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捷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6 天 12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3/2013 - 21:41
积分: 7232

你在这里

清华校庆,同学相聚

岂能相忘不相聚,同窗情地久天长

 

同窗情在人生情义的坐次表里占有特殊的一席之地。重聚是对那段情义的重温,是对人生的回顾,是对未来的启迪。清华大学计算机系80J01班在今年清华百年校庆时欢聚北京,大家喜悦激动,谈昔聊今,把盏高歌,十分尽情。如此一聚,实属难得。回美之后,每每想到此聚,总是感触良多,忍不住成此一文,以抒情怀。我愿在此抛砖引玉,相信有更精采的同学聚会能被写成文章,以飨读者。

 

同学于那个年代

 

我从来认为同学毕业后应该多聚一聚,回首看看,重温那段同窗之情,与此同时忘却昔日的过结和不快。更要坦荡些,撇开今日的攀比,而给老同学更多的祝福。

 

同班同学一称谓在我们的文化里有着比其在西方文化里更亲近,更复杂的内涵。同班同学相识互助应该在语义上有很大的交集。如今在大学里,,因为自由选课的缘故,同班同学常常不在一起上课,的概念日趋淡薄。而在改革开放开始的年代里,大陆大学里 有如军队里的一个排,设有班主任和辅导员。因为绝大多数的课程是一同修的,自由选课不多,同班同学常常一起行动,在一起的时间相当多。数年大学下来,仔细想想同班同学 一词,其内涵丰富了许多。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与挑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快乐与辛苦。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追求与牺牲。一切取决于同学们同学在什么年代。我们没有同学在五四的年代里,我们的血液里没有澎湃着反封建的激情。我们没有同学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激励着我们努力的并不是民族解放的理念。我们没有同学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里,造反有理,反帝反修反师道尊严的举动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昨天的闹剧。历史让我们开始同学于1980年,那是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不久的一年,长期禁闭的国门在缓缓打开,各种新思想新事物如钱塘大潮般地涌入。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糟的时代在许多年之后,想想用狄更斯的这句话描述当时是相当恰当而深刻的。之所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是因为中国的复兴正从那时开始。我们多少意识到时代将给与我们无穷的机会。十年文革后百废待兴,大学生是天之娇子 清华一条虫,出去一条龙 。不可说如此想法没有自大成份,但这也多少反映了当时情况。现在回头看看,当年让我们挑选的工作岗位的情况是如今大学生梦寐以求的。之所以说这是一个最糟的时代,是因为基本的价值观包括为人的诚信将从此被打破,金钱将成为人们崇拜的对象。这是中国历史上又一个沧海桑田的转折点,它标志着一个朴素单一色调的社会的终结,一个浮华五彩世界的出现。

 

相识三十一年后的重聚

 

前不久清华百年校庆,借此机会我们大学同班同学在北京组织了一次聚会。这次聚会举办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聚会活动一共两天,在北京的同学花费了相当的精力进行筹备,有人负责住宿,餐饮,有人负责摄像,有人负责联系安排活动,有人负责总召集,方方面面安排得相当周到。第一天的活动于423日下午2点在友谊宾馆一间会议室开始,内容是由同学逐个自我介绍毕业后的生活工作情况。为此北京的同学们特别制作了庆祝相聚的横幅和标语牌以布置会场,会场气氛热烈而欢快。我们1985年毕业(当时清华实行本科5年制) ,从毕业至今已经26年了。不少同学自从毕业后就没有见到过,相见时在长久的握手之间相互打量着对方的白发和皱纹。我不时地听到:没变多少和从前差不太多。之类的话。好象我们的毕业不过是几年前的事,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我们依然年轻。其实我们已经人近半百,许多人已经发福,头发开始稀疏,视力已不胜当年。大学时我们班有32人,这次参加聚会的有18人,其中8人是特地从海外回来,许多同学因为出差或家里有事,没能参加。虽然没有聚全,但这是毕业后我们班最大的一次聚会,实属不易。

 

每人有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介绍自己在大学毕业后的情况,几乎所有的发言都会被欢声笑语打断,今日的玩笑,昔日的笑话在谈话中层出不穷,有时对话令人笑得东倒西歪。大家兴奋,活跃,热烈,似乎那被无意识营造出来的气氛要填补我们26年没有如此相聚的空白。

 

每人都有一段人生的故事,有的平淡,有的精采,有的奇特,有的动人,一人一生,生生不同。同学F讲述了他一段故事,毕业后他自己创业开公司本来一切还好,不想他惹上了一桩人命官司,虽然他并无大错,可是死者家属对他紧咬不放,他无可奈何,钱财精力花费不少,总算了结了官司。可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时他的生意也正值不好,他竟然不名一了。人走背运,情绪跌到低谷。就在这时,同学T慷慨相助,资助了F一笔当时不小的资金。F的公司从而起死回生,而今越办越好。这也是同班同学情义方面的一个正面例子。

同学J讲述了他动荡的人生,他曾先后在北京,日本,新加坡,美国,台湾,越南工作过,而今他又在杭州工作。这里生活两年,那里呆上三年,如此频繁地迁移,对家庭来说十分不易,这并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经历。大家为他的颠簸而感叹。大家一直畅谈到吃晚饭时分,兴尤未尽。

中国的社交文化是以饮食为优先的,晚饭吃得自然不差。专门负责聚会酒水的同学真不简单,我们喝的白酒是三十年的茅台陈酿,红酒是法国波尔多酒区出产的红葡萄酒。连吃带喝,大家高兴不已。席间,同学G突然从兜儿里拿出一张纸,高举在手,大声宣布这是当年同室同学Z写给女朋友的情诗。此刻大家的情绪高涨到顶点,齐声而唤念!于是G便开始摇头晃脑地朗诵起那首情诗,不光我们听得过瘾,惹得那几个女服务员也放下手里事情凝神聆听。那诗是相当不错的,Z的文学素养挺高。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还有人添油加醋地描述当年情形。然而Z坐在那里也不慌张也不难为情,竟然四两拨千斤地说他不记得那首诗了。于是大家便轰轰烈烈地求证确有此事,Z最后只好承认好象有此事。

 

 

 

(同学G在朗诵同学Z当年的一首情诗)

 

(服务员也被情诗所吸引,凝神聆听。台子上可见茅台酒和法国波尔多红酒)

 

晚饭后大家兴致不减,有人建议去唱卡拉OK,众人一致赞同,于是一串车队开进了一家歌厅。我们海外回去的一进大厅还感到有些不自然,因为左右一看全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年近半百的只有我们一群人。我们租了一个大包间,将门一关,开始大唱八十年代流行的老歌,包括<外婆的澎湖湾><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等台湾校园歌曲。大家纵情高唱的有两支歌曲,<东方之珠><鸽子>1984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确定了香港的回归,当时同学们闻讯非常激动,无不有这样的情节,一个若大的文明古国让列强欺负了上百年,如今终于走上了复兴之路。<鸽子>是我们班赢得全系歌唱比赛冠军所唱的一支歌,音乐一响,人人激动。中年男女声高歌齐唱昔日的老歌,其声浑厚激昂,震楼欲塌,歌厅里恐怕少见如此阵式。我正好出来去洗手间,发现从我们包间走过的人无不投予异样的目光。我们基本不会唱新歌,甚至认为不少今天流行的新歌不好听。其实一代人有一代人所好之声,这点我们清楚。的确,我们多少有些廉颇老矣的感觉,然而当我们唱起我们那个时代的歌曲时,我们又年轻了。

 

第二天全天的活动内容是回母校参加校庆。校园里熙熙攘攘,校友四处可见,重要景点处更是人们比肩接踵。所有校友胸前佩戴红色标识条,上面写有入学年份及姓名。我见到不少七八十岁银发族的老校友,他们大多是五六十年前入学的老学长。我相信他们许多都是曾经身居要职的人物。 众所周知在清华校友中娇娇者无数,名人大家不乏其人,其中包括当今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前共和国总理朱基。绝大多数校友毕业若干年后都是事业有成,表现优越。作为80级校友我在校园里转来转去,还真没有遇见什么混得太差的校友。满目皆鸿儒,费劲找白丁。夸张一下,在计算机系的冷餐会上我端着盘子走了十步,遇到了三位学院院长级人物。我们一位同学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清华百年校庆大会,坐在椅子上左右一看不禁吃惊。左边坐的校友是业部发言人,公共人物,容易识别。右边坐的是一位戎装少将,仔细一看才认出是当年隔壁宿舍的一位同学。其实他自己也不差,身为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教授。他放眼望去,从众人的神色气质中分明看出清华这块牌的含金量不低。难怪大陆有满清天下 一说,原来清华的校友在大陆现居许多重要职位。

 

且不谈清华出了多少部长级人物,有几多中外顶级学院工程院院士,培养过几十共和国将军,我们计算机系1980入学的J01班只是一个相当普通的班级,在毕业后的这些年里,它没有出过部长级人物,没有出过中外顶级学院工程院院士,也没有出过商业巨富。但大家如今生活得相当不错,事业上也挺有成就,不是高级工程师,教授,就是公司高级主管或小公司拥有者。这似乎印证了这样一个假说:名校出来成功未必容易,名校出来混得不好也难。 当然有更多的人毕业于非名校而大有成就,清华人不可自大,机会是成功的一大要素。其实我们真要庆幸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一个发展的时代,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

 

我们一起回到系里参观,从楼馆,设备,人员水平来看,早已是今非昔比了,变化巨大。在拜见了当年第二任的班主任时,从他那里得知我们第一任的班主任已经病逝,大家很是惊讶和难过。我们也拜见了系里领导,还有当年的辅导员(清华每班除班主任外还配有辅导员) ,从他们那里我们得到许多人的情况。

 

很令人感慨的一项活动是重回当年的宿舍楼,那时8人挤一间十几平米的屋子里,五年下来,同室同学对彼此的了解自然不浅。当年我住的9号宿舍楼依然还在,只是重新整修过了,我当年的那间寝室,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小办公室了。我在那里停留了片刻,静下心来感受一下这个房间,刹那间当年的一切都回来了。

 

 

回首当年点滴

 

三十一年前,大学的生活就是从这里开始。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刚进校时学生非常纯朴,谈恋爱的人数不多。我们班的男女生之间连讲话都不多。女生也不注重打扮,着装也很朴素。然而对学习我们有百分之二百的投入,那时教室不足,上自习要抢座位。作习题要比老师留的作业多,看书要超出必读的范围。有些同学实在刻苦,早上天刚亮就出去学习,晚上熄灯时才回来。你要那时在清华教室里看看,你会对苦读 二字有深刻的领悟。苦读对有些人来说是出于自觉,对有些人来说是出于压力。记得我们刚刚入校,学校就进行了一次数学考试。有些同学因为没有考好,受到很大压力。能考入清华的许多是各省市,地区的高考前几名娇娇者,其中省市状元也不乏其人。学习高手凑在一起互相竞争,使人倍感压力。

 

虽然学习压力大,但五年大学生活还是充满乐趣的。同学们思想活跃,关心国内国际形势。记得两位同学为苏联是否应该击落南韩客机争论不休,最后争论急了,打起架来。大学生少有不恶作剧的,我们曾经制作了一份假电报骗同学Z考试那天上午去火车站接他父亲,他拿着电报思考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去考试。当我们告诉他电报是假的时,他跟我们发火儿了。清华大学注重文体教育,许多同学正是在大学里学会了游泳,滑冰,交际舞,弹吉他。

 

在校的后两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展,社会风气有所变化。校园里也可以看到牛仔裤,蛤蟆镜,大背头了(一种流行发式)。偶尔也可看到男女同学牵手而行,但相拥而吻的情形我是没有看到的。恐怕这在如今已不足为奇了。

 

 

 

(当年同学戴着蛤蟆镜片留照)                        (当年同班同学在颐和园)

 

如果说七七届大学生是以百米冲刺的方式进入大学的,那么我们1980届的大学生是以800米竞赛方式进入大学的,因为文化大革命结束不久,我们拼命学习的时间也不长。如今学生好可怜,想进入名牌大学,从幼儿园起就要努力学习,小学,初中,高中,一路苦学,那竞争象万般辛苦的马拉松一样。我们那时物质不丰富,但精神上充实,新接触到各种各样的科学,哲学,文学,艺术理论与思潮。我们有属于当代的伤痕文学,朦胧诗歌,台湾校园歌曲,有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有天之娇子 的优越感。我们知道机会,无穷的机会就等在校门外。可怜今天的大学生感觉更多的是好位置都被别人占了。当然一代人自有一代人的福份,今人有的我们当年少有。例如,我们当年很青涩,对爱有向往,却没有今天这样的社会气氛,人们也少有勇敢地追求。

 

在校期间,我们班组织了几次出游,其中包括去长城和颐和园,这两次活动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还有许多许多不能在此尽述,我所点到的仅仅是一小部份,大学里的不少事情是让我们终生难忘的。

同学啊同学,我们曾经在一起,美好的应在记忆里永存,过结与不快已随风飘去,千万别忘记了那场同窗情!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
心中能不怀

旧日朋友岂能相忘
友谊地久天

 

    --罗伯特,彭斯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也把我带到了那个年代。。。

 
捷润的头像
 #

谢谢梅姐。最近太忙,很少写东西。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情文并茂,恰同学少年,用岁月串起的同学情谊,友谊地久天长。

 
捷润的头像
 #

问好一弘,人生如此之短,一切恍如昨天。

 
一刀的头像
 #

承诺兑现如歌吟 三十年后再相会 当年青涩楞少年 如今踌躇功业建

 
捷润的头像
 #

谢谢蔡兄来访,人生易老天难老。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赞!

 
捷润的头像
 #

多谢阿立!

 
司马冰的头像
 #

写得好,真情实感,尽抒情怀,相聚不易,再聚何时?

 
捷润的头像
 #

司马大姐好,退休后会有更多聚会。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