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2014海外女作家双年会之 女作家间的差异 3

海外女作家协会,看名字就知道这些女作家都来自海外。我不想谈女作家名声成就之间的差异,也不想谈女作家相貌气质间的差异,今天我只想谈谈女作家协会里大陆背景的女作家和台湾背景地区差异造成的女作家们之间的相异。

总的说来,大陆背景的女作家,大多是我辈中人。很多是八九十年代留学潮时出的国,很多都有自己的工作,拥有高学历,职场上都纵横过,故而都有点自负清高的感觉。

台湾背景的女作家,比我们长一辈的,与我们经历相似,也是大多是五六十年代的留洋学生,很多出国之后也有自己的专业,做了很多年的专业人士,现在当然都退休了。他们这一批人,很多习性跟我们这一批人也接近,比如:不乱花钱,生活朴实,自视很高,学历也不低。

都说女作家大多自恋,大多小资,台湾背景的女作家更是如此。也许在她们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小资这个单词,所以,我更愿意用“优雅”这个词来描述她们。但是,她们朴实的时候,也让我十分的敬仰,感觉在大陆背景的女作家中都很难看到那种朴素。

举个例子,我们到小金门,一位女作家是小金门人,她的老父亲在我们午餐的时候,来跟大家祝词,他们还说要请大家那顿午餐,看着满满一楼层的女作家在那里吃金门的山珍海味,他们父女还给每一位来宾发金门特产做纪念(一种花生作的酥糖,很好吃),我想这花费会不会太大了?!也许协会组织者也考虑到这点,最后还是大家每人分摊了这笔食费。但是这对父女的父慈女孝,热情好客,温情洋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我深切感受到那种小地方乡亲的朴实和真诚。

台湾背景的女作家大多衣着得体,开会的衣装,宴席的裙装,精雕细刻地穿出自己的风格和品味,反观大陆背景的女作家,我注意到有一两个上海籍的女作家打扮时尚外,不少女作家乱穿衣! 有的穿着不符合年龄身份,有的邋遢不修边幅……令我常常看着都不自在,不明白大家同在海外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人与人之间有这么大品味的差异!两岸的社会环境和女作家们各自成长的环境天差地远,造成了女作家间的各种差异,难怪就会出现了下面我想描述的几件事。

第一件事,这是整个会议期间最好玩的一件事情。

那天抵达金门岛,我们都很兴奋,对于我们大陆背景的女作家们,早就听说过当年福建金门相互开炮的陈年往事,今天踏上这块土地自然感觉身临电影里和书本里描写的场景,台湾背景的女作家,好几个是金门人,那更是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骄傲。

那天的晚宴是金门的高粱酒集团宴请,那桌酒席不仅菜肴丰富美味,而且每桌上都有两瓶酒香四溢的高粱酒,我从来不喝白酒,但那晚我竟然喝了两小杯金门高粱,本来还想带两瓶回来给我家酒仙,后来想想还要去台北玩,实在背不动作罢。

小杯不过瘾,换大杯

大家连日来的旅途奔波加上奔赴福建山区采风(旅游)的辛苦,在这干杯连连又是好酒醉人的夜晚,喝得都High,结果一位女作家被一起哄就上台跳起了“脱衣舞”!哈哈,当然不是真正的脱衣舞,是有着舞蹈功底的即兴发挥的舞蹈,跳热了,就把外衣脱了扔了,引得台下尖叫连连。

舞一跳,就激发了众女作家的表演欲。其中一位我在加州时就认识的朋友,她虽不是作家但是跟着作家来玩儿的文学爱好者,她人热情大方,喜欢唱歌,学了点美声唱法,就上台表演唱歌。她往台上那么一站,估计几杯老酒下肚已经很是兴奋了,张口就来:我站在海岸上,把祖国的台湾省遥望…..

我第一个觉得:不好,她兴奋过度了,选错歌了!她肯定忘记了歌中最后的那句“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如果不是她忘记,那就是出身军人家庭的她决定今晚把红旗插到金门岛上!

人家花钱热情请客,我们过去高唱解放台湾,似乎说不过去!我仗着跟她还算认识,大叫:唱错歌了!换歌唱!

我身边坐着几个台湾籍的女作家,纷纷问我:海云,怎么唱错了?我来不及解释,台上的她被我一叫,愣了下神,对台下的众人说:我朋友说我唱错歌了……

估计她还没想到那最后一句解放台湾的歌词,等听到我说换歌唱,另几个大陆背景的女作家跟她一桌的,反应过来了,其中一人走过去跟她耳语,她明白了,说换唱一首意大利歌剧吧!

好险!我吐了口气!

等我有机会跟我身边几个台湾籍的作家解释这首歌的歌词,她们反倒笑了,说她们从小就被洗脑要反攻大陆,还说那时都说大陆人是共匪!

我也半开玩笑地说我小学的课本上就有一篇课文说一个台湾的女孩子饿得没饭吃,旁边另一个大陆籍的女作家接口说:对对,说台湾人民可怜啊,吃香蕉皮!整个桌子的人都哈哈笑了起来,想想都挺可悲的,两种社会环境两个政府都是愚民政策,虽说后来台湾先走向民主,政治经济都走在大陆的前面,但是,有很长一段时间,其实是不相上下你死我活地敌视,这样的敌视到今天有时或多或少还能看到一点儿影子,虽说讲起来觉得可笑,可是在当年,谁又敢笑呢?

 国民党当年的宣传单

共产党当年的宣传单

待续

2014海外女作家双年会之厦门大学 (1)

2014海外女作家双年会之 差异 4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融融的头像
 #

我看那些照片,真有乱穿衣的感觉。台湾女作家比较保守,有定力。

 
海云的头像
 #

我这儿信口开河,但愿没得罪一些人。

 
司马冰的头像
 #

观察细致,写的实在,虽没见过台湾女作家,但是见过不少台湾人,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大陆作家很多都有“无产阶级”影子,海外熏染也难以脱胎换骨。

 
海云的头像
 #

是啊,前一阵他们不是在讨论时大陆的女人,女汉子居多,而且还沾沾自喜,几十年的红色中国,造就了一代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概念深入人心,祸害了很多人!

 
Regina的头像
 #

海云,同感。做一个优雅有品味、懂生活的女人是我们这一代人要补的功课。

 
海云的头像
 #

太多课要补!意识到要补还算好的,可悲在于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还自鸣得意自己的独树一帜。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中国女性需要学习做一个优雅知性的女子。

 
海云的头像
 #

素质的提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一代两代的问题。

 
暗香的头像
 #

今晚把红旗插到金门岛上!你笑死我了,只有我们那个年代出生的人才知道那些个啊,幸亏你及时提醒

不知为什么永远也抹不去你那张在日本的照片:真正的优雅,清纯啊


 
海云的头像
 #

在金门听到金门出生的导游讲他们小的时候躲防空洞,躲共产党打过来的炮弹,还有他的家人在炮弹的碎片中丧生......才知道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年代却比我们不幸的人太多了。

 
常约瑟的头像
 #

海云在这篇文章里实话实说,文笔风趣。我接触了许多从台湾来到美国的女性朋友,她们的确是朴实无华、优雅知性。这应该归功于台湾的人文环境与教育吧。看了吴雁泽唱的这首歌,禁不住笑起来。空洞的革命口号,舞台上的强势表演动作,把我带回到那个疯狂动荡的年代。

 
海云的头像
 #

开完会我去台北住了几天,虽是第二次去台北,因为是从大陆去金门再去的台北,两岸的区别就特别的显然,待我有空慢慢写。

 
渺渺的头像
 #

随便啦,穿啥都行,只要自己喜欢!

 
海云的头像
 #

Cool

 
予微的头像
 #

“不爱红装爱武装”,小时候被环境熏染的,以致没有了感觉。

刚来美国时,跟台湾同事聊起来,发现他们也以为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也把这歌词告诉他们,----我唱不好,不敢开腔。

 
海云的头像
 #

有些女人大概故意打扮邋遢觉得那样也是一种美,年轻的女人可能没关系,怎么样都好看,到了一定的年龄,女人真的该收拾收拾,否则,真得满可怕的!

 
一刀的头像
 #

很有意思的话题。穿衣打扮我不在行,但我觉得穿衣服一定要干净,刚洗过的衣服,与穿过一次没洗又穿上身的衣服是看得出来的,给人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另外一个就是过去大陆与台湾的对立。这种导致兄弟阋墙的政治,到了该彻底反思的时候。

 
海云的头像
 #

今天的对立或多或少还是存在,不过,我同一时间行走在两岸,还是看的出差别。后面会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