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2014海外女作家双年会之厦门大学 (1)

从我住的厦门酒店要了部出租车,告诉司机去厦门大学。司机说你拎着两个大行李箱,是要住进厦大吗?我说是,住厦门大学宾馆。司机说厦门大学里面很漂亮,是中国最美的校园,只是厦大宾馆可能还不如我现在住的这种稍微好一点的快捷酒店。

真的吗?我心里敲着鼓,不一会儿,出租车就驶进了厦大的大门,进大门一个拐弯,就是厦大的宾馆。狼狈不堪的拖着我的两只大行李箱,还有两大袋茶叶包包,再加上我自己的手袋,逃难一样地进了宾馆,心里祷告:千万别遇见认识我的人,否则人家心想:哦,海云就这惨样!

一进门,就看见海外女作家协会的登记办公桌就在大门边,我来得早,中午还没到,女作协的几位作家在负责为大家陆续抵达办登记手续。

这里介绍一下海外女作家协会:

海外女作家协会于1989年由陈若曦创办在她当时位于加州的伯克莱的家里。第一届双年会有二十一位女作家参加。以后每两年开一次双年会,曾经在美国、加拿大、中国和台湾都开过双年会。这一届在厦门大学和金门大学开的双年会是第十三届,算得上史无前列,因为一次性跨越中台两地。

我是两年前加入的女作家协会,正好赶上张純瑛、张棠、余国英编辑的《异国食缘》的出版,也赶上了这次划时代的双年会。

2014双年会

本届会长张纯英

当地报纸的报道

校园里的会议通知

要说听说女作家协会,早在我刚开始用中文写作不久就听说了,那时作家文友就说要推荐我入会,我那会儿刚写作不久,对自己的“作家”名称还觉得受之有愧,加上看见协会里都是鼎鼎有名的老一辈作家,像陳若曦、喻麗清、於梨華等等,我就推托了。结果有一年看到他们相聚在台北,还有马英九接见,我那个懊恼啊,失去一个大好机会可以见到我的“偶像”马英九!就是自那以后递交了申请表格。

也是赶得巧,他们正好在那时改变了入门规矩,本来只要一本出版的书籍就合格入会的规定,因为一下子慕名挤进协会不少写菜谱的或者写养儿育女的书的作家,使得文学气味不够当年浓厚,引起名作家们的意见,协会提高门槛的结果就是规定需要有两本出版的书,还一定都是小说诗歌这样的文学性的书籍才能入会。我其实是不怕这规定的,我本来就是写文学类的,只是我的申请表中只夹了一本国内的杂志,上面有我的长篇小说就寄了过去,这样就被退回来了,不过幸好那时的会长加州的吴玲瑶听说过我,特地给我写了封伊妹儿告诉我新规定,我们俩电话里还聊了一会,我再重新寄了两本小说书给协会,才算入了门儿。

这一届的会长是张纯英,我参加的汉新文学赛事,张纯英是评委,侥幸拿了个头奖,也让张纯英记住了我,介绍的时候还提起我的这篇散文作品。张纯英给我的印象极好,不仅她人优雅美丽,而且谈吐大方得体。一路游历,她就像一面女作协漂亮的旗子,带领着大家向前。

与创会者陈若曦合影

与本届会长张纯英合影

与作家卸任会长吴玲瑶合影

办一次会议挺不容易,听说张纯英需要一次次亲自赴中国和金门了解情况,吃住行都得亲力亲为的安排,现在一百来号人,组织者的辛苦,大家看不见,张纯英累到嗓子都没了,还无法让每个人满意。

几位作家朋友跟我说:海云,以后你来做这事儿!我忙摇头摆手,看见张纯英累得差一点趴下而且泪洒当场,我是绝对干不了这活儿!我还是老老实实写我的小说吧!

话扯远了。

话说我拿了房门钥匙,被年轻的大学生们引向电梯,发现我的称呼终于从旅游团里的“姐”变成了“老师”,心里一乐,闪身进了电梯。

我要了个单间,其实还是双人房,就是我一个人住,我不大喜欢跟人分享房间,自己住自由,愿多晚睡都没人打扰,只是双人间是免费的,单人间要交钱。跟先生说“交钱”,他说交钱也要住单间!这样我给你打电话才方便!哈哈,完全同意,虽说出发点不一!

进了房间,一看,确实比我快捷酒店的房间小,但是,我还算喜欢,有个阳台,落地窗帘打开,就可以看到厦大的那座著名的钟楼,阳光照进来,有点热,空调一开,立刻清凉。阳台下就是一个小庭院,很漂亮,有花有水,庭院正对面就是餐厅,每天一日三餐都在那里解决。伙食还行,就是那咖啡机器是家庭型的,需要一杯一杯地做,故而每天为了那杯咖啡要排长队。我说给服务员听:这种咖啡机器是供家庭用的,你们餐厅需要那种餐饮业专用的咖啡机器(谁让我学过酒店管理,看见这些不合规格的就忍不住要说!)。女服务员说平常用挺好的,没什么人喝咖啡,我们怎么知道你们这么多人要喝咖啡呢?我晕!怪我们女作家们都来自海外,都学会了喝咖啡,自找的!

房间里通往阳台的落地窗可见钟楼

对面就是餐厅

校园一景

厦大校园一景

椰子树的迎宾道

不过,那顿厦大宴请的午餐还是不错的,就是上菜的次序颠颠倒倒的,我和Amoy在一起,顾了说话顾不了嘴巴,又想着领着她找席慕蓉签名,忙乱中吃了些什么,如今都不大想得起来了。

那顿厦大宴请午餐

Amoy、诗人濮青和我在餐厅

都说厦门大学漂亮,确实,那里热带植物花卉遍地,进门迎宾道上的两排椰子树就让人感觉赏心悦目的,只是白天里,我们大多时候在开会,也没有时间在校园里转,倒是有个晚上,我们开内部会议,选举下一届会长、副会长,厦大的一个学生领着我们穿过黑夜横穿校园,什么也没看清,还让人叫苦不迭,皆因团中有些老作家们,推着助走车,还有年轻一点的,穿着高跟鞋,怨声载道!多亏了我在宏村买了那几双绣花鞋,我的脚没受罪,但是眼睛也没饱到福!唉!厦门大学的美终没能彻底领受,是一大憾事!

濮青和我在厦大校园里

大学生们排队一睹海外女作家的风采

作家们捐给厦大的书

与作家余国英和孟丝交谈

待续

2014海外女作家双年会之文学泰斗 (录像)2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阳的头像
 #

好棒哦,一大帮名人耶,呵呵。

 
海云的头像
 #

老一辈作家,真的都是些赫赫有名的人物。

 
司马冰的头像
 #

盛会,厦大因此也风光了,看那些为一睹作家们风采的厦大学生们排的长队。女作家怎么都长得那么漂亮捏,还看到你的绣花鞋了,好看。

 
海云的头像
 #

我相信她们当中很多年轻的时候都是美女级的,今天也一个比一个优雅。

 
梅子的头像
 #

你这篇与Amoy那篇近乎姊妹篇,有互补性。司马眼尖,我顺着她的话才看见那双漂亮的绣花鞋。

 
海云的头像
 #

喜欢绣花鞋吧!下次回国再去淘几双回来。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色、香、味俱全的女作家聚会。。

 
海云的头像
 #

真的是有吃有玩还有得着,哈哈,不虚此行。

 
蝉衣草的头像
 #

有幸在海云的照片中和众多作家见面,海云穿的那件黑色裙装很漂亮!

 
海云的头像
 #

谢谢。她们的书你读过吧?

 
蝉衣草的头像
 #

海云这一下考住我了,记得读过张纯英在文心上的小说和几篇随笔,哈哈 对于陈若曦就有些陌生了。当然余光中和席慕容就不在话下了。

 
海云的头像
 #

陈若曦的成名小说是《尹县长》,写的是大陆背景的文革时期。吴玲瑶的幽默文也很好看,她本人也很会讲笑话。孟丝、濮青和余国英都有在我们文轩发文,感兴趣的可以去她们的专辑读她们的文字。

 
yuanshan的头像
 #

太羡慕海云了,年轻时最喜欢读的是:港台文学选刊,余光中、席慕容、陈若曦、淤梨华都是非常喜欢的作家!来纽约后,在纽约图书馆里,几乎看了他们的所有作品。

 
海云的头像
 #

是啊,他们都是前辈,能与他们欢聚一堂,是件幸事。

纽约图书馆里也应该有我的书,如果你看到请让我知道,他们前阵子进了一批我的书。Smile

 
yuanshan的头像
 #

好的!恭喜啊!真佩服你!辛勤笔耕,终有收获!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你。

 
予微的头像
 #

看照片,正说喜欢那个菊花头呢,一看,原来是吴玲瑶,当年我初到美境,每周就是追着一份周刊看她的专栏,幽默风趣,可以说是她粉丝!至今记得她写开车时,看各种车牌和贴纸,从此到现在,我天天开车,天天看车牌号和贴纸。

陈若曦,张纯英等人的作品我都读过,我来美后,第二份工作,是在一个台湾英语教授开的书店里做,“启思美语”,有幸读到很多小说!

 
海云的头像
 #

有一晚我们在南普陀寺吃素菜宴,吴玲瑶在台上讲笑话,她可以一个接一个地讲,不间断,吃着美食听着她风趣的故事,真是非常享受的一个夜晚。我这人没这个本事,所以特别喜欢随嘴就能让你笑翻天的人!

 
予微的头像
 #

我也是特羡慕佩服这些能说笑的幽默才人!

 
爪四哥的头像
 #

我也是跟予微一样特羡慕佩服这些能说笑的 zhua08854 Innocent

 
一刀的头像
 #

予微 我觉得她们至少应该是婕妤!

 
金丝楠的头像
 #

读了您的文章,大有望尘莫及之感。

 
海云的头像
 #

千万别,作家都是普通人,与这些老作家近距离接触,更加会觉得她们有时也像个老小孩。

 
李荷的头像
 #

女界的骄傲!为文轩的创办人海云点赞!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你。

 
一刀的头像
 #

厦大校园漂亮名不虚传。为海云亲临襄助盛举而点赞。

 
海云的头像
 #

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