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读者...再约硅谷纪实(多图)

这几年的笔耕,我其实得着很多,得到很多读者的喜爱,尤其是那份毫无保留的信任,常让我觉得惶诚惶恐,我乐意做个聆听者,乐意做个陪伴者,只是读者对我的那份爱,我常常不知怎样才能回报。

有读者对我说海云你怎么那么好,又会写文章又会做菜还能赚钱养家管孩子…… 听上去Too Good To Be True.(不大可能)。我每次都回答,其实我就这么点爱好:文学和烹饪。我没读者心中那么完美,因为文字是经过大脑过滤两次的产物,属于比较成熟的东西,我出口也会伤人,还有一颗敏感易受伤的心,脾气上来在家里也会对着丈夫和孩子大叫,跟很多人一样有中年危机,也爱臭美。我觉得之所以这么多人乐意读我的文章,不是我特别而是因为我够普通。在硅谷的时候,职业女性跟我一样工作照料孩子家庭,同辈中的留学学人从我的文字中都能读到那么一些在异乡奋斗挣扎的共同之处;搬到了新州,我发现那里也有不少我的读者,他们告诉我那些教育子女的文章、那些游记都是他们最爱的东西!所以,读者对我家的孩子、先生都有一定的了解。我想正因为我不仅写小说,热爱纯文学的文学创作,也愿意跟大家分享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从我的身上很多人都能看到他们自己或者说他们熟悉的影子,才会有那么多的知音和共鸣!

这次的海云再约硅谷,让我感受最大的就是读者对我的这份爱!

几年前,琼读了我的文章之后跟我联系上,对我说想带着孩子去教会,我介绍他们母子随我去了生命河灵粮堂,后来我去了美东,她会特地为我寄去一双洁白的绣着花的白色长袖手套,说让我带着开车护手又美丽。平常我忙忙碌碌,想不到主动去问候她,但是,她读到我写的文章,触动到她心的,就会伊妹儿我告诉我她的感受。我回加州,她说一定到场跟我见面,果然,她在那里!她的儿子就是我们文轩小红花的JM.

冰儿跟我从未见过面,她是在文学城读到我的文字,又猜到我曾经住的硅谷的家跟她家乡相去不远,只是可惜我们最终电话联络上的时候,我正要搬家去美东,就这样我们错过了。但是,在一个加州阳光灿烂的周末的午后,她打电话给我聊天,提到她曾经住过的新州地方,谈天说地,临了我问她今天特地打电话给我,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她说没有,就是一个人在家里的后院,照着暖暖的阳光,就想到那个叫海云的正住在美洲大陆的另一边,便给我打了电话!我很感动,我们从未谋面,她不过读过我的一些文章而已,却能在一个暖洋洋的午后想起我惦记着我,我曾以此事例对一位文友感叹今天文人没有报酬时说,其实只要用心写,我们没有物质报酬,却有其它的回报,这就是读者的爱!冰儿也在我再约硅谷的会场。

蕊荅伊妹儿给我告诉我一直是我忠实的读者,住在我曾经住过的圣荷西老宅子的附近,只是我们也没有机缘见面,得知我要回硅谷,希望能见到我,问还有没有空位。见面会最早到的几位其中一位就是她!

简、韦和南希,十多年前我在一家教会作英文义工老师,认识了他们三位,他们自从知道了我的文章之后,就一直跟读,几乎每次这样的聚会都会到场支持!

从左至右:韦、简、海云、南希

这几位年轻时都是美女。简更是上海滩上的模特儿。我这天占便宜,专业化妆师帮我化妆,他们素面陪我,我先陪个礼!

 

阿超、红花和青鸟,我们都是当年中国人在硅谷写作圈的战友,我们不仅都喜爱文字,并且有同一个信仰!看见他们到场,让我觉得特别得温馨,特别得给力!

从左至右:朵朵妈、阿超、海云、红花

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读者,他们都在那里分享这些年读我的文章的感受,我简浅的文字能陪伴这些读者这些岁月,我觉得真的很幸运很美好!

我这个人爱哭,容易动情!平常在家看电视电影,俩孩子常笑我莫名其妙就哭得稀里哗啦!去年去欧洲,见到好友荷兰作家民鸣,却发现她比我更容易流眼泪!回来很得意说给家里人听,竟然他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比我还会流泪的人!

这次硅谷聚会,让我忍不住流泪的是下面左边的这位读者,她的话可能很平常,她只是告诉大家这几年里她一直跟读我的文学城博克文章种种感受,我的心却被她的真诚打动,流出的眼泪把化妆师给我装的假睫毛给冲掉了一半。我也是第一次装假睫毛,化妆师放的时候,我就怀疑地问:万一我一激动流眼泪了,这睫毛会不会出问题。她说不会。所以我被读者的讲话感动,眼泪出来也就没多想,拿起纸巾就往眼睛上擦,好家伙,眼泪冲加纸巾用力,一只眼睛的假睫毛就这样耷拉了下来。嘿嘿,朵朵妈手下留情没写出这件我出丑的事情,我还是自己老实交待了!这下总算明白为什么电视里的那些演戏的,擦眼泪都是装模作样的在下眼帘那里比划一下,原来像我这样无所顾忌的擦眼泪,就会落得个眼睫毛掉落的下场!

惠敏也是从我的文章开始认识我的,我和她也就在六月家见过一面,可是我跟她一提网站广告的事,她马上出手支持。不仅如此,知道我要回硅谷,她把丈夫和孩子放单飞,他们去滑雪,她特地留下来等着跟我相会,打电话给我说她家里空着,让我们一家去她家里去住,我说我们一家四口还是住酒店比较随意,结果第一个她独自一人在家的夜晚,她害怕!弄到半夜两三点还不敢睡觉。她提醒我去见读者文友,需要注意公众形象,她说她要把她常上电视台时的御用化妆师带来给我做造形化妆,还要请我和六月两家吃澳洲皇帝蟹大餐。结果就出现了在聚会开始前,她带着化妆师朵拉拖着一只大化妆箱子,来为我化妆。我一下子年轻了至少十岁,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都不敢相信这神奇的“返老还童”化妆术!朵拉前前后后忙我的头发,卷弯了再喷定型发胶……惠敏,这位管理着一家规模不小的贷款公司的女老总,就坐在我面前,背《琵琶行》《木兰辞》《出师表》给我听,一个字不错,流利万分!那个情形想起来似乎有些滑稽,但确实非常得文艺:化妆师在我前后忙着,我头动不了,眼睛不敢眨,惠敏坐在我不远处,摇头晃脑陶醉地背着: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惠敏、海云、朵拉

那天晚上,在饭桌上,她让我们任意提红楼梦的章回数字或文字,她可以说出那个章回的标题和数字!就这样一个十足的天才对我说她只是个商人而已,她其实一点儿不像所谓的那种浑身铜臭的商人,她大方热情,直爽聪慧,我就是想不通,可以把古诗词倒背如流的她,怎么会去清华学了环境管理?!

从左至右:硅谷阳光、海云、红花、惠敏

聚会中还有一位清华的校友,我不得不提,说起来,我刚开始写的两年,有时会无所顾忌的发泄自己的情绪,记得有一次就写了一篇有关情商和智商的文章,拿几个清华的毕业生开了刀,那时正好有两位清华校友住在我家附近,因为工作和婚姻的不顺利,双双出事。我因而得出比较草率的结论:高智商的清华生往往情商跟不上。这位清华毕业生不仅没有跟我计较,反而成了我不离不弃的读者,一直以来,他为我出谋划策,怎样能够以文养文?而这次来参加聚会,更是和他的太太,我的南京老乡一同前来,并自称为南京女婿!

 

南京老乡和南京女婿

 

六月,我曾经的邻居和读者,带着几位中山和复旦大学的教授学者(史丹福大学的访问学者)一起来参加我们这样一个文学交流的聚会,让我倍觉鼓舞!

朵朵妈、利敏、桑妮……这些海外文选网站的建设者和成员,都在一旁默默地支持我,照料着所有琐碎事情。

海云和利敏(我们网站两位设计者之一)

我拿什么来回报你们?我的读者和朋友们!

海云为购书的读者签名

海云分享心得

洛城媒体相会(亨利宋救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henrysong的头像
 #

海云,你一不小心把硅谷阳光前文的谜底给揭了!:)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化了妆的海云很有风采!

让我们一道分享硅谷之行的快乐,认识海外文轩里幕前幕后的人们,很感动!

情感有归属,文字无国界!

 
融融的头像
 #

最后一张照片最动人。海云真有亲和力。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同感!

 
周小哭的头像
 #

文章收藏了,这么多的美女+帅哥,珍贵啊......

 
西山的头像
 #

我也是觉得八成南京也出外星人媳妇?要不海云哪来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这儿顾了吃喝就顾不上写,更别说倒饬了!

 
梦娜的头像
 #

海云,这个题目就让人感动!

唉,有时候是怕读你的文章的,真的,不想让自己泪流。

你提起来荷兰的相聚,我就特惭愧。其实,这是藏在我心里的结。不说也罢。谢谢海云不弃不离地关照。

海云化妆后更漂亮更有风范了。就这样保持下去,时常化化妆,保持一种饱满的精神状态,让自己变得更年轻靓丽。

你是个懂得尊重别人也尊重自己的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现在公众面前,朋友面前,如此浓重地形式来重视见面会,真正地让人感动。

坦率的海云,特可爱,假睫毛掉了,我就乐,含着眼泪就乐了......

多好哇,你的那些文友,那些真正爱着你的人。祝福你,祝福你的朋友们!

 
西伶的头像
 #

我现在后悔了,当时没有冲上去和海云合影一张!见到海云很高兴,海云真是气质美女作家,不化妆也一定很好看!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海云,盼海云早日搬回加州,哈哈。。

 
阿朵的头像
 #

西伶,你后啥悔啊,我的相机里有你和海云的合影,上一篇你的文章吧,我就寄给你:-)

 
西伶的头像
 #

哈哈,就冲你这激励,我昨晚就开始在想写什么了。你保护好照片,等我写啊。写好我就去你那领赏去,哈哈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读者就是知心的朋友。

 
纽约站的头像
 #

文章写得美,商业及策划智慧更是出类拔萃.你的组织能力,同样令人叹为观止!

 
百草园的头像
 #

美女帅哥如云啊!大家人美写的东西更美。海云这篇文章,挺感动人,俺读着也要抹眼泪了。

 
若敏的头像
 #

海云的真诚最感人!海云,知性,智慧,聪灵,美丽!

 
春阳的头像
 #

同意楼上各位对海云的评论。 假睫毛原来还会掉啊?呵呵。

 
一休的头像
 #

看了一遍又一遍。。。。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海云是一位很有亲和力的美女作家, 人如其文。 特喜欢你最后一张照片的笑: 恬美,亲切,真诚。

 
青鸟的头像
 #

海云,几年不见,你风采依然,不过,这次见到你,感觉你比任何一次都漂亮,不仅仅是化了妆,更因为你的神采。

有时间再拜读大家的作品。

很开心见到你和你先生。

 
予微的头像
 #

神采飞扬的海云!我也见到了!好开心的一个晚上!

 
老随的头像
 #

美女如云!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真情相聚,一份温暖地感动!

 
小四的头像
 #

拿什么奉献给你的读者,这话说得好!

 
Nancy的心情小栈的头像
 #

不敢相信时光岁月的流逝,相信的是我们还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心,一种执着,一腔热情。

很高兴见到你,还是依旧的你。

总算“栈”到了这里,让我小息。

 
阿朵的头像
 #

南京女婿的照片我这里有,登场了!

 
西山的头像
 #

女婿照片在哪儿?相不着啊?!

 
霓芃的头像
 #

做好文轩,给读者,作者一个心灵休憩,充电,友爱的园地,就是海云对爱她的人的奉献,其意义远远大于文字本身。祝福海云,祝福文轩,祝福所有在文轩里耕耘的人!

 
阿朵的头像
 #

南京女婿照片在文章里呢,好好找找吧。

 
桑妮的头像
 #

见到这么多熟悉的文友的身影,好亲切。

Lesson Learned:要化妆,但不要假睫毛。

 
雨雪霏霏的头像
 #

我也在湾区住了十多年,一直有读海云和文学城里的其他作者的作品,真的很感谢你们的无私的奉献,感谢大家的分享。以前一直在潜水,现在终于觉得不好意思了,怎么也得上来支持支持!希望有一天我也有勇气重新拾起笔来。

 
红花的头像
 #

海云,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两天忙翻了天。你来的时候,正好我的朋友带着女儿也来到硅谷,所以我一直在陪她们参观。前几天,又去旧金山住了一晚上,逛了一圈昨天晚上才回家。

本来有许多的话想和你说,但是你也是来去匆匆,我也是忙忙碌碌,就错过了。不过,你的硅谷之行,我是一定要写东西的。只能请你原谅无法与时俱进了。

 

周四的访谈节目我一定会去参加。到时候再见。

 
雨林的头像
 #

"惠敏,这位管理着一家规模不小的贷款公司的女老总,就坐在我面前,背《琵琶行》《木兰辞》《出师表》给我听,一个字不错,流利万分!"

 

喔...............

 
anna的头像
 #

一个极品女人,不同年龄段有不同的美丽,岁月陶冶出的从容与婉约,只会增添越加迷人的风韵。海云就是这样的女人,我有幸领略她少女的柔美和成熟的风姿,真是我见犹怜!

 
我爱花草的头像
 #

那天能见到海云真高兴. 既漂亮又率真非常有亲和力.每次读她的文章都是一种享受. 那天我带了两个朋友一同去的.我和海云照了像. 请问你们谁有海云, 我和另一朋友的合照,e-mail我一张好吗? 谢谢!

 
阿朵的头像
 #

哎呀,你是哪位呢?能不能先send个照片给我,看我的照片里有没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