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冰桶挑战: 鲜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Ice Bucket Challenge (冰桶挑战)去年在美国以至全世界搞得风风火火,全民皆冰. 我儿子高中游泳队的教练和女儿排球队的教练们都被孩子们甜蜜复仇,一个个浇成了落汤鸡. 于此同时,ALS 也得到全世界广大人民的了解与认知. 但多数人并不知道这场声势浩大的善举后面还隐藏着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现在就由爪嫂口述,爪四哥执笔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 当然,爪四哥在笔录时充分展开想象的翅膀,let it fly all the way to 爱的伊甸园......

      故事还要从十五年前说起. 爪嫂那时候在牙医学校读书,我们刚刚出生的女儿尚在襁褓中. 爪嫂奔波在家,学校,火车之二点一线,要鱼和熊掌兼得,家与学业并顾,忙得不可开交,不能参与同学们的聚会和学校的各种活动,所以她与班里同学们基本停留在点头之交而已. 但班里有一个女同学给爪嫂留下的印象颇深. 那是个很恬静,很用功的女生. 她的GPA紧随爪嫂之后,在全年级排第二. 但她给爪嫂的深刻印象并不是因为成绩,而是她那种好似天山雪莲般的清雅脱俗的气质. 每次爪嫂遇见她时,都会看到她略带苍白的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微笑,似乎可以溶化掉世间一切的哀愁.

      记得当时这位女孩儿有一个男朋友,是那种长得帅,又能干,又很会体贴人的大男孩儿. 两个人在一起真得是郎才女貌,绝代双娇. 但天意弄人,这个女孩子不幸患有ALS,病情且在一天天的加重. 但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完成学业,把学位拿下来. 恒心所至,金石为开. 她凭借坚强的毅力,在男友的全力支持与呵护下从牙医学校毕业,顺利拿到了DDS的学位.

      但天不佑人,毕业后她的病情恶化得很快,痴情的男友不离不弃,辞去工作竭尽全力为她鞍前马后,求医问药. 在她病入膏肓之际,大男孩把泪水偷偷藏在心底,微笑着把订婚戒指戴在她的手上,对全世界骄傲地宣布要娶她为妻. 正所谓人有生离死别,但爱会地久天长.....

      此时她已近面瘫,但却竭尽全力绽放出她那能让冰雪溶融的微笑;她说话已很费力,但依然固执地在自己男人的耳畔幸福地呢喃:" 我无时无刻都在盼望着这一天,能做你的妻子是我这一辈子最美好的一件事. 但在成为你妻子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管我今后怎样,你都要勇敢地生活下去,为我,为我们. 为世上所有ALS患者,否则我一个人到了那边都会担心”. 大男孩捧着她的双手,含着泪深深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们没有洞房花烛的点缀,虽然他们的蜜月在病床前渡过,虽然他们没有金婚,银婚甚至周年可庆祝,但他们婚后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过得那么得幸福,那么得充实,那么得美满,所谓一日胜十年......

      终于,在一个“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树叶也不再沙沙响”的夜晚,他的爱妻在他怀抱中安祥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位大男孩痛不欲生,几乎将要随她而去. 但想起答应过爱妻的诺言,于是把创痛埋在心里,重新振做起来,竭尽全力为那些象他爱妻一样遭受ALS折磨的病人们摇旗呐喊,奔走效力. 或许他的挚情真得感动了天地,于是就有古道热诚之人在互联网上发动了ice bucket challenge campaign, 为ALS 宣传与募捐. 声势浩荡,从美国以惊人的速度推广到了全世界,筹得善款无数. 更重要的是让世人对ALS有了认知,对那些饱受折磨的病患可谓最大的福音.

      我们这位痴情的丈夫,爱的守护者,也可以稍稍抚平创痛的心灵,象他每年如一日所做的那样,在旭日东升彩霞漫天的早晨,登上记载着他们恋情的离家不远处的玫瑰丘,遥望着天际的临界,温柔地告诉他的爱妻:亲爱的,你交给我的任务己完成差不多,但我会继续努力把这人间的事办好. 等着我,I am coming soon.


      另附: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LS), often referred to as "Lou Gehrig's Disease," is a progressive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 that affects nerve cells in the brain and the spinal cord. Motor neurons reach from the brain to the spinal cord and from the spinal cord to the muscles throughout the body. The progressive degeneration of the motor neurons in ALS eventually leads to their death. When the motor neurons die, the ability of the brain to initiate and control muscle movement is lost. With voluntary muscle action progressively affected, patients in the later stages of the disease may become totally paralyzed.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感谢张大侠介绍冰桶挑战后面这个感人的故事。

顺便把你文中的英文部分延伸一下: 1869年法国神经学家让-马丁·查克特(Jean-Martin Charcot)命名并描述了这一疾病。但是,直到1939年,美国家喻户晓的棒球运动员卢·格里克(Lou Gehrig)因为此病停赛,ALS才引起更广泛的关注。因此在美国,ALS常常被称作卢·格里克氏症或者卢伽雷症。

 
爪四哥的头像
 #

谢谢雨林的注释. 做为一个 die hard Yankee 球迷,Lou Gehrig “Iron Horse” 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每次听到39年国庆节“Iron Horse” 在 洋基体育场 “Lou Gehrig appreciation day”的讲话录音,我都会热血沸腾,激动得热泪盈眶. 这里是他的部分原话:

“I may have been given a bad break, but I have an awful lot to live for. With all this, I consider myself the luckiest man on the face of this Earth”.

Lou Gehrig, 我心中的真英雄,好汉子,died on 6/2/1941. 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象他一样: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珍惜生命,enjoy life.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