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多瑙河边一株草(和沉淀)

(此照来自网络)

去年夏天的一个清晨,在布达佩斯我独自一人来到多瑙河边。坐在石梯上,看着汤汤流水,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情,于是从口袋里拿出纸笔,写了一首莫名其妙的诗。今天偶然将它从口袋里找出来了。正好看到沉淀的《路边的草》,于是贴上和之。

 

多瑙河边一株草

 

我生长于石梯上的缝隙

一条大河在我面前汤汤流去

裴多菲曾从我的头上迈过

阿帕德曾在我面前将剑洗涤

春天我重生

冬天我圆寂

天若为你爱得痛苦而哭泣

我只能承受雨水一滴

 

裴多菲:著名匈牙利诗人。

阿帕德:匈牙利开国之君。

(此照来自网络)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那就承受这一滴甘露吧!

 
捷润的头像
 #

对,要敢有担当。生命诚可贵,甘露价更高。若为吃喝故,二者皆可抛。

 
岩子的头像
 #

春天我重生

冬天我圆寂

——永远的小草

 
捷润的头像
 #

刚刚从澳洲回来,问好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