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清明微信诗会(三)

我家的清明微信诗会(三)

  清明节气已经过去,诗会仍在继续。每晚晚饭后是大家自动聚会的时间,无论是上班的上学的,晚饭后都是有了闲暇的时段,群众们聊天说笑,视频拍照,美妙的诗篇穿插其中,增加了乐趣,也增加了雅趣。此其时,二侄子的《冀中行》让群众耳目一新:

 

冀中行

人间四月,花期有择,

仲春将过,平原几何?

庭内丁香,绰约翩翩,

户外杨絮,盈盈漫天。

 

游者之音,柳笛长长,

驻足不前,路边花黄。

梨花开处,蜂蝶飞逐,

远郊近树,天成之图。

 

麦田青青,小憩临风,

传至微信,点赞声声。

顺垄而入,喧闹频频,

惊起野兔,疾走无痕。

 

渐行野阔,灌溉叮咚,

充饥泽足,无事身轻。

苍穹如盖,暖阳融融,

幸甚至哉,歌以咏情。

     大弟讲了一个故事,作为素材征诗,妹妹即刻得诗一首。素材说,他家新房盖成那年春,房檐下来了一对燕子,衔泥筑巢,勤奋努力,新巢筑成,马上就来了一对麻雀,雀占燕巢,生儿育女。对于麻雀这种“地头蛇,燕子惹不起,于是另择空间继续衔泥筑巢。没想巢成之后又被另外的麻雀侵占,一而再,再而三,燕子第四次筑巢未成,秋天就到了,双燕育儿未成,抱憾南归。大弟看在眼里,气在心上,然大自然物竞天择,却也无奈。妹妹以此为诗曰《劳燕》

劳燕

南塘衔泥檐筑窝,

雀占燕巢燕数挪,

双燕育雏成泡影,

秋凉南迁却奈何。

工作单位在北京,在合肥长期出差的三弟,梦回忆起了我家那条忠实懂事的大狼狗,想起小时候大狼狗不幸遇害,他心痛不已痛哭流涕的往事,做《忠犬》以纪念:

梦回X家大院(之十三)

忠犬

院大篱矮草木深,

招来邻舍禽畜侵,

孩童只管捉迷藏,

唯有忠犬忙执勤。

 

诗会的功能除了亲人联络,抒发情怀,自娱自乐外,我想最重要的一大收益是孩子们参与进来了,从读诗爱诗到作诗,一个个小诗人脱颖而出,保证了诗会的“可持续发展”。这不,我大侄子上三年级的小女儿、我的侄孙女和爷爷一起赋诗,回忆她的小堂弟的《虎仔趣事》,前半部是孙女的,后半部是爷爷的:

虎仔趣事

虎仔小时太淘气,

登坡上高数第一,

站在高台摔下去,

月季花丛哇哇啼。

 

爷爷惊闻回头看,

人被架在荆棘里,

轻轻抱下细细察,

下巴脖子血淋漓。

数数一共伤几处,

一二三四五六七。

      虽是仲春,做梦却无章,梦到了雪,妹妹的梦回是《扫雪》 :

梦回X家大院(之十四)

扫雪

一夜风雪铺天盖,

庭院深深皆漂白,

扫帚做笔地当纸,

绘出大院新貌来。

  大侄女烨儿是婉约派,我非常喜欢她的小诗。看到她的梦里的丹袍舞絮,我想到了《红楼梦》里的史湘云丹袍踏雪的场景:

梦回X家大院(之十五)

初雪

片片琼花绘地白,

疑是碎云未敢踩。

邻女岂解惜怜意,

丹袍舞絮姗姗来。

  我家影壁前曾经有棵土桃树。我们所称的土桃是从桃核里生出的苗木长出来的毛桃,是嫁接大桃的砧木,经过嫁接不同品种如蜜桃、水蜜桃、五月鲜、久保……才是色相味道俱佳的大桃,毛桃果实的表面毛极多。毛桃因品种味道大有不同,有的苦涩,有的酸涩,有的味淡质硬,我家的毛桃却是极为甘甜,初熟时脆甜,熟透了又软又甜。妹妹嘴馋,梦到了我家的毛桃:

梦回X家大院(之十六)

院中生桃树,

累累满枝压,

秋来果飘香,

馋童赛乌鸦。

  二侄子则梦到了孩子们吃毛桃的窘相:

梦回X家大院(之十七)

一群小孩吃土桃

不是花果山,

个个把脖挠,

舍得一身痒,

争吃小土桃。

  我村有一个叫陈圈的,他做的豆腐脑那是一绝。每天傍晚他都挑上他的豆腐脑担子沿街叫卖,担子一头是一桶豆腐脑,另一头是汤卤锅,下面点着炭火。汤锅是坐在一个挖了圆洞的小方桌上。吃豆腐脑的人可以拿碗把豆腐脑买回家吃,可以把碗在锅边的方桌上就餐。每天傍晚放学后,孩子们就盼望豆腐脑挑子到来,现在想起来那豆腐脑的香味仍然令人垂涎。离家之后吃过无数的豆腐脑,都没有那家豆腐脑的滋味。后来他的儿子继承父业做豆腐脑,都是普遍反映没有原来的味道了。这碗豆腐脑成了我的梦:

梦回X家大院(之十八)

豆腐脑

黄昏放学正欢闹,

闻听长街卖声叫,

商贩肩挑豆腐脑,

孩童垂涎且雀跃。

登高挂篮取饽饽,

再索家长钱一毛,

冷馍掰碎热汤浇,

饕餮如虎香味飘。

  至此,我家的清明微信诗会告一段落。诗仍然在继续,诗会的选题也会频频而出,X家大院的诗会会代代相传下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真的羡慕,太漂亮了!这种即兴之作尤为真切!继续下去,将可与央视春晚相比美了!学习!谢谢!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圆老夸奖,您的肯定让我倍感荣幸,真的。以前真不知家里很多人都会做诗爱做诗,我想我们会继续下去,不光为了自娱自乐,重要的是启发引导下一代孩子们传承中华文化,这种古体诗是需要一点古文功底的。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司马姐姐家的清明诗会,清明诗会格外亲,五一节快乐。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一弘,一不留神大家做了那么多诗,集中起来还真不少了呢。

 
李荷的头像
 #

清明诗会告一段落了,还可以有别的题目,只要有诗意、有诗才,司马家的诗人都会给人带来惊喜,盼着看你们家其它诗会。真心的羡慕你们一大家的诗人!

 
司马冰的头像
 #

李荷说的对,我们还会继续。其实作诗需要情境、氛围,烘托气氛,触发灵感,所以这个形式大家都喜欢。

 
一刀的头像
 #

清明诗会告一段落 期待着冰姐的谷雨诗会 立夏诗会 小满诗会......

 
司马冰的头像
 #

呵呵,二十四节气,节节办诗会,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阿朵的头像
 #

其乐融融的大家庭气氛跃然诗里,真好!

 
司马冰的头像
 #

大家庭好哇,可是现在国内都一个孩儿,越来越难见这样大家庭了。阿朵你家将来也是一个大家庭,几何级数增长,一个变两个,四个就变八个,每家一个孩就是12个,下面越来越多,多好呀。

 
梅子的头像
 #

X家辈有人才出,信手拈来皆成诗。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园里百花树上鸟,家人乘兴都是诗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梅子姐和阿立,园里百花树上鸟,房檐燕子和麻雀,还有小土桃豆腐脑,都是题材,土得掉渣,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