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9 小时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450

你在这里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10)

        「皮医师,芭芭拉小姐正在接受喷雾治疗 ,你另外还有什么 更高深的绝招呢?」我用极低的声音很虚心地向他求教。 

        「史小姐,我来替你注射一针维他命,保持精神吧!」果然住院医生的道行比实习医师高明,他一眼看见我丢下来放在架子上的针筒盒,立刻非常权威底对史小姐说道。 

       「保持精神!这正是我所需要的,自从拍摄《艳头》这部电影又同时替唱片公司录音 ,天天疲于奔命,精神早就散掉了。」史小姐将喷雾器推开表示意见,说完之后,再继续张开玉口接受喷雾治疗,在我看,她主演的《艳头》这部好莱坞巨片,无论演技、故事、编剧都远远比不上我们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不过,洋人哪裡知道这么多呢?另外,我想皮尔斯所说的「精神」大概就是我们中国人所称的「元气」罢。 

        正在此时,另外一位名叫张德伦的医师也向第一诊疗室探进头来 。 

       「找到朗老头子没有? 其实,他早就该退休啦,凭他四五十年前拿的一个诺贝尔奬,一直混吃、混穿、混到现在, 已经过时久矣。」张医师自言自语地说 。 

       「我看这里很需要一名快要出师的医师来帮一把才是 。」他见第一诊疗室只有我们两名小医师在大美人身边坐镇,立刻也卷起袖子自告奋勇 ,大踏步的走进医疗室来。 

       「在下刚才替史小姐打完一针维他命 ,请问张医师还有什么更好的治疗方法?」粗短健壮的皮医师跳了起来 ,将针筒一直指到张医师的脸上,气呼呼地质问。 

       「看,喷雾器都快干了, 哪裡还有什么雾可喷,叫护士嘉熙及助理护士梅兰把帘子拉上,临时病床准备好, 且仔细瞧瞧本医师的手段吧。」果然,一山又比一山高,比我资深整整两年的张住院医师发下了命令。

       皮尔斯与我只得退到一边,面面相觑,做声不得。 

      「李医师。」皮医师唤我。 

     「是。」 

     「吃过晚餐了吗?」 

     「吃过了,今天我当班 ,特地早些 吃晚餐。」我据实以答。 

     「我们到医院楼下的大食堂去喝杯咖啡吧。」前辈皮医师轻声邀请我。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心里虽然还想 赖在诊疗室内照顾大美人。 

      到了楼下,他要了两杯咖啡,由口袋中掏出两张医院发给我们的免费食物券,打算请客。 

       「谢谢你,皮医师,我来付自己的好了。」我说, 也由口袋里掏出一张相同的免费食物券来,这种与资深前辈住院医师平起平坐的感觉真好,我非常喜欢。 

       我手中拿了白糖、奶精及汤匙,在熙熙攘攘忙着吃晚饭的人丛中找到一张空着的长桌,走过去拣了一个位子坐下 ,皮医师拿了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跟在我后面,等我坐下之后,他将其中一杯咖啡放在我的面前 ,将另外一杯咖啡放在桌子对面,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

       远远墙角裡一张小桌子上坐着一个人 ,小桌子边地上放着他那永不离身的大背袋,桌上放着他的照相机,机旁还竖蓍一个新的大哥打电话 ,一面看书、作笔记,一面喝饮料、吃东西,这人看来十分面熟 ,尤其他那繋在脑后淡棕色的长头发,是在是在哪里见过。 

        再仔细一看, 那不是阿健哥办公室的法律助理麦拔萃吗 ?听说他为了替他老板找生意经常在纽约各大医院的食堂里出没。 

        这时,来了几名穿了白外套的医师,一人端了一盘晚餐 ,争先恐后地大声说话,一看我们坐的大长桌只坐了两人 ,自然而然地向我们点头微笑打过招呼之后,一一坐到我们这桌的空位上来了。 

       「嘿,听说芭芭拉史密斯工作过度得了感冒,今天到我们这医院来治疗了。」有人说  

       「若得了重病,因为我们这里名医多、设备好、技术先进而入了我们的医院,我倒相信 ,若只为了感冒而住院进来, 怎么可能!她的私人医师哪里去了。」一个人说。 

        「⋯⋯。」大家七嘴八舌,不知回答了些什么。 

        这批医师吃完走后不久,又换了另一批,也是七嘴八舌 ,人人都在怀疑史小姐到此来就医的真实性。  

        我们坐在一边, 亲耳听见这些工作人员千篇一律都是在讨论大明星是小姐生病的事,皮尔斯医师一言不发,他用他那围着红睫毛的绿眼睛向我眨着,做出会心的微笑。他那认真的面孔、自信的神情,粗短、健康、有力的肩膀及手臂,实在别具一种男性的魅力  

        当我正陶醉在这位前途不可限量的美国医界未来的精英把我当作共享秘密的同党意识中的时候, 只见他的绿色眼珠突然一动也不动的死劲盯着前面看。 

       「李医师!」他突然很认真地呼唤了我一声。 

       「是!」坐在他正前方的我回答道。心裡一跳,脸蛋突然发起热来。 

         「看,那快步由妳背后的落地大窗窗外走过的人,怎么好像是老朗瑞德呢?」他问我。听他这么一说,我连忙将头向后转了过去 。 

       「呀,不错,窗外走过的就是朗老医师,他正由医院特地拨给他的专用停车位走出来!呀!我们大家到处找他,遍寻不获,不知他开车到那里去了,现在才回来停他的汽车!」我大喊。连忙由椅子上跳了起来 。纽约市内寸土寸金, 医院内的一般医师都是每天开车在医院停车大楼中绕着圈子寻找停车的地方,只有少数诺贝尔奬级的大牌医师才有指定的专用停车位。 

       只见朗老医师秃了头顶的白发在玻璃窗外迅速的移动,像他那把年纪,居然可以跑得这么快! 

       我与皮尔斯医 师也立刻由食堂的后门冲了出去,也跟在后面飞跑。 

       「喔,喔!我的小甜心宝贝莉萨,向左转就到了,保险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曾爷爷什么时候骗过妳呢?」前面的朗老医师气喘吁吁地说话 ,脚步已经由快步变成快跑,又白又粗的大手紧紧地拖住一名约有八、九岁的金发小女孩 。 

       曾祖父与曾孙女一同脚不点地的向前飞奔。 

       「真的吗?曽爷爷,我已经兴奋的要昏倒了呀!」那小女孩快乐地嚷着 。 

       老曾祖父带了小曾孙女一同抵达 。 

       「我刚才将一名电视记者连同她的摄影师一齐轰了出去⋯⋯。」只听见一名警员正在向谁邀功。 

       「来了, 进来了!」有人大声宣布。   

       「因为芭芭拉史密斯是我及我曾孙女儿莉萨共同的偶像明星,曾祖父 要替曾孙女崇拜的艺人看病,多么不容易!所以我拼了老命急急开车回到长岛家中将小莉萨带来看曾爷爷的病人 ,是真的如假包换的史小姐 。」朗老医师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神情却极为愉快

      难怪我们这些人一直找不到朗老医师, 原来开车来回了长岛一趟,小莉萨父母家住在长岛。 

      「曽爷爷,我可以请史小姐在我的CD上签名吗 ?」小莉萨兴奋得脸蛋发红,眼睛发亮 。 

     「外面吵些什么?我刚才推拿按摩了将近一小时多,史小姐刚刚睡稳⋯⋯。」卷着衣袖露出有力男性双腕的张德伦医师,由里面出来,压低了声音说话 。

史小姐 张开杏眼,只见眼前晃动着白发秃顶的朗老医师布满皱纹的老脸,吓了一跳

      「我病床前的这老头儿是谁?拿了针筒来做什么?我已经称过体重,量过身高, 测过三围丶检过血压、喷过喉咙、打过维他命针、推拿按摩都做过了⋯⋯。」芭芭拉史密斯虽然睡得迷迷糊糊,说起话来声音还是与他在电影中的一模一样 的迷人。 

       「我是朗⋯⋯,我要替妳打一针抗生素,以免伤风感冒恶化转成肺炎,不信妳问⋯⋯。」老医师期期艾艾地回答 。 

      「史小姐,他是朗瑞德医师, 一九四五年诺贝尔医学奬的得主。」旁边的人解释。 

      「史小姐, 医师得诺贝尔医学奬金就像电影明星的奥斯卡金像奬一样的不容易喔,所以⋯⋯。」有人加上批注。 

       病房内又一阵混乱 。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祝春节快乐!

 
余國英的头像
 #

也祝妳全家健康快樂 萬事如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