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爱上拼布(十)——疯狂败布

爱上拼布(十)——疯狂败布

春节后,春暖了,花开了,蛰伏了一个冬天,我蠢蠢欲动了。

干嘛去?败布。拼布人买东西叫败家,买什么叫败什么,因为拼布人的通病是买布买材料的“欲壑难填”,买起来停不住。买回来用不了积压在那里,造成财务紧张,可不就是败家嘛。巧的是这个“败”对应着英文那个“buy”,买布叫败布又有了另外一种解释。

北京木樨园方向,三环外有个海慧寺,那里有一大片服装辅料批发市场。叫做服装辅料,其实主要是服装主料——布,当然也有纽扣啊拉链啊花边啊衬布啊标签啊布带松紧带啊所有做服装窗帘布艺用的辅助材料。春节前年根底下我去采购时,那些摊位都提前歇业打道回府,回家过年去了,没淘到什么东西。春节后,估计那些商户还不得过了元宵节才回来,我也就只好稍安勿躁,等到春暖花开吧。

上礼拜四去了一趟海慧寺,徜徉在一排排摊位之间,选了几块蓄谋已久做拼布的边条和包边用的色布和喜欢的花布后,就开始关注每个商户门外纸箱子里处理的布头。别笑话我,拼布人最喜欢的是碎布,小批量多品种多花色多色彩的小布头,五花八门五光十色才好,眼花缭乱绚丽多彩才好,这样用起来有很多选择,才体现出“拼”的意义。没看拼布人都是把大块布剪成小块,再把它拼出图案花样吗。转着转着忽然眼前一亮,一家商户的前面堆着一大堆布头,是上端都用硬纸板夹着的样布,大部分是雪纺印花布,古香古色的风格,典雅大气的色彩,真好看。这是商家换货不经销这种布了,这些样布没有用处了,要处理掉,而这种样布5060厘米长度正好是拼布人买布的合适尺寸,可遇不可求,买呀!挑了十几块,掂了掂所买其他东西的分量,加起来够我拿的了,付钱走人。

回到家欣赏这些样布,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心痒痒的,还想要。忍了几天,忍不住,还要去败。这个礼拜二,送了孙子去幼儿园后,吃了早点,就直奔海慧寺,直奔卖样布的摊位。稀里哗啦挑挑拣拣,又败了20多块。过马路又去逛另外一个市场,也是卖布的一个个铺面,总体规模也不小。转来转去眼睛又一亮,又看到有一个处理样布的,这家经销的是先染布,中国叫色织布,先染布是日本的叫法,其实就是我们平常说的格子布。扑上去挑哇,一挑又挑了20多块,因为再多就拿不动了。

这些先染布大多数都是纯棉的,只有少量的涤棉。回到家洗干净晾干了,折叠整理的时候,怎么摸怎么觉得手感这么好,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么好看,不行,我还得去。再说了,这处理样布真是可遇不可求,商家不是经常换货处理样布的,过了这村没这店,于是礼拜四,又去了海慧寺。这回带上了一个老头老太太上街买菜的小购物车,去了就拿,点数儿,装车,直到车的袋子装满,差不多装了60块。

这一个礼拜,洗布晾布整理布,心里好满足。粗算一下,这几次败的大布小布加起来大概有80米了,做拼布的话应该够我一辈子用了。你说疯狂不疯狂。

有图有真相,看图。这只是部分,还有一部分收好了,没有拿出来拍照。

挂着晾晒的一个衣架上是叠着5块布

整理好的布布多漂亮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应该贴一下拼好的作品。

 
司马冰的头像
 #

以前的都贴过,最近没有值得贴的。

 
一刀的头像
 #

看上去象是开布店的。等着欣赏你的新作品。

 
司马冰的头像
 #

我去的那个市场是批发市场,我批发来了货在这里零售,谁买呀,一美元一块儿,便宜啦!新作品一定会有的,每天缝啊缝啊,乐此不疲,实用性的缝完送人了,不晒,工艺性的才晒。

 
梅子的头像
 #

你呀!越发不可救药了。一定要注意身体,眼睛、姿势,闹不好也伤颈椎。

 
司马冰的头像
 #

魔怔了,不可救药了。现在心里无数个想法,做这做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做完呢。颈椎早就有当编辑落下的毛病,谢谢梅子姐提醒,一定注意了。

 
梅子的头像
 #

呵呵,我可不是乌鸦嘴,是担忧你!

 
司马冰的头像
 #

我回复过你,怎么只有一个框,里面一个字也没有哇。我知道梅子姐关心我,我28年前就颈椎病了,编辑职业病,不是你说出来的。

 
木易石的头像
 #

哈哈,败布:买布者 buy 布,卖布者 bye 布。 汉语真神通。

 
司马冰的头像
 #

汉语博大精深,一字多音,一字多义,有本义还有引申义,我们学一辈子也学不完,呵呵。

 
追梦的头像
 #

哈哈,握手,特理解败家人的心理。我又一阵子特爱买水晶杯子,各种形状不同功能买了一大堆,老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开几十人的party都够用,现在搬家成了负担了。

 
司马冰的头像
 #

理解万岁啊,为这些布我又败了一个搁架,疯狂败家。

 
雨林的头像
 #

小时候得到一块这样的花布多不容易。我要说冰姐的这个爱好有精神贵族的风范, 别笑我。

 
司马冰的头像
 #

雨林你也经历过物质贫乏的年代?那会儿一块小布头儿都很宝贵呀。物质的贫乏培养出了精神的贵族,呵呵。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明白精什么叫精神贵族了,这词儿多年没人说了,文革那会儿整天批判精神贵族。

 
暗香的头像
 #

凭票供应那会儿,布头不要布票,所以记得我妈有好多布头,斜纹的,平纹的,怀念那个时代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们每个人心里都珍藏着很多小时候的故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