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失乐园

      好久好久以前,在美丽的花粉乐园,生活着一群勤劳善良的蜜蜂. 它们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过着幸福安逸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群凶恶的马蜂,靠蛮力霸占了花粉乐园. 它们强迫蜜蜂在花粉乐园的旁边给它们修建了一个高大雄伟的蜂巢. 命令蜜蜂把每天酿造的蜂蜜的三分之二要进贡到蜂巢里. 结果是蜜蜂没天没夜的辛苦劳作,却只能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 而马蜂却住在华丽的蜂巢里花天酒地,坐亨其成.

      后来有一天,从远方又飞来了一群红头苍蝇. 领头的一个硕大无比的红头蝇不仅有武力,还工于心计. 红头老大煽动蜜蜂们:“ 马蜂是靠剥削你们过日子的不劳而获的寄生虫. 难道你们就接受这样祖祖辈辈受其盘剥的日子吗?兄弟姐妺们跟我来,挺出你们的蜂刺来,推翻马蜂统治. 到时候花粉乐园就会重新回到你们手里. 你们就又可以过丰衣足食的好日子啦!” 天真善良的蜜蜂们听到能重新拿回土地,深受鼓舞,于是在红头苍蝇的领导下与马蜂展开浴血奋战,以牺牲大约 1/2 蜜蜂的代价,终于将马蜂打败. 马蜂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敢回来.

      红头苍蝇带领蜜蜂赶走马蜂后,就成群结队地住进了马蜂的富丽堂煌的旧巢. 蜜蜂们则不辞劳苦地重新梳理被战火摧毁的花粉乐园,盼望着能重新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 谁知好景不长,花粉乐园刚刚恢复昔日容貌,就接到红头苍蝇的一纸命令. 说花粉乐园应归苍蝇与蜜蜂共有,并以此为名义收回蜜蜂对花粉乐园的所有权,让所有的蜜蜂实际上变成苍蝇的雇工.

      这时候,红头苍蝇终于显露出吃屎的本性. 又一纸公文下来,强行命令将花粉乐园中的奇花异草一律除去,改建粪坑. 蜜蜂们只能积粪,不能酿蜜. 蜜蜂们被剥夺了酿蜜权,也就被剥夺了生存权. 一时间赤野千里,饥殍遍地. 眼见就要死绝了.

      当时,红头苍蝇族群在繁殖过程中出现遗传变异,产生了白头苍蝇与黑头苍蝇. 它们对红头苍蝇的作法颇为不屑. 认为现行政策会让蜜蜂们死绝. 一旦蜜蜂死绝,就不能再靠剥削蜜蜂不劳而吃粪了. 为了世世代代让蜜蜂造粪,自己天天能吃上免费大粪,也需要给蜜蜂一条活路.

      于是趁红头蝇老大病逝,夺取了苍蝇领导权. 重新修正了红头苍蝇的政策,将花粉乐园重新有条件地归还到蜜蜂手里. 这个条件就是蜜蜂可以开始酿蜜,但必须要继续给苍蝇造粪. 蜜蜂终生不许离开花粉乐园,还要每天都要歌颂苍蝇给予的恩典.

      我们的善良软弱而又苦难深重的蜜蜂啊,竟然麻木不仁地接受了这苛刻的条件. 还都说:能吃饱了,幸福到头啦. 感谢白头蝇与黑头蝇啊!

      虽然蜜蜂们重新收回了花粉乐园,但这个昔日的飘香世界却已是面目全非. 到处是遗屎盈道,恶臭扑鼻. 蜜蜂们从此要在这严劣的环境中一边酿蜜,一边替苍蝇造粪,还不能离开这片土地半步,每天在歌颂苍蝇的歌曲中过着二等公民的生活. 不知这个失乐园的悲剧,还要上演到何年何月啊.

      备注:标题照片来自网络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在你这里加一句: 偶尔,也有几个蜜蜂会幻想一下有点不一样的世外的花园,这样的蜜蜂呢,会被称为“蜂奸”。

 
爪四哥的头像
 #

哈哈,又是蜜蜂又是马蜂又是苍蝇嗡嗡来嗡嗡去的一篇童话哈,可不能想太多吆Wink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人不能是非不分,最后成了别人的奴隶。

 
爪四哥的头像
 #

哈哈,寓言还是童话?童话还是寓言?后来觉得为了和谐社会,就放成童话啦Embarassed

童话吗,蜜蜂马蜂大苍蝇滴,哄小孩子睡觉我看准行Wink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