母亲把我们从襁褓中带大,外婆性格和母亲恰恰相反,柔弱的看似不经风雨,其实,在心里任劳任怨地为我们姐弟三人操劳。如今,对于外公外婆的回忆,是浓浓亲情加上一份遗憾,亲情总是在遗憾中多了一份永远的痛,而人生有些痛,无法弥补。

 

天下不好走,母亲会把憨厚的大弟留在外婆身边,带着我和小弟到父亲的营队探亲,常常大弟会乖乖地毫无怨言留下,因为妈妈一个人无法带着三个弱小孩子,一起坐几天几夜的列车。而我们在父亲那里,也常常忘了家里的大弟,那些年,大弟总是憨厚地等着我们回来。

 

我们和外婆告别,随母亲开始了走天下,随着人流,幼小的我们穿梭在大人之间。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二人和列车上的乘务员商量,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孩子如何不方便,于是,常常乘务员会好心地让我们先上车,而免了等车的辛苦,那时,也没有物质和金钱的交易。

 

常常我们穿越山山水水到达父亲营地,对于营地的新鲜感和好奇感,随着对新环境的熟悉而多了一些胆量。于是,我们会在营前营后玩耍,渐渐地,也有了一些新朋友。只是过了一个暑期,新朋友就被忘却了,我们又会回到老家上学。

 

和父亲的关系,也常在奔波中周而复始,每年的不多时日相见,及至还未和父亲快乐相处,转眼又坐了几天几夜列车回了。于是,记忆中父亲身着武装整齐的空军服和我们告别,我们戏称父亲:司令。这是军营叔叔们的调侃,而我们姐弟竟也不知深浅地喊着。

 

随母亲走天下,喜欢吃列车上的餐饭,菜肴的诱惑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那时候,菜美饭香,餐饭绿色营养,那味儿荡漾心底。今天在列车上再也品尝不了当年美味,那份感觉,只能深深留存于心。漫不经心间,时日不待人,人约黄昏后,已无当年情。

 

弱小的我们就在被拉着,被说着,被长大了。。。可能由于幼年地奔走,而至成年以后,不再喜欢奔天下了,幼年看着父亲驾驶飞机驶向云端,对于飞机的好奇随着父亲身影而多了模糊的距离。有时候,心灵之间的距离随着身体的亲近并不能消除。

 

父亲每年有一次探亲假回家和我们团聚,每每在见到父亲的最初,我们像见到陌生人一样好奇,会在母亲的催促下喊着父亲。父亲会带着那个时代别人家孩子吃不到的巧克力和糖果给我们。孩子的心灵很容易满足,我们在一饱口福之后,开始和父亲交谈,会怯怯地拉着父亲的手去散步。

 

尔后一月过后,父亲又会回到部队,我们就这样在来来去去中经历了童年岁月,慢慢长大了。童年有许多可亲可爱的故事,而随母亲走天下的情感经历是独特的。去年冬天,小弟开车带着父母回到当初父亲营队重温父亲工作和生活的回忆,恍然之间,父亲会想起生活多年的营队,想起许多战友,生者和逝者。

 

如今,更多的是,父母随着孩子走天下了,其实,对于父母的感情不在于你给她们多少,而是她们在心灵深处有一份对于儿女的深情厚谊,这当是父母子女前世今生的缘分。

     

 

写在2015年母亲节凌晨,这是五月的愛。

分类: 

评论

安博的头像
 #

喜欢文章的题目,“随着母亲走天下”,到后来的“父母随着孩子走天下”,你的文字里滲着哲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是啊,亲情是一种轮回,如今世界交流太快,于是走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对于中国人而言,我们需要提高的是社会的整体机制,这样,孩子就不再是父母的唯一,孩子可以走得更远。

 
梅子的头像
 #

那个年代,做军人的妻儿更多了一份艰辛。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梅子姐,节日快乐。是啊,每一个时代,对于中国人而言,生存都有很多艰辛,努力。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节日快乐!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节日快乐。

 
鐡手的头像
 #

生活,即使在和平年代,军人的家属,也有超过普通平民的艰辛.向军人及他们的亲属致敬!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铁手!那样的生活也有一种难得的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