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常约瑟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11/20/2014 - 14:31
积分: 620

你在这里

加州的母鸡

 

 

前些日子在博客上发表了三篇我的回忆录《青岛是个海》,收到不少在大陆旧友的来信,其中有一位三十多年前在山东省某城与我共事多年的老友来信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

这位老友在信中畅所欲言,直言对我在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持不同意见。尽管他从未在美国长期生活过,也从未来美国短期考察过,但他在来信中振振有词的批评了美国的选举制度。他认为我对民主竞选太过天真,把民主作为万能之钥匙。在他的脑子里,所谓民主就是民治、治民而已,那都是为了某种政治需要的过度宣传。不论是美国还是台湾,参加竟选的两大党,人为地把人群分成了两大派,各执一词,没完没了地互相攻击,犹如文化大革命的再版,各派互不相让,本派错也对,别派对也错。

虽然我对政治不感兴趣,在美国生活的三十多年期间,从未参加过任何党派,我还是竭力地告诉这位昔日老友,他的认知与事实有误差。经过几个回合的邮信来往,我发现我的解释徒劳无功,我们各执己见,谁也没有成功地说服对方。虽然现代科技的飞跃发展,四通八达的高速网络,为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提供了革命性的交流工具,但生活在不同社会制度的人们,仍然无法站在同一个角度去探索人类的价值观。

三十多年生活在太平洋彼岸的我,每逢十一月的选举日,都习以为常地去我居住的小区投票站投进我那渺小,但神圣的一票。选举中竞选人之间各抒己见的争论,我都会尽量从中立的角度出发,不受党派的影响,按照自己的主见去投票。

而我的这位大陆老友,看来好像已经习惯于生活在一个和谐社会环境中。民主选举对他来讲是一个太遥远的西方神话,不适应于中国的东方国情。他把民主国家的竞选与动乱中的文革相提并论,把正常的竞选人之间的论战视为洪水猛兽,把当选的总统,州长,市长及议员们视为阿斗一一 竞选中出钱出力少数老板大亨集团的代言人。

有趣的是,在与我这位远隔万里重洋的老友畅谈中,我俩倒是认同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们都认为对方被各自生活所在的政府与媒体洗了脑。我的这位昔日老友无法想像平民老百姓在民主选举中的力量与作用,我也不苟同他对东西方民主之分的偏执。在信中他好心地劝我写文章时不要庸人自扰,少谈那些摸不着边际的政治,安心在家养病为好。而我也势孤计穷,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给他道个明理,因为煮酒论天下大事不是我的专长。

老友在来信中,为他自己虽未亲身来美国考察,但仍然可以论断美国的民主选举制度辨护时开了一句玩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老实说,即使我这个在加州住了三十多年的老居民,每年十一月收到选举小册子,看到在小册子那些乱跑的一一那些由选民们自发提出五花八门的选举提案,有时还会目瞪口呆,大惑不解。

记忆犹新的是两年前的一个选举提案,让加州的选民们来决定色情电影里的男演员们是否应该戴避孕套。赞成的一方认为此举可以防止爱滋病传染,是必须的,可以保护女演员的健康。反对的一方称此举会把色情电影赶尽杀绝,让他们转移到临近的州去,从而减少了加州的商机。一霎间两派人马在媒体上争论不休,好不热闹。

投票揭晓的那天夜晚,我好奇的想知道加州三千八百万选民们对这个离奇选举提案的裁决。打开电视,夜间的新闻播报员宣称,这个选举提案以微弱多数通过。加州的老百姓们用自己的投票发声,把大部分色情电影制片厂商以及从业人员赶出了加州。

六年前,加州的选民们还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提案。这个法案规定,养鸡场的农场主们必须为下蛋的母鸡提供优厚舒适的居住条件。当加州农场主们抱怨这个法案使他们失去了市场竟争力时,加州增添了另一条法规,规定那些从外州进口到加州的鸡蛋也必须在与加州母鸡相等的环境中生产。这些法律条令,以及在密西根州,俄勒岗州,华盛顿州等其它州立法的类似法规,在全美国点燃了一个为下蛋的母鸡诉求宽敞居住空间的热潮,尽管美国国会在最近通过的农业法案上没有把它包括进去。

纽约时报在三月三号的一篇标题为巜它们都希望成为加州母鸡》的文章中有这样的描述:在加利福尼亚州养鸡场里生活的母鸡日子过的可棒啦。她们现在可以在宽敞的鸡笼子里下蛋,有足够的空间站着、躺着、伸开的翅膀甚至于碰不到邻近的鸡儿。然而,生活在美国其它州的母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可怜的她们好像一生都要蜷缩在飞机的经济舱里。

加州生产鸡蛋的农场主们已经花费了数百万美元去设立一种新款式的鸡笼子一一殖民笼colony cages)。这种殖民笼子有相当于一部福特卡车F150的车床那么大的面积,里边可以容纳60只母鸡,每只母鸡的平均居住面积有116平方英寸。而在传统式样拥挤不堪的鸡笼里,每只母鸡的平均居住面积只有67平方英寸。

由于加州政府的议员们现在要求那些想把鸡蛋卖到加州的其它州也必须如法炮制同样的法令,一场州际商业大战一触即发。密苏里州的司法部长对加州政府的鸡蛋法规提出了诉讼,他指责加州在强行推动市场动向。全美最大的鸡蛋生产州,爱俄华州以及另外两个畜牧业高产量的内布拉斯加州与阿肯色州也正在考虑加入对加州的这个诉讼。

鸡蛋生产者们预警,去年吃下九十亿个鸡蛋的加州人,将要因为自己施实的这个鸡道主义,而面临不可避免的价格上涨。市场上将短缺鸡蛋供应,因为许多小型的生产鸡蛋的农场主由于没有钱去修建新鸡窝设备而关门大吉。甚至于较大型的鸡蛋农场主们也在计划减少产量。例如一家名字叫JS West的农场,计划把畜殖场的母鸡从180万只减少到140万只,这将倒至鸡蛋的年产量从一千九百万个减少至一千二百万个。

看来加州选民好像愚蠢地自己打了自己一枪。这个具有鸡道主义的鸡蛋法案不仅让他们多掏腰包去买他们喜欢吃的鸡蛋,还被其它州告上了法院, 吃上了官司。然而,生活在加州的母鸡们却因此改善了生活质量。纽约时报的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趣话:所以,如果你是一只母鸡,你会想要生活在加州。直说吧,你想要住进加州式的鸡窝。

如果是一个人,直说吧,你的选择呢


原文写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九日,微薄 杂谈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渺渺的头像
 #

关于自己所处得国度不同,所持的政治见解不同,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往往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一般是不与之辩论的,因为我知道辩论的最后结果仍然与不辨一样,没有胜负,对错之分,何必浪费精力,时间呢。

喜欢读你的文章,继续等待中,无论是哪种观点都行!保重身体!

 
常约瑟的头像
 #

渺渺,谢谢你。祝你与家人新春快乐!

 
雨林的头像
 #

约瑟兄过年好。很高兴读到你的文章。多保重。

我不会主动与人讨论“政治”问题。但是,知道现在在我的母国, 普世价值都是不可以被提及的“西方思潮”, 我心里也是和你一样是沉重的。

 
常约瑟的头像
 #

雨林,谢谢你。祝你与家人新春快乐!

 
予微的头像
 #

"有趣的是,在与我这位远隔万里重洋的老友畅谈中,我俩倒是认同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们都认为对方被各自生活所在的政府与媒体洗了脑。"

这十年中回国,我不但不敢提任何政治宗教议题,人家提我也尽量保持安静,即使实事求是的回答我家碗盘好坏,种的花草多粗生,有时也被贴上标签。徒惹不快。

 
常约瑟的头像
 #

予微,谢谢你。祝你与家人新春快乐!

 
海云的头像
 #

哈哈,莫谈政治,一谈往往就吵得天翻地覆,吵得头脑乱成一锅粥!头脑一乱,文学就逃之夭夭了。

不过,看见猪跑和吃猪肉的感觉还是两样的!Smile

 
一刀的头像
 #

知微见著。重大政治话题通过母鸡的故事娓娓道来,没有压迫感,但有说服力。希望您的老友读了您的文章能同意您的观点。手中有选票,当官的或想当官的眼睛向下,巴结你;手中没有选票,那些人眼睛向上,巴结能提拨他的人。没有选票在手中,就好象武功高强的高手,武功尽废,任人摆布。

希望读到更多你的好文章。

 
红叶的头像
 #

我也觉得奇怪,有些人根本都没在美国生活过,就能以美国问题专家自居,开口闭

口美国怎么怎么样。 以前我还和他们争论一番,现在我都懒得说了, 因为那是浪

费时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