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07)

「脖子上的听诊器是真的可以看病的那种,不是做装饰用的项链罢?」他的眼睛里闪耀出敬佩的光芒,比那千言万语的赞美言词还要令人受用。小时我拿了什么状、锦标之类的时候,他都会用这种眼光来看我,使我因特别珍惜这些荣而格外努力,比什么鼓励还有效果。

「这支听诊器是朗老医生给我用的 ,他说在我还未买到合意的听诊筒之前,可以先用他的,反正他有好几支,何况,他老人家下个月就要退休了 。阿健哥,你说奇怪不奇怪,医院替我们印名片、 信纸、信封、口罩、手套、制服什么都发,却要我们自己掏腰包购买听诊器。也要我们自己在外面租房子,医院却不供给宿舍 。好像凡事比较贵的就要我们自己花钱。」我被他看得略略有点羞涩 ,就胡乱找了一些话来顾左右而言他

       「他们美国人事事讲究,只要有办法,就尽量不住宿舍,以此类推 ,也不爱用公家发的诊筒吧!」他也随口答应。

       「虽说现在台湾人民生活很受美国影响,现代由台湾到美国来的留学生所受到的文化冲击比四、五十年前的老留学生小多了 ,不过衣食住行很多小地方,东方和西方的习惯还是不大相同的。」我又说。

       「医院里的美国菜吃的来吗?我想大概也难不倒你,从小你的胃口就特别好!」表哥笑着说。

       「难倒啦,难倒了!」我撒娇地嚷道

「医院居然会有什么东西不合你老人家的口味?」他不相信地问。

       「米饭!」我说。

       「米饭?我没有听错吧?」他怀疑地追究。

       「是呀,我们在台湾吃米饭是用饭碗装饭,平常一顿饭吃一、两碗饭也就够了, 但是在美国医院食堂吃饭,戴了白色高帽子的厨师可以很慷慨地发给我们一人半只鸡,一大块牛排,一大碗青菜色拉,但是发起米饭来,只用装冰淇淋的小调羹 派给我们每人一个小圆团,要再吃一份就得再排队 ,而且得从队尾重新排起 。等领到第二小团米饭的时候,第一小团米饭早就消化光了!」我埋怨道。

      「哈,哈, 不错不错,我初到美国的时候,也是不吃不惯洋餐的米饭,不但量少, 老美却偏爱把它煮得半生不熟,哎,这真是东西饮食文化最大的矛盾之处呀!」他大声笑了起来。

               我也跟着大声笑了起来。

       我们表兄妹有一句没一句,胡乱又说又比的笑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健雄表哥就东张西望地四面乱看 ,我也开始不耐烦起来了。

       「奇怪,怎么等到现在,不但没有人来问我们点什么菜,连茶也不见一杯?」我开口问道。

       「阿英妹,我教你一个好办法,一定有人出面。」健雄哥笑着向我点头示意,我们两人一推开椅子,站立起身,做出打算离开的样子来。

       「这位先生、小姐,请不要走, 点过菜吗?我们立刻就有人来招呼你们点菜了。」在大门口招呼的张太太 看见我们站起身来,知道我们等得不耐烦打算离去,立刻端了一壶热茶回来 ,硬生生把我们逼回原位 ,并且向面一直招手

       「阿健哥,你这个办法真是有效,看,果然过来一位特别招待来招呼我们了。」我不由得笑得更凶。

 

       一位年轻胖胖圆圆 、和和气气的女侍手中拿了两张菜单、两双筷子,一个小本子,匆匆跑过来。

       「对不起呀,这边几桌是归我们老板娘陈太太管的 ,陈老板要他临时留在厨房里帮忙,派我来招呼你们两位客人。」她先两张菜单递给我们看,然后很抱歉地解释道。

      「你们的老板娘陈太太?她长得什么样子 ?是不是湖南小姐?是不是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样子? 」我听了心中一动,一连问了她好几个问题

      「我们的老板的太太长得可真没话说,又年轻又漂亮,李医师,你不是住在帕克街十号他们房间正下面的那间吗?那你一定见过她,是我们陈老板两年前回大陆到湖南去娶回来的,做新娘子时就快要十八岁了,大概小时吃得不够好,是个比较林黛玉型的美人,看起来是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她说,圆圆的眼睛笑咪咪地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帕克街十号的楼下?」我好奇地问道。

      「因为我也住在那里,帕克街十号可以说是我们宝岛中餐馆老板、员工的宿舍。」胖女侍回答。

       我因为在医院里的时间多 ,回到帕克街十号 也不过是临时睡睡觉,只知道楼上、楼下住了很多中国同胞,但却没有机会跟任何人有什么往来。

       「这么说你们老板还供你们住宿?这么好?」我简直不敢相信。

       「所有的中餐馆都是这个规矩,宝岛并没有对我们特别好。我们这些在餐馆工作的人每天只领十元基本工资 ,小账有多有少,老板不供吃住,哪里还活得下去!」她笑着说。

        「每天只给十元,这什么陈老板太小气了!」我不由得怒道。其实我们做实习医师的, 不也是被医院剥削的廉价劳工阶级吗?只不过这个姓陈的长相、行为以及态度都极为不堪,从来没有改变得好些 ,心里实在讨厌他

 「苛刻的餐馆根本不发工资,给十元算是普通的,宝岛中餐馆占那地点好的便宜,生意好的时候,我们每人有时一晚可以分到一百元以上的小费呢!按理,老板娘也做女跑堂来分我们员工的小费,通常会引起员工的不满,不过我们的老板娘不同,客人给她的小费特别多,所以她跟我们平分小费,反而是我们赚到了。」她笑做解释道。

 

       「不得了,光忙着讲话,还没有问你们要吃什么,写下来叫厨房赶快替你们做 。」这位女招待的眼角扫到了站在门口收钱的张太太 ,连忙停止了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 ,匆匆将我们要点的菜记了下来,送进厨房去烧炒。

       「阿健哥,我一直猜不透,这陈老板怎么不像别家餐馆那样叫自己的老婆坐在收银台上点钱,反而另外找一个会计?」曾我们点的菜尚未端出来之前,我问我的表哥。

       「看,张太太走过来了,你怎么不去直接问她呢?」健雄表哥看见张太太直向我们这方向走过来,忙对我说。

       「菜点好了吗?要不要碟辣椒酱 ?另外再加些热茶?」张太太见我们看她,立刻走过来打开茶壶盖,看看里面茶水满不满 ,又用手摸了摸茶壶,试试热茶凉了没有

       「张太太,我这好管闲事的表妹要问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呢!」健雄表哥笑着对张太太说。

       「是吗?」张太太转过头来看我。

       「张太太, 你替老板管了几年的帐啦?」这样单刀直入地问,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太管闲事了。

       「陈老板是我的堂弟,当年是由大成跳船来的黑人,辛辛苦苦替人家做炒锅,后来熬成的大厨,终于积了一些资本 ,自己开了一家小店,店面初开始比现在小多了 ,老板自己就是大厨兼会计师,我只不过做了二十几年的出纳收银员罢啦。」出乎我的意外,张太太居然很爽而不厌其詳地的回答

       「怎么了?老板娘不管出纳收钱,仍然要你管吶?」真是多管闲事。

       「是啊!本来以为堂弟娶了新娘子 ,应该由堂弟妹来管帐 ,我好专心做外婆,替我女儿带孩子。可是,天不从人愿 ,一则为了老板不放心老板娘,二则店务一直没有完全上轨道 ,三天有两天要换大厨,原有的去了,新手还没有找到之前,老板还得回厨房亲自下厨 ,弄得一身油污,深怕自己仪表配不上年轻貌美的新太太,更不敢让她管帐了!」没有想到张太太也是一个爱说长道短的人。不过她很忙,才谈不到两句 ,又有客人站在柜台边等着付账,张太太只得放下闲谈的机会,跑去收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