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清明微信诗会(一)

我家的清明微信诗会(一)

我们家人迟钝,微信风靡全世界好久了,我们家族才在春节前开了个家庭微信群。我农村老家是个大院子,我们都是从那个大院走出来的,在那个大院子里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少年,群的名称就叫“家大院的幸福一家人”,看着就亲切。于是老家的、北京的、省会的、南京的、广东的乃至美国的都网罗进来了,至今已有22位群众。

微信沟通了信息,联络了情感,加深了亲情。谁家吃了什么饭,谁家的娃娃在捣蛋,晒在大庭广众下;谁家出游了,哪里聚会了,大家一目了然;饭店的盛宴晒上去,吃者津津有味,观者只有垂涎。微信的沟通,促成了我今年清明的回乡省亲扫墓之行。我懒,过惯了懒散的日子,懒得动身出行。大弟说,“说走咱就走,不要犹豫”坚定了我出行的决心,于是网上订了张车票,整理行装,就走了。

老家是桃乡,出产的蜜桃是历代贡品。一般清明时节桃花开放,万亩桃园嫣红姹紫,成为当地胜景,每年都办桃花节,引来京城省会各地游人来观赏。今年春寒,去桃园观花,桃花失约未至,只看到了叠云堆雪的梨花,也算有收获。回来随手拈来《访桃花不遇》小诗,发在微信上。

此次省亲住在了大弟家,姐弟俩几天聊天叙谈,抚今追昔,唏嘘感叹。文革期间家庭遭难,我和大弟年长,在家像家长般管理着下面三个幼弟幼妹,经历了百般艰辛,这些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只是想起就心酸落泪,下不了决心揭开旧日的伤疤,所以一直没有写出来。

我回北京后,大弟大概也是心潮难以平静,于是写下了七绝三首,记录自己的心声,发在了微信上,还有侄子侄孙女也时不时发表个咏清明的小诗,于是我提议,“从今天开始,攒着我们家大院的诗,攒出一本诗集来”,妹妹马上出来说赞同,大弟也说“姐的主意好,出一本家庭诗集”。我毛遂自荐当编辑,二侄子说“大姑当编辑众望所归”,是啊,干了近30年的编辑,我应该称职呢,一辈子为他人做嫁衣,今天是为自己做衣服呢。大弟把诗集命名为《乙未清明专集》,书名也有了。“筐”有了,就只等里面装东西了。

昨天晚上是第一波高潮,大弟、妹妹、二侄子、在南京读大学的侄孙女加上我这个家族兄弟姐妹里最年长的大姑、大姑奶奶,开始写诗、发表、切磋,一个晚上成果不少,直到11点还意犹未尽,最后我宣布日程结束熄灯睡觉才作罢。

我这个编辑敬业认真,及时按时间先后顺序修改整理出来,东西还真不少呢。

我的《访桃花不遇》:

           访桃花不遇

清明春光好,

踏青探春桃,

为何君失约,

只缘春料峭。

南京农大一年级的侄孙女烨儿看到我们踏青游园饭店搓饭推杯换盏,羡慕万分,无奈回不来,赋诗《清明感怀》

清明感怀

 

燕赵春展新画卷,

亲朋踏青进桃园,

奈何秦淮柳绦系,

烟雨迷蒙春阑珊。

我从老家返京,大弟仍沉浸在聚会的回忆中,得诗两首后,总觉不够圆满,终于第三首出炉,于是有了七绝三首乙未清明抒怀》 :

七绝三首  乙未清明抒怀

(一)归乡

微信群内传佳讯,

胞姐省亲即回深,

手足情深非地域,

憾闻其声寡见人。

 

(二)扫墓

清明时节雨纷纷,

姊弟同往祭双亲,

父母音貌今犹在,

无形丰碑矗儿心。

 

(三)促谈

朝忆艰辛暮思甜,

六旬往事五日还,

每每触摸悲喜事,

亦是伤感亦欢颜。

看完大弟三首诗,我清泪默默流,感慨唏嘘。我在微信宣布,你们都以为你们的大姑、大姨、大姑奶奶我最有才,实际上你们的爹、大伯、大舅、爷爷(我大弟的诸多家庭角色)才是最有才的。我的论断一出,更多有才的不服气了,纷纷跳出来要斗诗,于是我家的诗坛风起云涌,渐成气候。

第二个星期天,桃花盛开了,妹妹从省城回去观花,二弟也是她的弟弟陪她前往,于是有了《七绝  访桃花》 :

 七绝  访桃花

 清明节后春风暖,

  相约胞弟游桃园,

  恍若重回风华季,

  桃花依旧惹人怜。

看到妹妹的桃花诗桃花景,我也有了一首桃花诗《供桃花》 :

七律  供桃花

风撩湖水荡绮纹,

遥看红霞欲断魂,

起身趋步轻移去,

偷来天边五彩云。

幽香缕缕沁肺腑,

芳姿婷婷满室春,

但愿长开永不凋,

无情逝者不由人。

  争芳斗艳的诗会,其乐融融的氛围,引起远在广东的二侄子的思乡之情,当即赋诗《梦回X家大院》:

梦回X家大院(之一)

后院桃李树,

春来迭次开,

引来双巧燕,

衔泥入堂来。

烨儿看了二叔的“梦回”诗,也开始在南京做梦,后来做梦的越来越多,我就用之一、之二、之三、之四……排序了。

梦回X家大院(之二)

厅后桃李联袂开,

三千粉黛怜人采,

引来双燕呢喃巧,

衔得春色入堂来。

这烨儿身材高挑,面容姣好,气质雅静,秀外慧中,不失我门传统,看到“衔得春色入堂来”如此佳句,我不禁拍案叫绝,微信里大赞一番,深感后生可畏,X家大院后继有人。

妹妹的“梦回”诙谐幽默,充满童趣,她曾被我家枣树上的黄蜂蜇的眼睛像铜铃,她现在比喻为汉堡,是谓之三:

梦回X家大院(之三)

庭前一棵斜颈枣,

系吾童年攀援桥。

引来蜂蝶不速客,

瞬间双目变汉堡。

    二侄子“梦回”梦到的是他的爷爷夏天大杨树下午睡时的如雷鼾声:

梦回X家大院(之四)

前院大杨树,

风起声如涛,

吾祖纳凉福,

小寐鼾更高。

我的“梦回”更久远,小辈们都没见过听过,听我慢慢叙谈。我家老屋旁有棵合抱粗的大椿树,树上有个喜鹊窝,年年喜鹊育雏时,乌鸦都要来进犯,上演一场攻守战:

梦回X家大院(之五)

屋旁老椿树,

叶茂枝更繁,

引来双喜鹊,

筑巢浅如盘。

衔来细草软,

鸡毛赛铺棉,

轮流日夜倒,

体温暖新卵。

雏儿食欲旺,

腹饥饿声惨,

田间捉青虫,

往返忙不闲。

一日烽烟起,

乌鸦来进犯,

喳喳又呱噪,

攻守战正酣。

攻者志必得,

从早战到晚,

有心助喜鹊,

无力且观战。

喜鹊战愈勇,

卫疆志弥坚,

击退来犯寇,

从此家园安。

 

宣传报道至此,诗会还在继续,敬请期待……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冰姐,你们家都是诗人啊!大家庭其乐融融,真好!

 
司马冰的头像
 #

问好阿朵。称不上诗人,业余爱好,不怕别人见笑,贴上来了。大家庭和睦幸福,只可惜父母过世太早。

 
追梦的头像
 #

好家风,有底蕴,其乐融融啊

 
司马冰的头像
 #

晚上群众聚会,成了每天的功课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常说以文会友,微信怀旧。。。冰姐那里跟上一层楼!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们微信双重功效,既怀旧又以文会亲,呵呵。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情深,意深!文好,诗好!这篇纪实太令我振奋了,它让我产生了太多的联想……。我看了三遍,真的很值得。学习了。谢谢司马冰!谢谢!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圆老夸奖,能得到您的肯定,我太高兴了。我们也是一家人在自娱自乐,我们分布在五湖四海,实体生活中我们没有机会没有条件组织诗会,网络让我们办到了。

 
一刀的头像
 #

盛况空前!

 
司马冰的头像
 #

对,原来我也不知道侄子辈和孙子辈的孩子们喜欢作诗,甚至也不知我大弟和我妹妹会做诗,这次让我对他们真是刮目相看。

 
木易石的头像
 #

诗书大家,微信雅用。为甚么要用X呢?Wink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木易石,诗书大家不敢当,只是个耕读传家的普通人家;微信雅用总结的好,让我们“雅”了一次。"X"代替我们家的姓氏,其实应该用汉语拼音的第一个字母。

 
春阳的头像
 #

哇,真棒啊,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哎,个个都能写啊。

 
司马冰的头像
 #

我父母都是教师,孩子们从小在学校那个氛围中长大,还是很受益的。

 
予微的头像
 #

亲情诗意,其乐融融!羡慕这个大家庭!

 
司马冰的头像
 #

还有学历最高(工学硕士)和学历最低(高中,被文革耽误了没上大学)的两个弟弟没出手,呵呵。大家庭确实好哇,尤其是我们兄弟姐妹,经历文革磨难,团结一心共度难关过来的,感情不一般哪。

 
予微的头像
 #

大家同心合力,相亲相爱,真是好!实在见得太多兄弟姐妹反目成仇的,或客气如陌生人的。

 
李荷的头像
 #

这才叫家学渊博!好诗会,好方法,好羡慕,既联络了感情,又展示了才情,。

 
司马冰的头像
 #

谈不上渊博,也是“无心插柳”的玩儿玩儿,没想群众那么踊跃。

 
安博的头像
 #

这样的诗会要学学,“双目变汉堡“,”小寐鼾更高“,“衔得春色入堂来‘,这几句特别好。

 
司马冰的头像
 #

呵呵,有幽默,有调侃,还有文雅的句子哈,群里诗会还在继续,挺好玩儿的。

 
Amoy的头像
 #

冰姐家真是诗书传家久的大家庭啊,让人好生羡慕。

 
司马冰的头像
 #

清明微信诗会结束了,下面开始了“夏天的脚步”诗会,多几首了一起发。大家一起切磋,出谋划策,互相修改,写得越来越好了。

 
温哥华郎莉的头像
 #

家和万事兴,家诗有水平,相逢来首诗,其景乐融融!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