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笑口常开之大侠龙一刀 -- 2

      上回说到俺与龙一刀比武,用乾坤大挪移第四层的心法破了龙一刀的“内外双修走地鬼神泣”,羞得龙大侠终生不再穿袜. 这几天在波士顿的漫天飞雪中赤脚穿拖鞋苦练,参透了连城诀中血(雪)刀老祖的刀法. 于是挟技一路追杀至海外文轩,化名蔡一刀登堂入室. 昨晚在文轩阁前牛刀小试,技惊群豪,获得帮主海云及飘尘永魂,司马冰,红叶,予微,雨林诸长老的赞许.

      于是给俺下了英雄帖,要单挑俺爪四哥. 既然入会,就是同门兄弟. 于是就由掌门人海云与执法长老春阳出面,在文轩阁前安排了一场龙虎斗(跟蛇鼠猫同笼那场无关哈). 龙一刀雪中苦练刀法,出手果然不同凡响,一上来就是一招“二月痴雪”的杀着:

铲雪(2)

2015.02.05

龙一刀

命中注定为农人
高考侥幸跳龙门
挖河治水得逃脱
铲雪清道不规避

曾叹鸡零无定数
今嗟狗碎皆必然
身居异域成悟空
一路散珠串成龙

      但龙一刀万没想到,俺最近从文轩四大法王之一梦娜的绝技“二月羞涩”中刚刚参悟出了一招“二月吃货”,刚好用来对付龙一刀的“二月痴雪” :

掺血(2)

2015.02.05

张爪四

命中注定为贼人
高兴侥幸帮门
挖墓置财得逃脱
参学青岛不必归

曾叹戟折无定数
今嗟勾碎皆必然
身居异域总无空
一招散手揍成龙。


      龙一刀"二月痴雪"被俺制住,霍然间刀法一变,祭出了龙氏刀法与血刀老祖双刀合壁的绝杀“疑是银河落九天”:

铲雪(4)

2015.02.09

龙一刀

天公终于累了
让我听到了粗重的喘息
满天的鹅毛不再直直砸下
而是变成了稀碎稀碎的鹅绒
混着呼出的稀薄雾气
在天空轻描淡写 飘飘缈缈
他原计划夜以继日
将没完没了的白色
一层层 一层层
铺得大地结结实实
还好 眼见得撑到黄昏
他无力地拍拍身上的雪花
轻声呢喃 罢了罢了
迳自去了
留下疲惫的我
酸痛的肌肉拖拽着沉重的呼吸
摇摇摆摆行进在我开劈的羊肠小道
口角挂着一丝苦笑
向天空挥挥手
道一声 咱们别闹

      一时间煞气弥天,刀逼人. 看似只有一招,却有七七四十九个变化与凌厉的后着伺候,而且专门用来破解俺的乾坤大挪移的心法. 我这次绝不敢托大,以九阳神功护体,用上了武当的梯云纵与玄铁令中的倒栽葱的功夫,身形一提一纵,立时消失在龙一刀的漫天刀雨中,同时左手使上太极拳的粘字诀,右手用上太极拳的缠字诀. 如封似闭,半空中仿佛编织出一张无形无迹的大网,将龙一刀的漫天刀势尽数罩住:

掺血(4)

2015.02.09

张爪四

大侠终于累了
让我听到了粗重的喘息
满天的暗器不再直直砸下
而是变成了稀碎稀碎的鹅绒
混着呼出的稀薄血气
在天空轻描淡写 飘飘缈缈
他原计划夜以继日
将没完没了的敌人
一层层 一层层
杀得大地血红血红
还好 眼见得撑到黄昏
他无力地拍拍身上的雪花
轻声呢喃 罢了罢了
迳自去了
留下疲惫的我
酸痛的肌肉拖拽着沉重的呼吸
摇摇摆摆行进在我开劈的羊肠小道
口角挂着一丝苦笑
向天空挥挥手
道一声 咋又让我来收尸。

龙一刀在波士顿大雪中赤脚参悟的“疑是银行落九天”又被破掉,于是双手一振,一口切金碎玉的宝刀立时断为九截. 龙一刀仰天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俺龙一刀此生不再用刀. 弃武从文,从此专门在家调教小女画画,多赚些金银铜吧!

备注:老蔡是我原来公司的同事. 俺俩诗来刀去的在俺们微信群上已拚斗了若干次. 嘿嘿,爪四哥还从未败过. 捡能贴出来的再编个笑话给大家看. 剩下的口味太重,就免贴了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