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获奖作品:老师张歪

 获第二十二届汉新文学散文佳作奖。刊登在《汉新月刊》2015年二月刊  http://sino-monthly.com/index.htm

张歪是我初中的数学老师。他高高的个子,白皙的脸,平日里不见他有认真的时候,总是嘻嘻哈哈,满脸的笑。他笑起来嘴有点歪,被学生们取诨名为“张歪”。张老师家成份不好,知道自己政审过不了,于是报考了师范学院,毕业后被分到我们学校教数学。因为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也不太严肃,班上的同学并不那么尊重他。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张老师在我的记忆里,就和很多其他老师一样,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而已。

  我上初中的时候是文化革命闹得最凶的时候,到处都在批判“师道尊严”,老师们是不敢管学生的。学生们也都不知道未来等着他们的是什么,所以我们一面批判“读书无用论”,一面又得每天到学校去上课。所谓上课,也是老师在上面讲,学生们在下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除了学习毛主席语录的时候还相对安静以外,其他的时间都是下面的声音比讲台上的还大。但是不管有没有人听,张老师讲课却十分认真。记得那时候他教的是几何,他的满口武汉话,“边,边,边”,“角,边,角”,“边,角,边”,让班里最不喜欢几何的人都记住了等边三角形的定义。

  那时候我们每个学期都有一个月要下乡或者是到工厂去学工学农。197010月,我们到浦蕲县阳楼洞茶场的五七干校(注1)学农。因为班主任生孩子去了,张老师临危受命,临时担任我们的班主任,带领我们下乡学农一个月。我作为班长在班里地位比他高多了,所以班里有什么事他都要来找我,工作上联系多了起来。

  当时我们女生的主要任务,是在茶山上摘茶籽和打掉老叶子。男生们和劲儿大的女生则在山下挖红薯。那天上午在山上摘茶籽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左脚背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 我低头看看,只见脚上有两深一浅三个牙印,皮破了,并没有流很多血,就以为是被一种叫“毛辣子”的虫叮了,有些疼,也就没有太在意。因为负责班上女生的劳动,我也不好意思自己下山去, 所以一直等到中午下山吃饭的时候,才和大家一起下山。这时候才发现脚面已经肿得很高了,连脚踝也肿起来了,脚上的凉鞋已经很紧了。

  下山后,一位当地农民看到我走路一瘸一拐的,凑过来看了看,当时就大叫:“这是蛇咬的!你看见是什么蛇了吗?把蛇打死了吗?”我摇头,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蛇咬的,当然也没看见是什么蛇了。这时很多人也都围了过来,都问是哪个老师班上的,要赶快送医院。我自己却没有别人那么紧张,一直说没关系,没有那么痛,还招呼着班上的同学们去吃饭。

  张老师来了,看一看我的脚,急忙找当地干部要车,要把我送到县医院。在一辆木板车和自行车之间,张老师选择了自行车。他骑车让我坐在后面,我试了几次,每次他一开始骑,我就掉下来了。后来我扯住他的衣角,才坐稳了。后来在崎岖的山路上,我又掉下来了。这次他让我抱住他的腰,可是在文革期间,我怎么敢抱一个青年男人的腰呢?万一被别人看到,传了出去,我们的名誉就全毁了,我执意不肯。 于是他用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双手放在他的腰部,一只手扶车。 可是山路蜿蜒,突凹不平,他一手扶车很难控制。当我们那次同时歪倒在路上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张老师发那么大的脾气,他恶狠狠地对我大叫:“你不要命啦,我们离县医院还有几十里山路,你总是这样,我们天黑也到不了!这山里还有狼啊。。。。。。”

  被他这一骂,我自己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我还是不敢紧挨他的身体,只是双手紧紧地攥住他的皮带,拼命不让自己掉下来。山风在张老师急促的呼吸声中呼呼在耳旁作响。两个多小时以后,我们到了县医院,张老师的衣服已经全汗湿了。我脚上的水肿也已经到了膝盖。

  当时县医院十分简陋,只有一位年轻医生值班,别的医生都进了学习班(注2)。那个医生查看了伤口,让我坐在一个椅子上,就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托盘,里面有几根粗粗的三菱针。他用酒精棉球在伤口上擦了几遍,然后示意张老师和一位女护士把我紧紧按住。 我惊恐地看着他拿起一根针向一个蛇齿洞使劲扎下去,然后又用手拼命挤压那个洞,黄黄的液体带着血丝被他挤出来。这时候,我已经痛得浑身发抖,努力咬紧牙关,不让眼泪掉下来,这才明白医生为什么让他们把我按住。

  就在医生要向第二个洞扎下去的时候,张老师问:“没有麻药吗?”医生摇摇头:“药柜子的钥匙被他们带到学习班去了。”张老师又对我说:“你要是想叫就叫吧,别忍着。”我看到他的脸煞白,手也在微微颤抖。当时我满脑子里都是江姐受酷刑的形象,想用革命烈士来鼓励自己,不要掉眼泪,也不要大声叫喊, 可是在医生挤压第二个洞的时候,我终于没忍住,大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旁边的长椅子上,医生已经处理好了我的脚,我的左脚和左腿都缠满了纱布。医生说包了药有利于消肿,还给我吃了两片“季德胜蛇药片”,就说我可以到三楼的住院部去了。当我把脚往地上放的时候,又是一阵巨痛,但是和刚才的那一段比起来,已经不算什么了。我试着往楼梯方向跳了几步,旁边的张老师示意要背我,我摇摇头说自己可以。张老师不由分说,一把就把我背在他背上。骑了几十里山路,他那汗湿的毛衣还没完全干,我在他背上闻到了汗味和不熟悉的男人味道。我轻轻弓着身子,尽量不让自己身体敏感部位挨到他。 想来他已经很累了,没上几步,就停下来歇口气,然后再用手抓紧楼梯往上爬。等我们到了三楼的住院部,他已经又是大汗淋淋了。

  当天晚上,医院里的老医生从学习班回来了,每隔一个小时,就在我眼前晃晃手指,问我能不能看清。几天后,我腿上的水肿消了很多,我又回到了五七干校继续完成学农任务。 不过后来很长时间,我都不敢正眼看张老师,和一个男老师的身体接触,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似的,还好我们的名誉没有毁在那件事上。

  回到家里,我向妈妈讲了被蛇咬的经历。妈妈让我和同学一起带了水果到张老师家去看他,谢谢他救了我的命。当我向他说谢谢的时候,他却又恢复常态,歪着嘴笑着说:“我还不是怕你死了!”

  我当然知道他并不仅仅是怕我死了,他还体现了人类最基本的同情心和师长的爱心, 而这些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是那样地难能可贵。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张老师那张汗淋淋的脸还会经常在我的眼前,晃啊晃。。。。。。

*五七干校:文革时专门关着各级干部,让他们劳动和改造思想的地方。

**学习班:文革时常常出现的一种形式,把人集中起来,专门学习和改造思想。


評審的話
張純瑛:一篇描繪人物的上乘之作。無論是老師的平素言行,或將遭蛇咬傷的學生帶去急救的緊張過程,皆陳述得
歷歷如在讀者眼前,呈顯出政治鬥爭時代無法抹煞的可貴人性。
傅士玲:很有可看性又戲劇性的一個故事,很有張力,可惜整體文氣不夠濃厚。

链接:大家都来当“好孩子”!

初秋之夜…第二十二届汉新文学颁奖礼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感动,写得生动,尤其是作者心理描写。多亏了张老师,不然就没有今天的春阳了。

 
梅子的头像
 #

在这里举手,春阳不必回复两次。

那时的人真是这样,名声比命看得重要。多谢张老师!

 
春阳的头像
 #

是,那样的大环境下,很有时代感哦。

 
一休的头像
 #

如临其境。你居然被毒蛇咬过。女汉纸!张歪老师还在吧?他能看到最好了

 
春阳的头像
 #

谢谢一休。你回来咱们又热闹了,呵呵。

 
予微的头像
 #

哇,春阳姐,你真是充满传奇啊!仰慕!

 
春阳的头像
 #

呵呵,现在都是故事了,当时还是很惨的。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春阳真是命大啊!想必不是剧毒毒蛇,否则早没命了!

 
春阳的头像
 #

当地老乡说是因为秋天,蛇毒春天最厉害。

 
海伦的头像
 #

患难见人心,感人的故事.恭喜获奖!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海伦,你总是这么Sweat。

 
老秃笔的头像
 #

春作家早年的经历很惊险啊。 真的要感谢这位歪老师,不然后果会很坏的。 要是再文学发挥一下,比如歪老师背诵毛大爷语录,高举红宝书之类的,那形象就树立起来了。 呵呵

 
爪四哥的头像
 #

俺们张家净出些张春桥,张铁生,张帮昌,张宗昌,张做霖什么滴,好不容易出了个好人,咋又叫张歪了涅Yell

哈,千呼万唤笔出来. 老秃笔终于冒泡了. 新州爪四给秃兄请安. 雨林与海云多次跟我提起您,说我师承亚城老秃笔的武功,全是青翼蝠王韦一笑(微一笑)的传人,让我跟您多亲近亲近. 亲近不敢当,但跟秃兄好好学着点儿是真的. 雨林说您现在也在新州了,那可离得近了,多好呀Smile

 
老秃笔的头像
 #

zhuao兄好。 不知道您玩哪家的路子,我这二下子是不敢拿出来跟您比划的。 正想建议海运在这里发个通知,把文轩在新州和牛妖城附近的文友们召集起来,一起餐叙。  请转告海云轩主,找一个大型自助餐店周末午餐。      不用她操心,就是喊一声即可。

 
爪四哥的头像
 #

秃兄折杀小弟. 秃兄凭一只判官笔叱咤亚城时,爪四还穿开档裤打酱油呢Embarassed

秃兄提的文友聚餐的建议小弟举四爪支持. 咱现在是在春阳她家的会客室聊天,所有谈话内容都被她家的摄相头拍下来,所以您的吃大餐的建议她肯定能看到. 青阳是海云的光明右使,告诉春阳与告诉海云是一样的. 

 
雨林的头像
 #

老秃笔可能是万维网站最早的写作者之一吧。(以前我天天都等待海云和他更新那里的博客)。 中年人生的几许辛酸在他“北京胡同串子”味道的幽默中被大家一起共鸣, 而且同时又能读到秃笔下的家国情怀,于是就也喜欢其中能够体会到的可以开启民智的“副作用”。

http://blog.creaders.net/laotubi/

 
老秃笔的头像
 #

呵呵,雨林好。

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很遗憾也很高兴,我离开生活多年的亚城。 失去和众多朋友们经常相聚的机会,也打开认识更多朋友的大门。  转眼间,写博正好十年。 人家海云早就写成作家,名利双收。 俺还是网络写手,识字老汉。 人比人,气死人讷!  

祝你一切顺利,健康如意! 有更多地大作问世!

 

by the way,我还等着若敏给我介绍文学女青年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