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反复 修辞学玩笑讲(五)

反复是大家熟悉的一种修辞方法。如果同一词、句、段在作品中重复出现,这便是反复。

“反复是诗歌中经常运用的一种手法,可以增加抒情效果。例如: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诗经·魏风——十亩之间》一唱三叹,尽兴抒发,悠扬婉转,。。。” ---《汉语修辞学》

 

  注释:

  桑者:采桑的人。

  闲闲:从容不迫的样子。

  泄泄:同闲闲,十分悠闲的样子

  逝:往。

捷润的土老冒翻译是

   十亩地之间,采桑美眉悠闲,和大哥我回家转转。

   十亩地之外,采桑美眉自在,和大哥我远去爱爱。

三千来年前的“流氓小调”,今天都是高雅大作。而今天的流氓小调,永远只会是流氓小调。历史是不公平的,对吗?

还记得这支老歌吗?当然也可能你幸运地年轻,根本不知道它哪。反复在这里被充分使用。

泡菜的故事

〈嘿嘿,老板,來一盤泡菜,嘿嘿,老板,來一盤泡菜,泡菜,泡菜,唔~~,泡菜,泡菜,唔~~〉

每當大伙桌旁一坐我就可以往那桌上一擺,我的目的就是要讓客人快把他的胃口打開,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人人都喜愛呀,你說奇怪不奇怪。

只要桌上擺上一盤我就可以看到人群百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胖有瘦也有各種人才,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人人都喜愛呀,你說奇怪不奇怪,泡菜,泡菜,不是什麼大菜,泡菜,泡菜,只是一盤小菜,泡菜,泡菜,不是什麼大菜,泡菜,泡菜,只是一盤小菜。

〈嘿嘿,老板,來一盤泡菜,嘿嘿,老板,來一盤泡菜〉

每當大伙桌旁一坐我就可以往那桌上一擺,唔~~,我的目的就是要讓客人快把他的胃口打開,唔~~,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我就是要泡菜,人人都喜愛呀,你說奇怪不奇怪,泡菜,泡菜,不是什麼大菜,泡菜,泡菜,只是一盤小菜,泡菜,泡菜,不是什麼大菜,泡菜,泡菜,只是一盤小菜,泡菜,泡菜,不是什麼大菜,泡菜,泡菜,只是一盤小菜。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还有一首歌叫老鼠爱大米,那反复也很多呢,也是追逐女性的,而且是老鼠爱大米一样的感情:

我听见你的声音
有种特别的感觉
让我不断想
不敢再忘记你
我记的有一个人
永远留在我心中
那怕只能够这样的想你
如果真的有一天
爱情理想会实现
我会加倍努力好好对你
永远不改变...

不管路有多么远
一定会让它实现
我会轻轻在你耳边
对你说 对你说
我爱 你~
爱着 你~
就象老鼠爱大米

不管有多少风雨
我都会依然陪着你
我想你~
想着你~
不管有多么的苦
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
这样爱你...

我听见你的声音
有种特别的感觉
让我不断想
不敢再忘记你
我记得有一个人
永远留在我心中
那怕只能够这样的想你
如果真的有一天
爱情理想会实现
我会加倍努力好好对你
永远不改变...

不管路有多么远
一定会让它实现
我会轻轻在你耳边
对你说对你说
我爱你~
爱着你~
就象老鼠爱大米

不管有多少风雨
我都会依然陪着你
我想你~
想着你~
不管有多么的苦
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
这样爱你

我爱你~
爱着你~
就象老鼠爱大米
不管有多少风雨
我都会依然陪着你
我想你~
想着你~
不管有多么的苦
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
这样爱你

 
捷润的头像
 #

这首歌我只会唱一两句,歌词挺有意思。曲子虽然挺流行,好象不算太给力。谢谢司马大姐。

 
红叶的头像
 #

反复,这种修辞方法我喜欢, 多省心省力啊。反复就是好啊,人人都喜爱呀, 反复

就是好啊,人人都喜爱呀, 反复就是好啊,人人都喜爱呀。。。一篇八百字的作文

一会儿就凑齐了。

 
捷润的头像
 #

完全同意。八百字的文章不算什么,一生的文章用反复的方法都可以作。“一天,一天,又一天,一天,一天,又一天,一天,一天,又一天,。。。”

 
梅子的头像
 #

哈哈,我不懂修辞,只是读着那个泡菜段子胃口就打开了!

 
捷润的头像
 #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流行的歌曲。

 
木易石的头像
 #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复合式反复,修辞里有这一说吗?哈哈!

 
捷润的头像
 #

这应该叫层递, 当然“讲”字是反复。

 
爪四哥的头像
 #

蔡一刀立马活学活用捿润兄的反复修辞学:“都是张大侠逼的.” 连发四遍. 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在逼他. 唉Yell

 
捷润的头像
 #

蔡先生近来写了不少诗歌,我实在太忙,没有读许多。谢谢爪兄。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陈黎《战争交响曲》

    384个“兵”(第一节,由“兵”字排列成一个16×24的规则长方形)、

    384个“丘”(第三节,由“丘”字排列成一个16×24的规则长方形)和

    许多的“乒”与“乓”(第二节,是“兵”到“丘”的变化状态)组织而成的

    现代“反战”诗。

    这是自由的现代诗的形式所特有的。

 
捷润的头像
 #

果然不凡,很有特色。谢谢圆老来访。

 
予微的头像
 #

哈哈,泡菜的歌,当年是听徐小凤唱的,好玩。

还有一些搞笑的歌,只是没有那么流传下来,比如,她唱的中文版《卡门》,另外,谭永麟还是肥肥唱过的一首叉烧包,也是笑!

 
捷润的头像
 #

叉烧包我听过,《卡门》我已经没有印象啦。予微好记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