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劳拉和史蒂芬

劳拉和史蒂芬

 

劳拉和史蒂芬是我们的邻居,虽说住得离我们远点,但在一个不到百家住户的社区,邻居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时候很多。更何况史蒂芬是我们读书会的成员, 而且也喜欢散步。

 

说来也怪,读书会清一色女士,史蒂芬是唯的一男会员。

 

读书会早在我们搬来之前就已成立, 好几个会员是我们的左邻右舍, 还有几个已从小区搬走数年,仍然是忠实的成员。满员时约有十多人,最少时只有五、六人。夏天是旅游旺季,读书会通常关闭。

 

每月一次的聚会由会员轮流主持,主持人在自己家里提供小吃、酒、茶和咖啡。史蒂芬入会时声明,他家的两个孩子还在读小学和初中,不便邀请大家去他家聚会。大家说,没关系,你偶尔提供些甜点即可。

 

史蒂芬是位计算机专家,中等稍偏高的个头,宽厚的肩膀, 深褐色的头发, 短短的、修翦得很整齐的络腮胡子, 一双不算大的眼睛和微胖的肚子。

 

他有自己的咨询公司,并与州政府有常年合约,通常在家里上班。

 

劳拉是位具有博士资历的政府官员, 长得又高又瘦,浅黄色的短发,挺拔秀气的高鼻梁,窄长白皙的脸略显严肃,和斯蒂芬走在一起,好像比他老成些、也高一点, 她那细脚伶仃的腿让她显得更高。

 

史蒂芬忠厚老实, 是个很有修养的德裔美国人。他讲起话来慢条斯理,那欲言又止的样子, 着实令人着急, 连我这个外国人有时都等得有点不耐烦......  然而他曾经是波音777机舱管理系统的主管测试工程师, 在测试中经常以最快速度发现并报告问题的所在。

 

读书会的书选得很杂,有小说、传记、历史、游记等。其中有美籍华裔作家谭恩美的《接骨师之女》、张邦梅的《小脚与西服》和邝丽莎的《雪花和秘密的扇子》。

 

他最喜欢的作家之一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曾不止一次地提到他的短篇小說集。

 

斯蒂芬很少错过每月一次的聚会, 突然有一次他缺席了。有人说他和劳拉离婚了, 是劳拉提出来的, 而且没有任何周旋的余地。和斯蒂芬结婚前, 劳拉已经离过两次婚,并且有一个女儿; 斯蒂芬之前也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 两人结婚后生了一儿一女。

 

劳拉看起来有些孤傲,在小区散步时与她和史蒂芬迎面遇上,都是史蒂芬搭讪, 她很少主动打招呼, 只是微笑一下而已。

 

他们离婚后在小区又买了一套房子,劳拉带着两个孩子从家里搬到那里。两栋房子相隔不远, 步行大约不到5分钟, 这样孩子们可以经常看到他们的父亲, 降低离婚带给他们的心理伤害。

 

不久, 劳拉有了男朋友,史蒂芬也开始寻找合适的伴侣。

 

一天, 史蒂芬很激动地来找我,说他在征婚网上与一个中国女孩相识。该女子30多岁,未婚, 和史蒂芬在网上交往不久就提出要来华州与他见面, 而且催得很急。


女方住在休士顿, 是位访问学者, 因签证即将过期,必须按期离开美国。

 

她的男朋友原本答应要为她申请未婚妻签证, 不久前突然与她分手, 让她措手不及, 急需找位新男友,保留身份。

 

史蒂芬不反对与她见面, 但女方希望他承担所有旅行费用。史蒂芬认为往返机票应该由女方承担,她在华州的食宿及其它开销由他负责。他想听听我的看法。

 

我觉得男女双方都应该有些诚意, 他的想法无可厚非。

 

几天后, 史蒂芬又来我家找我。他说, 女方改变计划,不再提来访之事, 但她抱怨史蒂芬的络腮胡子让她无法看到真实的他,故提出要他刮去胡须, 给她传一张近照。

 

史蒂芬问我他该怎么处理?

 

我很为难,一边是我从未谋面的同胞,另一边是会友。对于诚意不足的双方, 这将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思索片刻后, 我问史蒂芬: “剃去胡须是否对你很重要?”

 

这胡须我留了几十年了。。。 他答。

 

我换了种方式, 又问: “你觉得她的要求合理吗?”

 

我说不清楚。。。

 

“那就告诉她,如果不喜欢你的胡子,以后可以为她剃掉,但不是现在,因为这样做让你不舒服, 你需要进一步了解她。”

 

史蒂芬咧开嘴笑了,他说这正是他想说的。

 

史蒂芬走后的不久,我们搬到另一个州暂住,我把这件事忘在脑后。

 

一年后我们搬回小区,散步时在路上碰到史蒂芬,顺便问起他和女朋友的进展。他说那已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那个女子与他联系期间, 还有若干其他男友,她没有和他见面, 选择了另一个男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 史蒂芬带着他的新女友苏珊来我家参加聚会。苏三脸上有不少雀斑,亚麻色的头发看起来是染过的,年龄好像比他大,个头不高,水桶般的腰身。

 

她是一位中学教师,和史蒂芬在星巴克相识, 两人很投缘, 几乎一拍即合, 同居一年多后结婚了。

 

劳拉的追求者是位面目清秀的高个子男士,一次在小区散步时俩人从我们身边经过, 他们看起来很般配, 也很相爱。

 

后来听说他们并没有走到一起。


半年前, 劳拉被查出患有胰腺癌,而且是晚期。那段时间小区的人都很关心她的健康,有专人向大家报告她的病情发展。劳拉不幸于圣诞节前在加州父母的家里过世。

 

史蒂芬在劳拉的追悼会上发了言,他看起来很悲伤,讲了好多有关她的事,都是些美好的回忆。苏珊坐在台下聚精会神地听他讲述,她的旁边坐着史蒂芬和劳拉的一双儿女, 一个可爱的12岁左右的女孩和一个约14岁的漂亮男孩。

 

离讲台不远的地方坐着劳拉和她的第二任前夫生的女儿, 她简直是劳拉年青时的翻版, 看到她, 好像又见到了劳拉。她阳光、漂亮、精明干练, 是该追悼会的发起人和联络人, 也是劳拉家的女房主。

 

不久, 史蒂芬卖掉了他的房子, 在凤凰城附近的太阳城买了一套独栋别墅。他说那是为冬天避寒购置的, 那里空气新鲜,环境优美, 出门就是高尔夫球场, 是专供55岁以上高薪阶层居住的新区。虽然他现在刚近50岁,不符合年龄要求, 但他的收入水准是符合的……

 

每次散步都会路过劳拉家, 院子里冷冷清清,铺满石子的甬道上长了不少野草, 靠近马路的几棵树歪歪斜斜的, 草坪也有些荒芜了。一个圆满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分崩离析了, 人生真是无常!  

 

 

January 11, 2015,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饱满的短篇,很有味道。这个读书会也非常好。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非常感激木桐一如既往的鼓励支持!羡慕你的书, 画和写作才华!

 
Amoy的头像
 #

好有画面感,就像坐在春山对面听你讲故事,很有味道。人生无常,看你想怎么过吧,我想如果大家都期待低点,可能幸福感会高些吧。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Amoy阅读鼓励, 赞同你的看法, 知足者常乐!

 
梅子的头像
 #

世事无常。你娓娓道来的这个故事里,包含着许多生活道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梅子阅读支持, 最近遇到一些事, 让我深感世事无常!

 
雨林的头像
 #

我住的小区只有二十多户人家, 搬来七年,就有三家离婚了。好在这里的离婚法相对健全。大多前夫妻都还可以做朋友。只是我不太能够进入和了解邻居们真正的内心世界, 这是一个遗憾。春山各族裔的朋友都有, 所以你的写作和翻译都让我长见识。谢谢。

(一个小小的建议,Susan, 用中文的“苏珊”是不是更female一些?)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啊, 在这里离婚后有子女的夫妻做朋友还是比较普遍的真正融入异族文化很难, 但只要能互相理解即可免除许多误会. 谢谢雨林阅读鼓励!

Susan 译作苏三是因为"苏三起解" 的典故; "苏珊”更为女性化, 按照你的建议, 已修改, 多谢!

 
夕林的头像
 #

读书会这个活动好。喜欢你故事的真实感。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读书会确实是这个活动, 既便于文化交流又能促进邻里和睦, 谢谢夕林阅读鼓励!

 
木易石的头像
 #

人人都是一本书,写邻叙友匠心独。 凡人琐事细刻划,朴实平常最耐读!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只会平铺直叙, 谢谢易石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