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的粮食故事——麦子

 

 

                         

                                                                             

 

有谁不知道面粉吗?一般的情况下是没有的。因为每一张餐桌上都会频繁地出现它的变幻身影……假如是问有谁知道麦粒的样子?大概会有不少的人陷入茫然的状态,这是因为真的没见过,更没有认真地注视过。

很难想象,如果世上没麦子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场景。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食物花样一定会少很多很多。

春天播种的是春小麦,这是纬度较高地区的播种模式。秋天播种的是冬小麦,因为出苗后矮矮的青绿需要经历冬天的历练才能在春天开始快速成长,所以称为冬小麦。无论是春小麦还是冬小麦,麦粒的特征基本是一致的,很小的两头略圆尖中间略鼓的粒子一面浑圆一面却在正中从头到尾有一条沟,很是奇妙。

童年时的乡村因为各种原因而不能保证粮食的自给自足,集体的粮食收获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要交公粮,剩下的再留一部分做种,再除去集体需要消耗的……按照各家各户劳动工分进行分配,这是很金贵的,哪里会舍得经常做饼一类的干粮吃?不是逢年过节的,或者是来了客人,又或者谁生了病……都不会动这一点白面的。即使吃也是吃全麦面,全麦面就是不去麸子,吃起来显得粗糙看起来也不够细白。后来不知怎么的开了窍,按人口划分田地,让各家自己忙活了……粮食数量一下子大涨起来,家家都有大大的粮囤了!面食的花样也跟着多了起来,蒸、煮、炕、炸、煎……

有一年的夏天,我刚放了暑假。家里人都赶集去了,我一个人在家里看书。屋后是各家的晒场,正晒着麦子,大概再晒个两三个太阳就可以收起来了,也就达到了销售的程度。记得当时的产量好像在八笆多,也就是亩产七百左右。我家的麦种买的好一点,肥也稍足一些,基本能达到十笆以上。但这个数字在当时是一个小秘密,乡亲们在一起一般只说差不多,这是大人们常年积累的一点经验。我这样说的详细是因为要说明我家在晒的麦子到底有多少,应该有八十多笆。这是全年主要收入的一半,因为一年主要就靠麦子与水稻两季,其他的都零打碎敲没什么太大的比例。

太阳比较厉害,我在树荫里看书,树上的蝉鸣声此起彼伏。可眼见的我就觉得光线暗了,抬头一看,刚才热烈的阳光已经不见了,远处的天空似乎黑云涌动!

我慌了!如果摊开的麦子被淋上雨可不得了,即使受了点潮也是不行的,因为有了水份后堆在一起会霉烂的!生霉的麦子是不能吃的,奶奶常讲有一年麦收的时候发大水,麦子都烂了,有的人没法子吃了,结果……

我来不及多想,操起一只笆斗就奔麦子。我先用木掀与探麦把均匀平摊的麦子相对集中起来,然后就把笆斗的口搁在麦堆上用双手尽快地把麦子扒进来……我只能扒大半下,多了我扛不动,晒场虽然就在屋后,可是高度相差一人高,我得扛着这沉甸甸的家伙沿着斜坡向上,转过房子的侧面再到屋子里……我得快呀,黑云越来越近了,雨点也开始出现了!

我从没做过这活,更没做过这样重的活,当时好像是读高二。但我实在是急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收到手的麦子出什么问题,我没有别的辙了。我的心慌慌的,全身在淌汗,头也热的很。我一趟趟的小跑,只有把麦子倒在屋内的地上时才能喘口气……我双手扒着麦子,麦粒的饱满结实让我很踏实,我象是抢金粒子一样不顾一切地把麦粒扒进笆斗,有大半下了就蹲下身子把笆斗扛起来,一路小跑着上斜坡……

就这样,终于在雨滴开始成线的时候把所有的麦子都抢到了屋里,家里的大人也赶回来了……后来才知道可以不用这样把麦子扛回来的,就地堆成长堆子,用尼龙薄膜多盖几层,再用麦秸或者稻草覆盖就可以了。

但这一次的抢麦子留给我十分深刻的印象。我记得更小的时候跟着大人到麦田,手臂上经常红肿,那是麦毒现象,次数多了就不会出现了。因此我还被小伙伴们嘲笑过,笑我不泼皮。

吃馒头吃包子吃水饺吃面条……我都会想起麦粒的模样,也会想起那一年的那个夏天。我很庆幸自己有机会体会过麦子播种、成长、收获、晾晒……的过程,这个过程里让我感悟到的东西有很多很多,远远没有结束……

                            

 

 

 

 

                                                                    0 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十七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只知道自己吃到的是面,没有想到它的种植和收获的程序凝结着很多的汗水。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也是那些年生产效率不太高的原因之一。

 
梅子的头像
 #

我们这里麦子种得不多,我印象最深的是割麦子时手与胳膊让麦芒扎得生疼生疼。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麦芒是很刺人,呵呵。

 
雨林的头像
 #

书生与麦子,书香与麦香。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

 
海云的头像
 #

木桐,新春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新春快乐!

 
追梦的头像
 #

我也喜欢辨认庄稼,看着庄稼成长就是在体会人和自然的关系、生命周期、大自然的馈赠…等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庄稼是真的美,可惜欣赏的人不多。

 
捷润的头像
 #

拔麦子也被扎过,不过我农活干得时间短。现在吃饭总爱吃尽碗里最后一粒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体验过就是不一样。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好饱满的麦粒没见过那种绿色的麦粒煮稀饭放些绿色的麦粒一定好吃又好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绿色是即将成熟的,必须黄透了才行。不过这种绿色状态的上磨碾一下再下锅炒是非常好吃的,煮稀饭没煮过,但一定也不错。

 
司马冰的头像
 #

那绿色的麦粒看上去好亲切,小时候路过麦田,常常揪几个麦穗搓一搓,吹走那些皮,留下青青的麦粒,一口吃到嘴里,慢慢咀嚼,真香。如果把麦穗用火烤一下,再搓下麦粒吃,那就更香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乡村的孩子都吃过,呵呵,味道好极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