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19)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19

 

 

 

        东方人比西方人懂得如何选择新鲜水果,这家水果店的老板是位韩国老先生,所以他店里水果的质量是没得话讲,经过这里,架子上成熟诱人的水果,一排排摆得鲜艳欲滴,一粒粒又肥又大,总是引得我驻足欣赏,欣赏一会儿之后,就忍不住去摸,只要摸到那些又红又实又富有弹性的果实,就不知不觉地伸手将挂在钩子上的塑料袋扯他一个下来,装一大堆进去。

 

剪了短头发、穿了紧身牛仔裤、非常利落的新女店员一直忙着将大包小袋的东西,殷勤地搬到白发老太太车后的货厢内去。

 

正当我拿了那带芒果、橘子、桃子放到磅秤上去秤的时候,那位一直将背对着我的新女店员连忙轻快地走过来。

 

「李医师,这袋水果一定要不少钱,你先放在哪儿,等一下由我出面来付钱。」她用中文轻声在我耳边说道, 这位新的店员原来是湘女。

 

「怎么是妳呢?!那怎么可以,你新来乍到⋯⋯。」我抢着说客气话。

 

「是这样的,这位金老板告诉所有的顾客都说我是他新收的干女儿,干女儿要买芒果、橘子、桃子吃,做干爸爸的怎么可以收钱呢?何况,他向人家批发购买,本钱便宜得很,你想想看其中的道理。」她笑着说。

 

「妳怎么变成他们新收的干女儿?」我大吃一惊。

 

「嘻,嘻!」湘女呡着嘴笑。

 

「妳懂韩国话吗?万一有什么韩国顾客拷问起来,妳怎么办?」

 

「新来的干女儿非常怕羞,不肯开口说韩语嘛,⋯⋯认的干女儿不一定非韩国人不可,认一位中国湖南湘女不行吗?」湘女笑着说。

 

       正在此时,一位胖胖的西班牙女人手中推了婴儿车,身边还带了两个可爱的儿女,由街角转进水果店来,这位女顾客就口中说着西班牙文,手中指着水果,湘女立刻请快递走过去,十分热心地将女太太用手指的水果拿到水龙头下冲洗,洗过再用小刀切开来给这位女顾客品尝,并且在每个孩子的口中也塞了一小块。

 

湘女与西班牙女顾客开始了指手划脚的交易,她与我的中文对话就此中断。

 

       既然湘女说她要向她的韩国干爸爸老板要免费赠送水果,当然少一点的成功机率会比较大些,我就连忙将刚才水果又重新放回货架,每种了只拿了一粒比较大的。

 

只等了不到十分钟,湘女就下班了,手中提了一个塑料袋,袋中装了我选的三大粒水果。

 

「就这样就走啦?不帮忙那韩国老头收摊?」我问。

 

「不必了,干爹请了一个做临时工的老墨阿米哥来搬大批的水果,顺便帮他一起收摊。」

 

「他真的请妳来做大小姐吗?」我忍不住问。

 

「老公公希望我每天一大早来帮他打开店门,他老人家就可以睡晚一点来做生意。」湘女笑嘻嘻地左手提袋,右手牵着我的左手,领我由行人的斑马道上匆匆过街。

 

       这么短的时间就先适应了新的生活!我不由得打心中佩服和尊敬她。

 

       这时纽约街上下班的交通比平时更加拥挤,在一辆接着一辆永无止境的车队中,车速比步行慢得很多。

 

       我俩走到对街转角处的露天停车场时,一辆银灰色的日本轿车内的驾驶远远看见我们两人由对街斑马道手牵手走进停车场,立刻发动引掣,将车子缓缓地向我们驶近。

 

「奇怪,怎么是⋯⋯?」湘女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辆车的驾驶,吃惊地说道。

 

「咦?怎么好意思让大律师亲自来接我们,你的法律助理麦拔萃呢?」等那车开到我们身边,湘女问道。

 

「他今晚有个考试,所以我主动代替他来了。」坐在驾驶座开车的健雄哥笑咪咪的说。

 

        湘女伸手将前面的车门打开,让我提了水果坐在前座驾驶的身边,自己好像看见什么,非常紧张地打开后车门后座。

 

「太好了,我们⋯⋯。」坐在健雄哥身边,我高兴地笑了起来。

 

「呀,不得了,怎么是他⋯⋯。」湘女脸色大变,急急跨进后座,碰的一声把车门关上。

 

「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不由得问道。

 

「快看后面那辆车!」湘女非常警惕地转过头向后看。

 

「我们的后面跟了一辆红色的日本车。」健雄哥一面开车,一面看着驾驶座前的反光镜。

 

  「红车?糟糕,那姓陈的就开了一辆红色的日本丰田车。」湘女非常紧张。

 

「纽约市街上开红车的多得很,红的日本车也⋯⋯。」我安慰她说。

 

「完了,完了,就是他!」湘女的声音异常绝望和害怕。

 

「吴小姐,不要怕,妳得自已先做一番心理分析,妳怕什么呢?我们这么多人在车内,他远远坐在他自己的车中,敢打你吗?」在停车场出口收费亭旁,健雄哥一面打开车窗付停车的钱,一面毫不在乎地笑了起来。

 

「就是敢打,也够不到!」坐在驾驶座旁的我,更加不在乎地跟着笑了起来。

 

「那我们就不要让他看到我们的脸⋯⋯。」湘女还是有点害怕。

 

「吓,吴女士,你看喔!」我们的车本来闪着左边的方向灯打算向左转的,阿健哥收了停车场收费员找给的零钱,乘车窗还没有摇上来,就在临出车场的出口处突然将驾驶轮盘向右面一转,车子转朝右街开去。

 

       后面跟着的日本红车,方向灯本来也打算跟着向左转,见我们更改方向,只得临时将方向灯也改为右转,却被其他车子挤在中间,动弹不得,一时无法跟着立刻右转,四周车上驾驶人个个都非常火大,每人都将喇叭按得震天价响。

 

       坐在驾驶座边的我,不但看见停车场收费员一脸的诧异,更看见那姓陈的狠毒的眼光。

 

       他的长相本来就很凶悪,现在更加可怕,很久没有梳洗的头发、胡子,长得盖住了半张脸,只剩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人看,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他这么不喜欢离婚吗?」我问。

 

「这个官司我们准赢,听说他还得掏腰包支付我在受虐妇女之家的用度呢!」湘女说。

 

「看,不是摆脱掉了? !我们不必立刻回去,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以资庆祝,妳们看怎么样?」过了一会儿,健得意地问道。

 

       我们的车在纽约市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在其他车辆之间缓缓的前行,前后左右有红车,也有日本车,四周看了一下,好像并没有看上去令人担心的那辆日本红车。

 

「好极了,我今天第一次领到自己赚的工钱,由我来请客吧。」湘女比较放心了一些。

 

「星辉大厦的街对面有一家意大利餐馆,他们的牛丸面、蛤蜊面非常好吃。」我提议道,才一出口,自己也觉得十分不妥,还是走远一些比较好,不是吗?

 

「那不行,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摆脱姓陈的跟踪,这样不是明明告诉他我跟李医师住在星辉大厦了吗? 」湘女不赞成。

 

       我也觉得她的不赞成是很有道理的。

 

「怕什么,我们走远点,先在城内绕个大圈子,逛完了、兜完风才回到那意大利餐馆去,肚子更饿,吃得更多些。」健雄哥一面开车一面笑着说。

 

       我们的车在城内开了很久,最后才开进那家意大利餐馆的后门,餐馆的前门就在星辉大道上,后门在另外一条路上,他们有仆欧代客停车,有车的客人非得由后门进去不可。

 

「他们的披萨饼、意大利面都很好吃。」一进到餐厅,健雄哥笑嘻嘻地说。

 

       等了不久,就有人带我们三人入座,入座不久就有服务生拿来英文菜单给我们点菜,点完菜后,我就笑嘻嘻地朝四面张望。

 

「看这桌布,洗得这么白,烫得这么平!」湘女叹了一口气。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