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6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 17 )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 17


    湘女搬到受虐妇女之家之后,我约健雄哥要受虐妇女之家去探望湘女。

        「阿健哥,要去可得赶快去,湘女只在那里住三天,三天之后就搬进我的公寓,要想知道受虐妇女之家是什庅样子,就就看不成了。」我催促他道。

        「这么喜欢做受虐妇女之家的访客吗?为了这点,我们就该安排湘女到中途之家去住几天,那不是又多一个让我们李大医师去看望的机会了?」健雄哥笑着挪揄我。

       「麦拔萃说他与翠茜曽到中途之家实地做了一番研究,两人都认为中途之家里面人等太杂,什么戒酒、戒毒、精神病的人由医院出去,在社会上还没有找到妥当安排之前,都被丢在那里,得不成样子,甚至有服完刑的罪犯,在没有正式进入社会之前,也暂时住在那里,既然湘女可以与我同住,何必到中途之家去多此一举呢?」我仔细的解释给健雄哥听。

    到受虐妇女之家探望湘女的那一天,太阳出得不怎么顺利,被天空中的云层挡住,纽约市内天气阴阴的,我们坐了地下铁, 按照麦拔萃给我们地址前往。

        建筑物在后街一个很偏僻的街上,一座极为平常的灰色水泥楼房,不但大门不很出色,连门牌号码都不很显著。我们这自称远房表兄妹俩人站在那里,左右前后看了半天,不知找对了没有,不得已,只得走过去按门铃先试试看再说。

       「请问你们是谁?来做什么的?」门铃响了很久之后,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回答。听她问话警戒的口气,知道找对的地方。

       「我们是吴湘女女士的余律师以及余律师的表妹李医师,来此拜访吴湘女女士。」我回答。

       「请你们各自出示一件有照片的证件。」那女的声音说。

       「驾驶执照可以吗?」健雄哥提高了声音问道。 

       「可以,请你们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一位粗黑的黑大汉开门出来向我们索取证件,表哥由皮夹内取出他的驾驶执照,我也立刻将夹在医师外套上有照片的名牌给他看,那汉子向我们点了一个头,将我们的证件全部拿进去了。

       「阿健哥,看见那人的腮颊没有?满脸横肉,胡桩刮得青渗渗透地,好不怕人。」我压低的声音对阿健哥说。

        「他这正宗保镖的样子,就算不把坏人吓跑,也把那些人心里的坏主意吓得云消雾散了呢!」虽然已经做了律师的健雄哥也悄悄地笑着对我说。

        「还要将我们的证件拿进去检验,也不知道拿不拿来还我们。」我咕哝道。

       「当然是拿进去用显微镜放大来看嘛!」健雄哥笑道。

       我们正在门外小声嘀咕,小小的灰色大门自动开了,两人先后跨进门去。

       进门的玄关上有两张简陋的塑料椅子,一个人坐在那阴暗的灯光之下,聚精会神地翻阅一些文件。


「余律师,李医师,听说湘姐姐又有两名访客,我一猜就是你们,果然不错。」坐在那里忙着的那个人正是麦拔萃。

       「不错,这么会猜!」健雄哥笑着调侃道。

       「因为湘女在目前的情况之下,除了我们再也有没有别的访客了吧。」说完,我也笑了起来。

       三人正说话间,先前拿了我们证件去检验的黑人大汉出来将我们的证件还给我们。

       「可否请余律师将手中捧的那包大纸盒 递给我们的工作人员检查一下?」那女子声音说道。

       「只是一些绷带、棉花棒、抗生素、维他命之类的药用对象。」我对那过来打开盒子的黑人大汉解释道。因为他们那里慎重告诫过不要访客携带食品,也不愿意妇女自行外出购买食物,他们自会供应三餐。

       不知他听见没有,那人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只顾翻检我们带给湘女的药品对象。

      「请两位中的一位先站起来,让吴女士由电眼中看看房客的面孔,甴她来决定愿不愿意接受访问。」那女子的声音又说道。

      「这么啰嗦哦!」我埋怨了起来。

      「李医师,不能怪他们谨慎,一定要验明正身,要是坏人拿了别人有照证件混了进来怎么办?这些虐待妇女的人,心理上都有 些不正常,想法跟一般常人不一样,不知他们要做出些什么不按理出牌的事故呢!」麦拔萃对我解释道。

     

       「受虐妇女之家收容的不就是些被丈夫虐待的妻子们吗,难道还有什么别的被虐待的妇女呢?」我不服地问。

       「多着呢!除了丈夫虐待妻子,狠心的父母也会虐待女儿,甚至在正常情况下本应好好照顾孝顺父母的年轻力壮的女儿、媳妇,也因为工作忙碌、经济窘迫等等不是理由的理由而虐待年迈的母亲、婆婆⋯⋯,多得很,不一而足。」麦拔萃一面低头专心地翻着他手中厚厚的文件,一面说。

       「喂, 麦拔萃,你前几天还在发愁,说都市社会学教授要你们写一篇研究论文,找不到题目,眼前你手中正在翻阅的,不就是一篇很好讨论的题目吗?将来你好好地采访, 深入研究一番,再加以有条理、有系统的整理、归纳,将来甚至还可以做你的毕业论文研究的材料呢!」健雄哥指示麦拔萃说道。 

       「呀,太好了,余律师,你真是提醒了我,太棒了,我已经收集了不少数据,将这些可贵的实情加以有系统地研究研究,再多花一些功夫就行了!」麦拔萃高兴极了,笑得淡粽色的眼睛都发出亮光来,看起来更加透明了。

         , 那位叫李医师的女子,你现在站的地方,面部不够清晰,请你站在地板上画了脚印的地方,面孔朝正前方,吴女士才看得见妳。」扩音器里,那女声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我连忙走到她指定的地方,依言两脚大字叉开,站在那水泥地上画的两只大脚印上面。

       「李医师,吴女士说非常高兴见到妳,请稍等一下,让另外一位访客先出来,你才可以进去,我们这里规定只能单独会见一位访客,免得出乱子。」那女人的声音说,同样的只听见声音,看不见其人。

       再等了一阵子,原先进去造访的翠西由面出来。拔萃一见他孪生姐姐翠茜由面出来,连忙站起身来。

       「对不起,我们来了,反倒让你们走了。」健雄哥对这两位双胞胎道歉。

       「翠茜姐要赶出城去,正要离开,我呢,反正天天以此地为家,出去一下,正好带了翠茜小姐姐到宝岛中餐馆去吃午饭,说不定打听出什么新的重大的消息呢。」拔萃连忙笑道。

       「又要到宝岛中餐馆去?不怕人家认出你来?」健雄哥开玩笑地说。

       「那怕什么!我从来就不曾说过我是去打听陈再兴消息的,更不曾提过我认识湘女大姐姐。他们无论如何也怀疑不到我身上,何况今天我与翠茜小姐姐去吃饭,吃完饭送小姐姐去坐地铁之后,正好办点事,替湘女大姐姐跑跑腿。」小跑腿麦拔萃有恃无恐地笑着说。

         "小跑腿",他这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小跑腿",连他的翠茜小姐姐湘女都比湘女大姐姐小一岁多呢

        我们这里寒喧, 那保镖型的大汉更不多言,哗地一声将电梯门打开让我走进去,我手中捧着装药的大纸盒,既不知在电梯里站了多久,也不知过了几层楼,电梯终于停下来,电梯门也打开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