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真正的春卷

(上次的热干面,被人砸了牌子,嘻嘻。 回家找了找,找出一盘春卷来,号称是“真正的春卷”。这次谁要是做砸了, 春阳不负法律责任。哈哈。)

荠菜,又叫护生草、地菜、地米菜。 第一次吃到春卷,就是荠菜做的,是在武汉的街头。那时候正是文革中期,大约是七一年的初春时节。那一天放学后,路过汉口的汉正街与集家嘴码头的路口时,忽 然闻到了一股香味。循着香味到处看了看,看见了一个油锅。人们散散地排着队,一问,是炸春卷的,两毛钱一个,还不要粮票,急忙排在后面。

他们是一个人做, 一个人炸,所以连绿绿的馅儿,黄黄的鸡蛋都看得很清楚,听人说是荠菜馅儿的。等在队后面,闻着炸春卷的香味,真正是一种折磨。好不容易排到了,还是只敢买 了一个,因为用的是家里的菜钱。 那春卷的味道实在是叫人终生难忘。咬上一口,外皮又焦又脆,荠菜馅儿的清香带着春天的味道。作为点缀的鸡蛋,那香味也是恰到好处。而那时候科学可能还没有 那么发达,地沟油也还没有发明出来。

那个油锅到五月初就不在了。一直到第二年的初春,才又回来。从那以后,我就以为真正的春卷就应该是春天吃,就只能是荠菜加鸡蛋做馅儿。 因为到了五月,荠菜就老了,开花了,也就没有春卷吃了。

到了美国打工的第一天,因为搓不圆的Egg Roll被老板训,继而辞去那份工。在那里我才知道原来光用圆白菜也可以做春卷馅儿,从此不再吃餐馆里的Egg Roll。 虽然在餐馆里搓不圆Egg Roll,可是手艺还是学到了。一次请了几个哥们搬家后请人家吃饭,先把一大盘春卷奉上。大小伙子们可能都饿了,一人先抓了俩春卷吃了,然后看着满桌子的好菜动不了筷子, 还都笑翻了天:“又打倒了一个,又打倒了一个。。。”, 都被那结结实实的大春卷打趴下了。后来还在杜邦赢得了“Egg Roll Lady”  (北美打工记(4))的光荣称号。

几年前在大操场边看到了很多荠菜,掐了回来包饺子,又采了很多籽,撒在阳台下。前年包了饺子开大 Party, 客人们都赞叹不已:太香了。结果去年朋友问起来还有没有荠菜饺子Party,只好坦白,全被我那勤快的老公当杂草挖掉了。

今年雪刚化完,就到阳台下面看看韭菜,没想到看到荠菜又发起来了,心里好高兴,天天殷切地浇水。那天听见阳台下面有动静,急忙冲到后院,对着那高高举起的锄头大吼一声:“锄下留菜!”才保住了我那些宝贝。

终于可以收获了。看看,一颗就有半篮子(此处用了夸张语气)。


几颗就有一篮子:


鸡蛋(要炒熟),猪肉,调馅儿:

用这种春卷皮:


包好啦:


炸好啦?好吃的要分享,趁热给邻居送去。


晚上打牌的牌友们吃这盘。


再来个蘑菇,蛋花,粉丝汤。


晚饭就是这个了,真正的春卷。


至于味道嘛,吃过饭来打牌的人说吃得太饱,尝了一口马上就去拿第二个。
你说呢?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融融的头像
 #
我们上海人做荠菜馄饨,我种不出来呀,春阳妹妹给留点种子,行吗?
 
春阳的头像
 #

融融,到五。六月的时候,我可以出去采一些寄给你。我们这里还没发芽,呵呵。

 
阿朵的头像
 #

我啥也不想说,就想吃,咋整?

 
春阳的头像
 #

望图解馋吧,呵呵。

 
予微的头像
 #

春阳别担心,我这回坚决不做。

我侦查你家的厨房在那里,我闻香而去!

“春卷在哪里呀,春卷在哪里,春卷就在春阳的厨房里。”

“吞了第一个呀,塞进第二个,春阳春卷打遍天下无敌!“
 

 
飘尘永魂的头像
 #

予微别怕啊!春卷的皮可是有讲究的,不好的皮容易破,另外煎的时候刚开始用筷子夹住容易分开的地方,等成了开口笑就来不及了。成了型慢慢煎黄就好了。

 
予微的头像
 #

飘尘兄看来不但诗意盎然啊!还是炊烟高手!

我是怕麻烦!这么复杂的春卷,春阳就是不想我学的。我就成人之美啦!

 
春阳的头像
 #

上次你砸了俺的牌子,这次拿春卷来慰问你。呵呵。

 
予微的头像
 #

春阳你真让我感动!不但没砸我,还来安慰我。

其实,我小时候帮人卷春卷,卷得很圆的,下次我去帮你吧。只是我不会开油锅,怕怕呀。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很美味的春卷吧,美国的荠菜真大啊!

 
春阳的头像
 #

也是看地方。刚好去年在晒台下的长好了。

 
梦娜的头像
 #

一看题目是讲春卷,赶紧挤进来瞄哈兹,可惜不能尝哈兹,唉,满扫兴滴。

说起地米菜,我就流涎水撒,想吃。

我别滴不会做,春卷还是会包滴,就是冒找到地米菜,哈哈哈

好吃,好吃哦。

 
春阳的头像
 #

咱们武汉应该是有的。你在野外找一找,我也是在野外找到的。

 
幸福剧团的头像
 #

cheekyyes

 
春阳的头像
 #

wink

 
抱峰的头像
 #

好生热闹!

 
春阳的头像
 #

讲起吃的来,大家就都来了劲,呵呵。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家老公够勤快啊,还管除草?我们家这是我的活,所以,我的荠菜都留下来了。这周末就能吃了。

 
春阳的头像
 #

你那里暖和,我这里还没发芽呢。除草是外面的活,外面是他的事。呵呵。

 
一休的头像
 #

税务局通知了, 荠菜籽儿一部分要交公, 寄到葱坛一休处没收。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海外文轩也有税务局啊!上次在城里交过税了。

 
春阳的头像
 #

唉呀,苛捐杂税呀,到哪儿说理去呀。。。 wink

 
春阳的头像
 #

好吧,收了一定上交一休处。

 
仲夏百合的头像
 #

那碗汤+春卷, 馋s人了。 看来,春阳和春卷结了不解之缘, 七十年代初就认识春卷了,刚来美国就先学会把春卷搓圆了。(小声问一句, 你说的荠菜, 是蒲公英开花前的那种植物吗?)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啊?要是那个俺家可多的是! 是吗?是吗?

 
春阳的头像
 #

牧童,不是,蒲公英有些苦,可以做药的。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唉!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我还是坐这儿闻闻味儿算了。

 
春阳的头像
 #

百合,不是。蒲公英叶子一掐就冒白浆的。荠菜叶子有点像,但是不会有白浆,而且揉碎了闻一闻有一种清香。特别是根部,很好闻的清香。

 
若敏的头像
 #

看着就香!在我们家的草地上,我怎么没有看到荠菜呢?

 
予微的头像
 #

我们也是,蒲公英很多哦,开花了我就知道。我低着头,找了很多草地,都没确定,没开花的那些,是荠菜还是蒲公英呢?

 
海云的头像
 #

春阳,下次作荠菜春卷告诉我啊,我肯定不请自到!馋得我!你怎么专拣我不在新州的时候做这么好吃的东东!

 
春阳的头像
 #

没有,这是去年的。今年的还没发芽呢。我是见他们做不成热干面,就拿了一盘春卷逗她们玩。呵呵。今年一定会请你,要是能找到荠菜的话。哈哈。

 
心芽的头像
 #

是否可以告诉我荠菜种子那里可以买到,我在美国东部。非常喜欢吃荠菜,来美国就从来没有新鲜荠菜。谢谢。

 
春阳的头像
 #

不好意思。我是在外面摘的。超市好像没卖的。东部春天有很多野生的, 可以摘。

 
海云的头像
 #

春阳,我回来了, 你那天短讯给我,我正在洛杉矶的大街上乱窜呢,手机的中文打不好,只好草草了事。

你什么时候去挖荠菜,我也要去!还点名要吃荠菜春卷!

 
春阳的头像
 #

应该下个月就有了。 今年暖和,会早一些。地菜春卷会有滴,面包也会有滴。。。wink

 
梦娜的头像
 #

春阳,我刚来荷兰时,就发现我们家那小院子地上有像地米菜一样的东东,但不香,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地米菜。现在想想,就有些迫不及待地等天暖和了,这像地米菜一样的东东长出来。等长出来我就拍照片邮寄给你鉴定啊。如果是真的,荷兰到处都是。哈哈哈

春阳,责任重大哦,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哈哈哈哈

 
春阳的头像
 #

行,我等你的照片。要是那样,我到你那儿去,咱们开办地菜邮寄业务,大赚哦。就看看这文轩姐妹们馋成啥样,就知道一定有钱赚,呵呵。

 
梦娜的头像
 #

哦,忘说了,昨天清晨,人还没醒明白,就打开电脑看到你的一篇翻译文章,说的是一个健身女人的日记,差点儿没把我笑岔气。想到我们曾经也去健身房买了一年的卡,以为会坚持,还煞有介事地买了健身的服装。

第一天去倒挺新鲜,可是那年轻的教练老是让我们做侧身翻,左右左地翻,我倒是没事儿,可我隔壁的那位就够呛了,海云和刘瑛见过咱隔壁的这人,她一定能想象得出。结果,我们坚持了大概4次还是5次,就不去了,也不好意思去退费。最后我们买了两种健身器材在家里做。也没坚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读你的文章,看那老太太如此这般,我怎么不乐?

特别是清晨,隔壁的人还在梦里。最后看到那老太太连拿电话的力气都没了,我就真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一乐不打紧,隔壁的人被乐醒了,睁着惺忪的眼奇怪地看我,以为这更年期只怕是神经也有毛病了。否则,这大清早的傻笑干吗?等我翻译给他听,他也乐,这两神经都是被春阳的翻译文章闹的。呵呵呵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 民鸣姐,想像你们俩来回翻滚,笑出声来。

 
春阳的头像
 #

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呵呵。我自己也笑得不得了。心想一定得让大家都乐一乐。万维那边一位更好玩,说是星期三就开始笑了。我记得是星期四才贴出来。最可笑的是我有半年没去健身房。星期二去了十五分钟, 肚皮痛得要命,正好看到这个笑话,真是太应景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