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诗文杂谈之长夜泣雪

      昨天与太太带女儿去费城参加排球比赛,回家路上遭遇一场暴风雪. 好在咱有四轮驱动的大车,用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精疲力尽,饥寒交迫地开回家来. 到家发现儿子己把 driveway 铲干净,饭桌上已摆好了微波炉热过的过年剩下的饺子,和烤箱里烤好的 Costco 买的 pizza. 前院儿的草坪也扫出一大片儿,给狗狗上厕所用. 哇!这次轮到我激动的热泪盈眶(但由于脸皮太厚,眼泪直到今天早晨发文时才流在腮帮子上). 孩子长大了,懂事了,小鸟终于可以放出去飞啦.

      今天早晨起床还在一直问自己:难道这是一场梦吗?真希望永远活在梦里. ,真是侊若隔世. 这不禁又让我想起去年那个暗无天日的飞雪长夜来.

      去年 MLK 长周末太太带着女儿跟几家朋友一起去滑雪,晚上就是我们爷俩与狗狗在家. 那段时间儿子玩 DotA 这种 multiplayers 的online game 成瘾,弄得父子关系很不爽. 据说这种伤天害理的游戏发明在北宋时期. 还记得那个“司马光砸缸”故事里被司马光骗到缸里的王安石的弟弟王是葱吗?就特喜欢玩这个游戏. 还组了个队参加宋,辽,夏三国对抗赛,拿了冠军与 15 贯奖金,后来被娄阿鼠偷去. 哎呀,看我都扯哪去啦Embarassed

      总之,我是认为咱们读书人家的孩子是不能玩这种游戏的. 我之所以不去滑雪,就是为了在家能看住儿子. 当晚他说好玩两个小时就收手,结果到点了, 他停不下来还要继续玩. 我最讨厌的就是没有信用的人. 于是怒冲冲走进 office 把家里的 internet router 拔掉,给他的网上游戏来一个 sudden deathYell

      没想到这下子可真地揪到了猫尾巴. 我也不太懂这 game 的游戏规则. 好像是由于被我实施了sudden death,他的 data 没有存在来,一下子损失了好多 points. 臭小子勃然大怒,蹊跳刨嚎,鬃尾乱紥. 平时他发脾气,也就是扔个枕头什么的(太太定的规矩,我也一样,发脾气只允许扔枕头). 今天他动真格的了. 施展开家传武功武当弹腿 ( 别忘了咱可是张无忌的后代,嘿嘿 ),只三脚就踢裂两扇门板,踢翻一个狗笼, 吓得 Lacey 夹着尾巴躲到洗衣房去 (这 Toll Brothers 建房时用的啥材料啊?不踢不知道,一踢吓一跳. 偷工减料了木有?赶明儿得给他们总部打电话说道说道 )!  唉,逼得我最后只好使出偷师躺尸剑派(唐诗剑派)的绝技“铁锁横江”才把他治住. 臭小子冲上楼去,把卧室门一锁,不再理我.

      半夜独对孤灯,心若悬冰. 望窗外看时,外面正飘起鹅毛般的大雪. 寒风凛冽,一声声敲打着门窗,如泣如歌,似乎诉说着伤心的往事. 远方的丛林里隐隐约约传来时断时续的乌鸦的啼哭声. 这只鸟因何未睡,难道跟我一样心伤神断吗?一时间喈叹不已,触景生情,于是写下了这首黃连诗 (本应是打油诗,太晚了无处打油,心中又苦,故称黃连):

长夜泣雪

残月孤悬昏鸦愁,

斜风挂泪诉春秋.

霜花才褪昨日梦,

飞雪连枝载心头.

      一夜无眠,第二天头痛欲裂,就披了件外衣出门去透透风. 来到小区对面的小河边,寒风刺骨,头脑却是清爽了,但心情却愈发凝重. 看到秋苔被冬雪抹去,一只失群的灰鸭呆立在冰封的小河里,于是情之所至,不禁又写下咏溪这首苦瓜诗(又一首打油诗哈. 太早无处打油,心中又苦,故称苦瓜):

咏溪

残雪映苔绿,

孤鸭泣溪头.

春蝶何处去,

梦里问庄周.

      后来把诗拿给天涯客看. 天涯客果然诗怀若谷. 他建议我把孤鸭“泣”溪头改为孤鸭“卧”溪头. 一字之差,却更传神地彰显了溪边悲怆凝重的意境,果然是点睛之笔. BTW, 这里附上天涯客对“咏溪”的点评

      “卧在那里可能睡可能泣,反正够凄凉。诗的意思是说,今年春天姗姗来迟,是因为装扮春天的蝴蝶春花还流连在周庄的梦里嘛?抑或是春虽清淡,诗人仍能想象出盎然的春色,如同庄子的蝴蝶梦般的浮想翩翩?”

备注:题头照片出自小女之手,为雨林奉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中年的情境也可以是这样调侃中的一些些文艺,黄连诗和苦瓜诗如此阳春白雪。

 
爪四哥的头像
 #

看到 glass half full,以前总是很伤心地想:唉,怎么只有半杯Cry 现在则是很高兴地想:哇,还有半杯呢Laughing

谢谢雨林,给你拜个晩年. 祝:芳雨林中觅,碧水田边流. 

 
海云的头像
 #

现在的孩子脾气似乎都比我们小的时候大得多。

 
爪四哥的头像
 #

现在体会到“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咋这样正确眤Cry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