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春遊圣地亚哥 (2):海军码头 

 

 

 

圣地亚哥有个海军碼头,碼头上停泊着许多老旧船只供游人参观。其中最著名的是退役的美国海军航空母舰中途岛” Midway。这艘航空母舰长达三百米,远处看上去仿佛是一座灰色的巨山,她毎年吸引了上百万游客前来参观。 

 在这次的春假中,我与内子也来到了海军码头。但我们没有去参观遊客熙来攘往的中途岛,而是选择了一般遊人不太留意,规模较小的一个海上博物馆 Maritime Museum。这个海上博物馆搜集了十艘具有航海历史意义的老旧船只,其中的几艘船,让我们大开眼界。 

 海上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印度之星” Star of India。这是一艘世界上现今仍然可以航行的最古老的帆船。这艘帆船建于1863年,最初以掌管音乐和诗歌的希腊缪斯女神Euterpe为名。它的早期航海生涯並不顺利:第一次处女远航去印度,船身不巧被撞,几乎沉入海底;第二次去印度,在孟加拉海湾遭遇上强烈的旋风,船的中桅被旋风削掉,差点靠不上碼头。它的第一任船长不久死在船上,被海葬在印度洋。以后印度之星又去印度运了四次货,它于1871年开始从伦敦运送移民去新西兰、美国加州、奥大利亚与智利。这些来自英国、爱尔兰、苏格兰的移民大多数是穷苦的工人,他们后来在新大陆都事业有成。 

 海豚” Dolphin 是一艘退役的美国海军潜艇。它独特的、极度深潜的能力,使它成为一艘与众不同的潜艇,创下了最深的世界潜水记录,而这个世界记录迄今仍然没有被其它潜艇打破。在它服役的四十年里,它创造了许多第一:它是世界上第一艘从深海中发出email的潜艇;它从海洋的最深度发射出一枚鱼雷;它装备的高科技精密仪表仪器,可以同时从事多种军事任务,並由此积累了惊人的科学和军事方面的成就。虽然已经从海军退役,这艘潜艇目前仍然从事于大面积深度水声学研究、海洋调查工作、传感器试验和工程技术评估。 

 在海上博物馆,我们惊讶地看到了一艘前苏联海军潜艇。在这艘潜艇上部突出的舰桥围壳外表,醒目地标示着一颗代表共产主义的五角红星。这是一艘柴油电动潜艇,名字叫B39,它长三百英尺,重二千多吨,是有史以来建造的最大的常规动力潜艇。这艘B39 建于七十年代初,服役于前苏联太平洋舰队,专门用来跟踪在世界各大洋的美国和北约军舰。它携带多达24枚鱼雷,甚至可以携带小核弹头。这艘曾经在五大洋给予美国海军极大威胁的敌舰,现在竟然静静地停泊在美国海军码头供游人参观,令人不禁庆幸我们不再生活在箭拔弩张的冷战时期。 

 除了参观停泊在码头上的旧船之外,我们还乘坐海上博物馆提供的游船,游览了圣地亚哥海湾。不同于在同一条街上的另外两个旅游公司提供的大型豪华游轮,博物馆提供的是一个体积很小的汽艇。这个小汽艇曾经服役于美国海军,参加过越南战争。美国海军官方称这个小汽艇为巡逻快艇Patrol Craft Fast,但越战时在这个小汽艇上服务的官兵通称它为斯威福特快艇” Swift Boat,意思是快速小船。这快速小船在越战临近结束营救难民的过程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把许多逃难的南越难民运送到停泊在远离海岸的美国军舰上。 

快速小船只能容纳大约二十位遊客。其中六人可以坐在狭窄的船头,其余十几人坐在比较宽敞的船尾。船中央是船长与水手操作的区域。我和内子喜欢僻静,选择坐在人少的船头。 

四月初春的圣地亚哥,碧海蓝天,金色的阳光照在海面上,粼粼的波光分外闪亮耀眼。我们乘坐的快速小船,在海面上迎着海浪快速前进,所到之处溅起一片片的白色水花,凉爽的浪花有时还会飞溅到坐在船头上我们几个人的身上,让我仿佛返老还童,兴奋不已。海岸快速地在我们身边退去,圣地亚哥沿海的城市美景尽收眼底。城市里林立了许多漂亮的高楼大厦,这些高层建筑设计的朴素大方、风格迥异,从远处眺望,令人爽心悦目。 

不一会儿,快速小船逼进著名的科罗拿多大桥 Coronado Bridge。这条连接圣地亚哥大陆与科多拿多岛的大桥全长二千四百米,桥宽十九米,由二十七个桥柱支撑,这些桥柱高达二百米,桥柱之间的距离相当宽阔,可以让巨型航空母舰穿越。桥面上有五条车道,我和内子曾经多次开车路经这个大桥,但我们过去从未乘船在桥下的海面上穿越过。这次,当快速小船穿越桥底时,我拿起相机,在桥下仰头向上拍摄了几张难得的近距离的大桥画面。 

快速小船的船长一身兼两职,他一边开船,一边当导游,通过主机室的话筒,向船上的游客讲解沿海风光。也许由于船长是个退伍军人,当快速小船经过海军造船厂时,他把快艇的速度减慢,详细地向我们解释停泊在海军造船厂码头上的各种不同类型的军舰。这些大小不同种类的军舰一字排开停泊在水面,非常雄伟壮观。 

造船厂码头里停泊的各等船只让我们这些游客看得眼花缭乱,大长见识,大家拿着手机猛拍个不停。我看到一艘正在建造的巨轮,它的船头与船尾已经建造好了,但是船中间仍然是一个空心,船长解说这是一艘补给军轮,专门用来为其它战舰在战争中提供后勤支援。我还看到一艘巨大的军舰船头有一个极高大的起动铁板。船长说这是一艘用来运输坦克与军车的运输舰。美国在伊拉克打仗时所用的几百辆坦克,大概就是用这种运输舰运送的。 

在返程的水道上,我看到一艘巨型的现役航空母舰静静地停泊在科罗拿多岛的码头上,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个外行人的傻问题:这些五花八门的军舰,特别是那些正在建造的新型军舰,怎么成了旅游景点,而不是当做军事要地,禁止游人拍摄呢?难道美国海军就这么自信,不担心有境外敌人混入游客中,偷拍他们正在建造的最新式军舰? 

快速小船上有位热情的老年工作人员,他是个海军陆战队退伍军人,在越战时期曾经在快速小船上从事救援南越难民的任务。在我们的小船快返回码头时,这位老人取出他以前当兵时穿戴的钢盔与防弹衣,来到内子面前,询问她是否有兴趣一试。机会难得,我在一旁帮着内子穿上沉重的防弹衣,为她拍摄了一张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的照片。 

快速小船驶过一个浮在海边上的浮标,在浮标上有几只海豹,它们躺卧在那儿享受着和平温暖的南加州阳光。而小船在海面上随着浪波一起一伏,我们好像婴儿在摇篮里似的任意地让浪波摇摆。 

我深呼吸了一口略带湿润的新鲜海洋空气,心情极为舒畅。周围的一切都如此的美好、安宁、和谐。我想起了冷战时期的那场残酷的越战,昔日在战场上打得你死我活的宿敌国,现在都握手言和,变成了友国。昔日美国侵越军兵士头上戴的钢盔与身上穿的防弹衣,现在变成了游客的拍照道具。我默默祈祷,愿上帝保佑我们的下一代远离战争,让他们和平地生活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



@ 圣地亚哥有个海军碼头,碼头上停泊着许多老旧船只供游人参观。其中最著名的是退役的美国海军航空母舰中途岛” Midway。这艘航空母舰长达三百米,远处看上去仿佛是一座灰色的巨山,她毎年吸引了上百万游客前来参观。


@ 海上博物馆 Maritime Museum搜集了十艘具有航海历史意义的老旧船只,其中的几艘船,让我们大开眼界。


@ 海上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印度之星” Star of India。这是一艘世界上现今仍然可以航行的最古老的帆船。


@ 我们惊讶地看到了一艘前苏联海军潜艇。在这艘潜艇上部突出的舰桥围壳外表,醒目地标示着一颗代表共产主义的五角红星。


@ 我们乘坐斯威福特快艇” Swift Boat 游览圣地亚哥海湾。


@ 海岸快速地在我们身边退去,圣地亚哥沿海的城市美景尽收眼底。城市里林立了许多漂亮的高楼大厦,这些高层建筑设计的朴素大方、风格迥异,从远处眺望,令人爽心悦目。


@ 科罗拿多大桥 Coronado Bridge。这条连接圣地亚哥大陆与科多拿多岛的大桥全长二千四百米,桥宽十九米,由二十七个桥柱支撑,这些桥柱高达二百米,桥柱之间的距离相当宽阔,可以让巨型航空母舰穿越。


@ 我看到一艘正在建造的巨轮,它的船头与船尾已经建造好了,但是船中间仍然是一个空心,船长解说这是一艘补给军轮,专门用来为其它战舰在战争中提供后勤支援。


@ 我还看到一艘巨大的军舰船头有一个极高大的起动铁板。船长说这是一艘用来运输坦克与军车的运输舰。美国在伊拉克打仗时所用的几百辆坦克,大概就是用这种运输舰运送的。


@ 在返程的水道上,我看到一艘巨型的现役航空母舰静静地停泊在科罗拿多岛的码头上.


@ “快速小船上有位热情的海军陆战队退伍军人, 把他以前当兵时穿戴的钢盔与防弹衣借给内子穿戴上拍照。


@ “快速小船驶过一个浮在海边上的浮标,在浮标上有几只海豹,它们躺卧在那儿享受着和平温暖的南加州阳光。


 @ 我默默祈祷,愿上帝保佑我们的下一代远离战争,让他们和平地生活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一刀的头像
 #

上帝保佑 远离战争 和平地生活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


 
常约瑟的头像
 #

谢谢蔡兄来访。

 
司马冰的头像
 #

这样的春游真是收获多多,谢谢介绍。

 
常约瑟的头像
 #

前几天我贴了一篇圣地亚哥游记之一,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读一下。谢谢来访。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好文!

 
常约瑟的头像
 #

谢谢来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