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西行杂记·永乐宫

 

                                                      西行杂记·永乐宫

 

           从洛阳西行入山西,一个看起来很偏僻的地方却令我大为震惊,在这个黄土绵延的地方见到的竟是我生命里的一次非凡的“艳遇”。

         山西的西南有个小城叫芮城,芮城看上去很平凡,但平凡的背后蕴藏了惊天的美丽,这种表里的关系很真实,世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们需要透过平庸的表层看到那光芒在闪烁,只是很多人没这个机缘也没这种慧根。

         无法穿透平庸的生命只能在平庸里徘徊一生。

         从芮城向北有一条显得有些冷清的路,路的两边是结着粉扑扑红富士的苹果园。基本就到采摘的时候了,苹果的脸颊上满是红晕,半是羞涩半是调皮地用深绿的叶子遮挡自己,却忘了小小的叶子挡不住圆圆的脸也挡不住快乐的心情。

         我们的情绪受到感染,无际的黄土所带来的单调也被消融了。我们快乐地向目的地行进,我们是去永乐宫,永乐宫的壁画与敦煌壁画是绝世双壁,两者的水准在一个高度上,是东方传统绘画的巅峰。

         然而,路上的我们并不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场景,书本上的一点描述和很小的图片使年轻人有些漠然,以为像见一个村姑,尽管端正却难免有野逸之感。

          远远地望见一个大屋顶,知道这就是了,我们传统建筑就是大屋顶,像一陇陇的耕田,很舒展很端庄有流动感。

         但对于来自东部地带的人来说,未免觉得有些孤单了,孤零零地蹲在这浩淼的苹果林里,尽管气势也是威严的,但因为缺少呼应而显得如同英雄落寞。

        且去了再说吧!

        这是一处道观,是昔年全真教丘处机弟子宋德芳提议尹志平等人推荐潘德冲负责兴建,据说前后共费时一百多年才竣工,基本就是元朝开始到结束。

        那时射雕英雄传很是风靡,故事是虚构的,全真教与成吉思汗的关系却是事实。

        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未踏进殿门就看到一块大板,以油画的方式等大临摹的局部壁画,祥气缭绕仙家闪眸,心神为之一荡。

        收敛心神,稳定呼吸,轻手轻脚随着道士踏进黑魆魆的大殿,沿墙边慢行,在小声的指点下我们极力在灰暗里辨别墙上的图画。

        我的眼睛适应了暗黑的环境,看到墙上线条圆润飘逸,青蓝色为主间有赭红色,发亮的就是众仙家的脸了,这头后有光环的都是有身份的仙家,一位位须发清晰可数,自有不可冒犯之尊严。

       满壁是密密的仙家男女,二十八主神二十八星宿十二宫辰各路兵将丫鬟林林总总接近三百个人物!

       神态自是各异,服饰各有个性身份,色调雅致脱俗,场面浩大,人物穿插有序,密而不挤,有正有侧,有盼有应,有观望有私语·····。

       祥云足下涌动,衣带微飘袖袍浮荡,环佩传声异香袭人,耿直者坚持暴躁者张须,智者静观贤者忧患,站立者肃然端坐者淡安。

      这精美绝伦的壁画具有多方面价值,历史价值文化价值暂且不说,单是绘画技巧方面就有许多开创性的成就,令人仰止。

      有一根长线,上下长约两米,自然飘动,是一位仙家头冠上的飘带,墨色均匀光润。

      这有何奇?中国画以线见长,吴带当风曹衣出水都是线的功劳,这里的壁画明显有吴道子的影子。

      问题是这么长的一根墨线不可能是一笔画出来的,一个人不能从高处向下画出约两米长的均匀的线,毛笔。

     只能是两笔相接的,问题又来了,两笔相接,很难把控两笔的墨色水分力度都一致,应该有接头,专业的人应该可以观察出来。

     专家用用放大镜,一点一点地进行核查,找不到任何可疑的地方!天衣无缝!

     东方传统绘画的技术层面的典型,天下第一线!

     叹为观止!

     一显眼位置有一侍女,手捧香炉,神情轻松,于众仙间尤为突出,肤色白皙面容圆润。

      迷人之处却是她的眉毛。

      美人之眉淡而弯,唐时流行蛾眉,王熙凤柳叶吊梢眉王洛宾说眉毛像弯月。

      这些都是常见的,也是一般的审美。

      我看见的这丫头的眉毛却不一般,是个八字眉!八字眉好看吗?平时还真不觉得怎么样,可人家这个就美的不行!

     这就是艺术的升华了,开创了新的审美样式,拓展了美的表现空间。

     我被彻底震住了,我比刘姥姥还土。

     更令我发晕的是,我看到的还不是最生动的,最生动的是纯阳殿内对扇后壁的“钟、吕谈道图”,这个图不开放!

     我在有限的时间里集中精力搜寻图里的细节,我发现有两处缺损,好像还有烟熏的痕迹。

     听了介绍才知道,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从旧址永乐镇搬过来的,费了老劲了!好像有一阶段还当着小学生的教室!

     嗬,在这样华贵的教室读书,是些什么人物转世才能得到的福分?

     我的脚步有些漂浮,难不成有云朵在我的脚下?晕乎乎的转来又转去,不能拍照也看不到传说里那最生动的图,我的心情竟有些抑郁了。

     出得门来就站在那用油画临摹画板前与八字眉丫头美女留个影吧!也算一场艳遇的纪念,这场艳遇一直温暖着我。

 

 

                                                                                                               一0年十月二十二日二十二点三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犹如身临其镜。也深悟其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真是难得的精品。

 
幸福剧团的头像
 #

故事很精彩,谢谢分享!

很喜欢里面的图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值得喜欢,你很有眼光,你学音乐的吧?

 
海云的头像
 #

 无法穿透平庸的生命只能在平庸里徘徊一生。。。金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海云!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