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2 小时 51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450

你在这里

過埠新娘打洋官司 (12)


過埠新娘打洋官司 (12

 

        「湘女,你听见我说话吗?」我焦急地问,将电话听筒贴近耳朵,仔细聆听

          似乎还隐隐听见有微弱的喘息夹着呻吟的声音

          砰!突然再一声响,过不多久,又是砰地一响。

          仔细再听,这砰、砰、砰的声音是有规律的、间断的、硬物相撞的声音

         「嗯,听见⋯⋯。」湘女的声音更小了。

        现在,我肯定一件事,湘女还活着,而且还躺在那公共电话通附近不远的地方 。会不会电话筒由她手中跌出,悬在电线上晃动,敲着电话亭的墙壁发出砰砰之声呢?

        「湘女,你再耐心的等几分钟,千万不要走开哦!」我忘形地用中文大声关照她。

       岂不是废话,受伤的她能走到哪去

 

       我定了定神,当机立断,先将电话挂断,再拨911救护求救。

       「这里是911,请问你是哪里 ?」铃声一响,立刻有人用英语回答

       「这里是PS医院⋯⋯。有人受伤,需要派救护车急救。」急忙之中,我不加思索地也用英语说道。

       「开什么玩笑? 有没有搞错哦?医院里要我们急救?」911的人生气了

       「不是我这里,是在宝岛中餐馆旁边的一个公共电话亭中有人受伤,人命关天,绝对不是开玩笑,请立即派救护车去急救。」我连忙十分诚恳地解释道

       「请将门牌号码、 街道名称及相交最近的街名告诉我们,我们马上采取行动。」好像已经相信了,但仍要清理细节,也难怪,听说纽约市内中餐馆有三千多家呢

       「街名及门牌号码? ⋯⋯?」不好啦,我们走路步行去宝岛中餐馆吃饭 ,没多远就到了,哪里注意过街名及门牌号码呢?

       急得我浑身大汗,眼见就要发狂了

      「我有那公共电话的号码,可以吗?」我灵机一动,连忙问道。

      「可以,我们可以由电话号码立刻查出电话亭的地址 ,请说。」

        湘女给我的公共电话号码尚留在呼叫器上 ,我把那号码告诉了911,他们不放心,又要我再重复一遍。  

        心中实在感谢皮尔斯医师,若不是他把呼叫器上显示的电话号码 翻过来又覆过去,不厌其详地仔细分析的话,我哪里会懂得纽约市电话号码与地区有关系呢?

       挂上电话,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大气。

 

        休息室的两位医师看见我紧张的神色, 高声地大吼,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事件,一起放下各自正在做的事情,踱到我的身边

       「我要下楼到急诊室去,待会911救护车会送一位女病人来急救 。」我对他们大声地说。

       这两人一听,不过是急救病人,立刻失掉兴趣,又各自回去,喝咖啡的又去倒了一杯咖啡来喝,看书的也再将原书翻到夹了书签的那一页。当然啦,救护车每天送那么多需要急救的病人到医院的急诊室 ,一位女病人不过是成千上百的病人中的一位,自有急诊室值班的医师负责 ,现在是他俩休息的时间 ,又不是他们当班值日的时间

       看看腕表,发现我自己在内科实习的下班时间也早已过了。

       管不了那么多啦,我一口气飞奔下楼。

 

      「刚才有没有受伤的新病人入院 ?」我将头伸进急诊注册室,大声地问急诊室管理注册的小姐。

      「受伤的新病人?有好几起喔!」急诊室 的注册小姐回答

      「不是啦,是九一一救护车送来的东方女病人啦 !」我再问。

      「快了,刚才收到911救护车内救护员的的移动电话,说他们已经启程上路,送一位被殴打虐待身受重伤的年轻东方女病人过来,我们这里护士、担架人员都已经准备完善站在门外专等了 。」旁边一位穿了制服的值班人员代替注册小姐回答道。

       我快速地穿过着门外严阵以待的医护人员 ,朝医院后面沿着街道飞奔过去,只见远处街灯照看一辆救护车,车顶闪着极亮的旋转灯,警铃铛铛的鸣叫,由两条街的交叉口驶出来,与我擦身而过,转进急诊室旁的车道,一个紧急剎车,停了下来.

       我又由街上转过头飞奔回医院的后门。

       只见救护车的后门立刻打开了,担架上躺着一位年轻的东方女子。

       她的身上盖了一条白色被单,被单上渗出几块血迹, 黄细柔软的长发被血粘结成红紫色半干的块状拢在脑后 ,额头上已经草草地包了一块极白的新纱布 ,纱布上也隐隐透出血迹,右半边的脸颊高高地肿了起来,脸皮己被擦拭过,看起来苍白得发青,会说话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右眼肿得青黑发紫,只剩下一条歪歪的眼缝,嘴唇的右面突得高高地把整个嘴都扯歪了,要不是鼻孔上插了一根临时氧气管绕在耳后 一定会以为她已经不中用了

      「我的老天,什么人会这么忍心对待这样一位年轻的弱女子!」我的耳边,有人失声说道。

        我转过头去一看,不由得精神大为振奋。

        麦拔萃!我张开口正想喊他,但是背着大背袋、挂了相机的他已经匆匆地没入医院的后门,后门上强烈的灯光照着他系在脑后长长的头发,发出柔和的淡棕色。

       急诊室的医护人员一阵风似的将病人簇拥进去急救了

      「失血过多,昏倒在附近公共电话亭内,已经输了氧气,但尚不能开口,所以仍然没有她的个人资料,姓名及地址全无。」开911救护车的人告诉医院里一位负责的工作人员

      「我知道她的姓名住址,刚才是我打的求救电话。 」我快步跑过去说。

      「太好了,请说。」那位义务司机由救护车内去取出一个夹了纸及笔的硬纸夹,将原子笔拿在手中,开始登记。

      「唔,她的名字叫湘女。已婚,原来姓吴,丈夫姓⋯⋯。年龄⋯⋯住在派⋯⋯,呀,其他的数据,等她恢复知觉以后,再问她本人吧。 」我正打算细说,一个念头由脑中闪过 ,吓了一跳,立刻实时止住自己。万一医院里的人不知真相,在他昏迷中与她丈夫联络上了,岂不是将羔羊再度送入虎口吗?

       「请特别记下来;她的重伤是被丈夫虐待殴打所形成的 ,我可以作证。我的名字吗? 叫做李歌音,是本院最新来的实习医师, 我的下班时间已经过了,立刻就要回去休息,这是我的药方单,请尽量打电话给我,我一定言尽所知,无问不答。」我掏出一张医院替我印的药方单来,因为紧急手术室是不许闲杂人等入内的,下了班别科的实习医师当然也最好不要任意出入

      「这里有一张病人私人对象的列表;

  外衣:无

  内衣:无。

  眼镜:无。

  假牙:无。

  假发:无。

 手套,鞋,袜:无。

其他:沾满血迹的油污围裙一件。

请签名验收。」这位义务 驾驶由救护车的驾驶座位旁边拖出一个塑料口袋,等当时当班的医院负责人签名验收之后,很慎重的交代完毕 ,才将救护车发动。

       「李医师,可否麻烦你跟我再到注册处去一下呢?」医院的负责人手中提着那只塑料袋对我说道

       我们走到急诊室的注册处,我将刚才告诉911人员的话对医院的注册组再度重复了一遍, 手续完毕,由注册组出来时,我看见背了大背袋、照相机不离身的麦拔萃站在那里 ,常常系在脑后淡棕色的头发有点散乱,有一撮散开贴在脸颊上 ,透明的眼睛又点失神地向前望着。

       「麦拔萃!」我先喊他。

       「李医师,妳好!妳是余律师的远方表妹,对吗?」麦拔萃回过神来

         他知道我姓李,远房表妹?一定是健雄哥告诉他的。

       「麦拔萃,你在这里?刚才我喊你,你没有听见。」我对他说。

       「听911的人说,刚才送来的是一位年轻的中国女孩!被人打得伤成这样 ,看见那女孩可怜的样子,我的胃实在受不住,到厕所里去清理镇定了一下。」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裂了一下嘴,他的笑容有着非常可爱的稚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伦的头像
 #

又抢到沙发,给国英姐拜年,祝羊年吉祥如意。

 
余國英的头像
 #

親愛的海倫妹妹,

 

祝妳健康快樂,萬事如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