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清明微信诗会(二)

标签: 

 

 我家的清明微信诗会()

老家是一个非常大的院子,差不多有三亩地。一般人家院子也就三、四分地,我们是人家的八、九倍,真是得天独厚啊。这大院子就是我们的乐园,堪比鲁迅先生的百草园。我小时候满院种满了枣树,后来我们作为知青下乡时,又种了满院榆树,还有一两棵白杨。大院子里有我们的童年,童趣,有我们温馨的回忆。之后,我家的兄弟姐妹以及下面的儿孙晚辈,上学、上班,都相继离开了老家大院,但老家的影子永远在我门心中,不会遗忘。二侄子一首《梦回X家大院》如平静的湖面投入一颗石子,激起了一波一波的涟漪,于是大家都做起了回乡梦。

这梦,就像放电影,每一个都是一个故事或者一串故事,带领我们回到从前,回到故园。

家庭遭难时,我和大弟弟作为下乡知青回到老家,母亲被打成黑五类被管制隔离,每个月发12块钱生活费,我和大弟弟带着三个年幼的弟妹,过着缺衣少食的日子。弟妹们还在长身体,要尽量保证他们的食物,我和大弟弟经常是吃掺了野菜和榆树叶的窝头。我学会了种粮种菜养鸡养猪养羊,学会了纺纱织布做衣服做鞋,学会了做饭炒菜,学会了做酱做豆豉腌咸菜,学会了过日子需要的一切技能。除了到生产队挣工分,分一些难以维持全年温饱的粮食,这大院子的三亩地,种菜种粮养鸡养猪,就成了我们帮助我们渡过难关的诺亚方舟。回想起来我是那样的坚强、勇敢,不畏困难,不惧迫害,在那黑暗的日子里没有消极,没有沉沦,因为我是长姐,我肩上负有不容推卸的责任。若干年后,妹妹看了小说《飘》,才说理解了我当时的境况。妹妹话外之音我知道,那时候我也和郝思嘉一样厉害,没少训导惩罚弟妹们。长姐如母,母亲没办法管他们,我不加强督导教育,由他们“放羊”,变坏了怎么办?我一天到晚又忙又累,他们不听招呼鸡飞狗跳的哪能行?

说远了。弟妹们那时候毕竟小,不知生活的艰辛,只要吃饱穿暖,童年的快乐依旧。那时候妹妹稍大,十多岁了,会纺棉花了。那个年代买布要布票,每年的限量很少,所以我们要纺棉花织土布,再把土布染色,然后就可以缝衣服了。妹妹纺棉花的技术很好,纺的又快又好,所以她又“做梦”纺棉花了:

梦回X家大院(之六)

纺棉花

枣树荫下纺车启,

伴蝉共奏交响曲,

棉絮舞出银丝缕,

纺女渴望穿新衣。

    上篇提到的最高学历的小弟,在北京工作,被外派到合肥。因为感冒没有登录微信,昨天一看,X家大院这么热闹哇,诗兴大发,写了一首有声有色有味的诗,最后一句可馋坏我了。

梦回X家大院(之七)

屋内梁上财蛇绕,

院内树林蝉声噪,

前街石碾吱嘎叫,

后舍煮鸡味香飘。

看不明白吗,请听我大弟弟解释:大院里很多树,像个小公园,野生动物很多,鸣蝉齐声叫,吵得人耳欲聋,蛇绕房梁也是常有的事儿。院子前面的街上有一座公用的石碾,天天会有人家在石碾上碾米压面,石碾是木轴,推起来总吱吱呀呀响。至于后舍怎么回事?我家后邻有一个做卤煮鸡的,叫什么振,人们已经忘记了他的大名,只叫他鸡振。鸡振早年闯关东学来了做卤煮鸡的手艺,每当傍晚他煮鸡,香味四溢,刺激着人的味蕾,鸡出锅了,鸡振高亢洪亮的叫卖声,振奋着吃货们的精神,我们这些吃货们就会请求娘给买一只,那个美味那个爽,无以言表。

妹妹的“梦”最多,她又梦见种葵花了:

                                                            梦回X家大院(之八)

院中春忙

春雨蒙蒙下,

种菜又种瓜,

斜坡田埂上,

翻土种葵花。

    二侄子梦见他的侄女——他哥哥的女儿烨儿在草莓园里摘草莓,小姑娘活泼可爱的小样子跃然屏上:

       梦回X家大院(之九)

烨儿寻莓

东南小莓园,

晌午两三圈,

觅得叶隙红,

欢跳笑开颜。

说我妹妹梦最多吧,你看,她又梦见摘枣儿了。一次她摘枣被枣树上一种叫 “小老虎” 的蜇人的虫子蜇了脸,脸马上肿了。虽然很疼,但是她没有哭,回屋照了照镜子,一下子大哭起来。娘问,有那么疼吗?她说,不是疼,是太难看了,丑得出不了门了。

梦回X家大院(之十)

秋枣

一树鲜枣红透顶,

风吹摇曳玉玲珑,

小儿树下涎欲滴,

攀上板凳似摘星。

这梦不光有美梦,还有噩梦,60年还不忘当时的场景,想起还心悸。什么事儿?看看就知,这是大弟的难忘经历:

梦回X家大院(之十一)

七绝三首  童年惊魂

  遭遇

幼时保姆家中居,

少童初归回故里,

孰知庭豢雄鸡恶,

生撵小主狂奔啼。

  解围

双祖蹒跚喝声急,

卯日星官岂肯依,

唯姐眼疾手脚快,

穷追棒打方救弟。

  杀鸡

职守未尽气未息,

引亢示威跃墙立,

祖父见状决心定,

忍痛割爱庇后裔。

    妹妹“做梦”又梦到院子里铺上秸席,躺在上面遥望明月星空,拉家常讲故事的事情:

梦回X家大院(之十二)

夏夜

晚风蟋蟀蛙声鸣,

秸席铺地卧观星,

至亲娓娓话玉兔,

遥想乘船探月宫。

    小弟弟要把话题引向“赞扬”,我觉得这赞不宜过多,此一首足以,不要太多自鸣得意嘛。

X家大院

庭深树茂境宁安,

文化基因藏其间,

园丁辈出桃李繁,

儿孙四海皆不凡。

作诗要有氛围,或者说气场,我家这一波微信诗会气场够强,家族里从不写诗或者极少写诗的群众也新作连连,虽显稚嫩,却表达出真情实感,也不乏好词佳句。大侄媳写了一首春游诗,不好意思出手,在女儿的鼓励下,群内发表了:

游兴隆寺赏花有感

春风送暖徐徐来,

梨花桃花次第开,

亲朋好友相邀至,

游寺赏花乐开怀。

    大侄女写了一首打油诗,很直白也很风趣:

无题

春色宜人景色好,

暑热天气要来到,

大家作诗心神怡,

X家大院真热闹。

二侄女在北京工作,看这诗坛小鲜肉写的咏春诗:

京城四月天

庭外柳絮飞满天,

庭内玉兰枝头繁,

花开花落景几何,

京城最美四月天。

    去年我大弟媳不幸病逝,今年清明,儿子们扫墓祭奠,缅怀先妣,心情凄然,大侄子的诗《清明祭》,令人唏嘘

清明祭

又到一年清明近,

冷雨依旧落纷纷,

怅然失意心凄切,

独自一人祭母亲。

他的女儿烨儿也有一首清明诗:

清明

清明复清明,

烟雨几重重,

旧绪还续旧,

怀远亦怀情。

    这诗会的气场波及到了孙儿辈,看,我二侄子的女儿,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也诗兴大发,调侃他弟弟虎仔:

虎仔轶事

虎仔阳台来种豆,

饭熟妈妈催声吼,

玩在兴头无心听,

结果招来一顿揍。

而我的二侄媳的打油诗更是风趣幽默

隐身观战

咬文嚼字乐趣多,

半夜三更炸开锅,

笑倒群内隐身人,

掉了门牙不负责。


诗会进行中,请稍候……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微信是个好东西,一家人建立个群交流无障碍。

我看你家这个诗会可以一直继续下去,因为个个身手不凡。。。

 
司马冰的头像
 #

要继续下去,因为充满了乐趣,充满了正能量,有趣儿大家喜欢才能长久。

 
一刀的头像
 #

X家大院好气象

微信诗会开新张

好诗一首接一首

俨然一个小靳庄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您还知道小靳庄,还居然能从记忆里把它调出来,厉害。你应知这里X是什么字。

 
一刀的头像
 #

是"乔"吗?

 
司马冰的头像
 #

no,你的本家。

 
一刀的头像
 #

太神奇了 居然是蔡家!我们应该一起祭祖的!

 
司马冰的头像
 #

应该一起祭祖,蔡是古姓,起源于蔡国吧应该。我以前在你诗作里留过言,说和你是本家,可能你没注意到。

 
一刀的头像
 #

多有得罪 容当后补!

 
李荷的头像
 #

作诗逢微信,

送与至亲人 ,

肩担长姐样,

妙手卫门风。

 
司马冰的头像
 #

生活所迫,必须学会生存的所有技能。被人打入过十八层地狱又获重生,所以后来再多的困难,再大的事件也无惧无畏,坦然面对。

 
安博的头像
 #

家园有三亩大,以前一定是特大户的人家,底蕴深厚,后人人才辈出。

 
司马冰的头像
 #

no,不是大户人家,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9565,我在海外文轩以前发的《父亲的枣树林》。我母亲的“户”大一些,其实都是她老人家的家传。以前我一直以为是二亩三分,这次回乡大弟确认是三亩。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想当年(1958),我曾经被赛诗会的气氛所激荡。你们家的新气象,不由使我万分感概。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