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5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16)

 

       「既然湘女小姐决定要与陈再兴一刀两断,我们受了吴湘女女士的委托,首先替她进行办理离婚手续吧。麦拔萃,这是我替你向花旗银行申请的信用卡,有钱好办事,凡是需要用钱的地方请不要吝啬。但也千万不要滥开公帐啊,惹得美国税务局来查账,就麻烦了。」阿健哥由口袋裡掏出一张信用卡来交给麦拔萃,很慎重地咐嘱他。

       「给我一张事务所的信用卡?太好了!余律师,我绝对不会乱开公帐,你看,这两瓶金银花香水,我就是自掏腰包,用我自己的现金买的。」拔萃由他的大背袋中掏出两瓶尚未用包装纸包装的香水瓶,小小透明玻璃瓶裡面装着淡黄色的香水,十分可爱。

       「女用香水,自然不可以报公帐。」我非常不服气。

       「这一瓶是买来送给我姐姐翠茜的,当然是我私人开销,我让湘女闻了一下,她说她也喜欢金银花的香味,她的故乡湖南就有很多,野生得满山遍野都是。所以我就自掏腰包用现金再买了一瓶,新买的这瓶包装好之后,打算送给"湘女姐姐"。」麦拔萃用英语解释道 ,不过"湘女姐姐"这四个字是用中文说的。

        「拔萃,你有一个姐姐?」我随口问道。

        「翠茜是拔萃的孪生姐姐,其实,翠茜与拔萃是同一个英文名字,按照英文的习惯,起名字的时候,女性叫派翠西亜,她的朋友们就按照美国规矩简称他为翠茜,男性名字就叫拔萃。翠茜比拔萃早半小时出生,两人都比我小一岁零九个月,翠茜专攻特殊儿童教育,现在在纽约上州赫德森河上游恰扒瓜镇一家育儿院实习,性格外向,非常喜欢交朋友、唱歌、跳舞、看电影及旅行,当然,也喜欢金银花香水。」湘女告诉我们说,嘿,湘女居然知道拔萃这么多家事,可见两人交情非浅,无所不谈。

       麦拔萃是大学部二年级的学生,看起来自然年轻,湘女娇小玲珑,外表看起来更年轻,没有想到她还比拔萃大一些哩。

      「湘女,你居然对拔萃的孪生姐姐知道的这么清楚!」我笑着说道,这岂是平常寒暄一两句点头之交就谈到的个人家务事呢!

      「岂止清楚,现在拔萃与翠茜两人都叫我做湘姐姐,在向我学习中文呢!翠茜也算我小妹,前两天,翠茜小妹还特地采了一束真正的金银花来医院送给我,送来时满枝都是白花,芬香扑鼻,过了不久、,先开的就变黄了,不过还是满室生香、整枝美丽。」湘女笑着说道。

       「妳还知道拔萃一些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个人私事呢?」健雄哥笑着问道。

       「我的姐姐麦翠茜明天还要再来病房探望湘姐姐。」麦拔萃那用美国口音说的中文"湘姐姐",听在耳朵亲切极了。

       「还有什么要讨论的吗? 」健雄哥再问,好像主持讨论一桩世界大事的会议一般。当然,话得说回来,脱离黑暗的婚姻,这是吴湘女的切身大事,对她来说,比中东、远东 [1]

世界大事对她还要重要呢!

       「医师们都说湘姐姐受伤虽然严重,不过她年纪尚轻,很快就不必住院了,医院的病床不够。我已经跟受虐妇女协会接洽好 ,她一出院就搬到受虐妇女之家去住。」麦拔萃向健雄哥报告道,嘿,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自动自发的律师助理。

      「何必搬到什么受虐妇女之家去住呢?我这么忙,有经常值班住在医院裡,难得有机会回自己的公寓去睡觉,不如湘女出院之后直接搬到星辉大厦跟我分住就算了。她将来在纽约市内找工作也比较容易些。」我抢着建议,房租那么贵,给我这三天中有两天值班低收入的实习医生一人独住,实在太过分了些。

       「湘女姐姐出院时还是暂时先去受虐妇女之家住一下吧,因为这样我们申请离婚时又多一个更有力的证明。住不了几天的,因为受虐妇女之家房间供不应求,按规定最多只能住两三天,过渡而已。」麦拔萃一面说一面用手势分析给我们听。

       「等我一找到工作,一定尽力与李医师分担房租。」湘女自动建议,她实在是一个又聪明又识相的女孩,自从知道我情愿被叫做李医师而不愿意被叫做李小姐之后,一直注意叫我为李医师。因为我认为只要出生为女性都可以被叫为小姐,而医师这个头衔是我努力了这么多年才耯得的,当然要多加使用,以期勉励自己更上层楼。

       「也好。那我们告辞,大家分头进行正务,各干各的事情吧。」健雄哥一面提议,面站起身来告辞。 [1]

        大概今天医院五楼病房的特别多吧,健雄哥与我站在5楼的电梯口很久,都没有等到电梯。

       远远看见麦拔萃推了轮椅也过来等电梯,轮椅上坐着吴湘女。

       「看,李医师她们还在5楼等电梯。」坐在轮椅上的吴湘女转过头去对麦拔萃微笑。

       「还以为你们早离开了呢,原来还在5楼。」麦拔萃笑嘻嘻地跟我们打招呼,伸出手来拍拍湘女的头。

        难怪人家说只怕货比货。我老是说吴湘女的长发又软又黄,大概是用我自己又多又浓又乌黑的短头发来做比较的,因为,坐在轮椅上对着麦拔萃浅笑的湘女那长发比起低下头来跟她讲话的洋少年麦拔萃那弯曲的粽髪,不但直得多,而且颜色还是深得多,至于我常认为吴湘女皮肤雪白细致,也一定是把她与陈再兴那大黑老粗相比较,现在看拔萃伸出洋少年的长手指来拍湘女的头来安慰她的时候,这才发现麦拢萃的皮肤比湘女还要白些。

       「看那指针,只见电梯上上下下在别楼停得非常热闹非凡,可就不在5楼停下,我们正商量要不要从楼梯走下去呢。」健雄哥答道。

       「你们也要下楼去?」我问麦拔萃。

       「我们刚才打开辣子鸡丁来打算吃,发现鸡丁已经冷了,决定带到楼下的食堂去用食堂的微波炉热一下来吃,反正湘姐姐在病房床上躺厌了,到楼下吃完热饭,还可以到花园去喂喂鸽子,坐在轮椅上逛逛,也散散心。只要在十点半以前回来就行。」麦拔萃一面指着挂在轮椅上装了辣子鸡丁的塑料袋说,一面又拍拍湘女的膝盖,医院裡每天上午十点半有一名复健师带了助手一同前来指导湘女做复健,以便她每天有足够的体操运动。

      「李医师,不知妳还有没有机会到宝岛中餐馆去吃饭?」坐在轮椅上等电梯的湘女突然问我。

       「看机会,问这个干什么?」我问。

       「下次你若有机会去宝岛吃饭的话,可不可以麻烦你进女厕所去一下,将厕所柜子那包贾明泽女士的纸袋去出来?」湘女问我。

       面有重要文件吗?」我问。

       「有一支妳送我的原子笔,我当它是我们友谊的纪念。」湘女答道。

       「那是专替星辉大厦租贷公寓的经纪人用来免费送人,做广告用的,多得很,看,我再送你一支。」我由外套口袋裡叧取了一支出来递给她。

       拔萃连忙由我手中接了过去,代为收藏妥当。

      「纸袋实在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取回来免得留个形迹而已,我现在已经另有比原来更有系统的英语入门工具,你千万不要为这个特地跑一趟,不值得的。」湘女笑着说道。

       「下次我若去吃饭的话,一定到女厕所看一看。」我答应她。

       「湘女,你的多补充一些营养。」我做出医药界权威的样子来说道,突然发现我正在模仿红发皮尔斯住院医师,所以拿出他的架式来了。

       「营养好啦,身体恢复得更快些。」我思索了一下,将诺贝尔奬得主朗瑞德老医师的影子在脑中过了一过,也学着他,把声音放得极为慈祥、非常亲切地说。

        朗老医师退休的欢送会已经开过,报纸上也登着大歌星芭芭拉史密斯小姐将左手插在他老人家右面胳臂上一起微笑的照片。目前,我也已经跟在皮尔斯他们那些医师们的后面,做了继任主任赫医师的门徒。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