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掉眼泪 ……


近期为父亲整出了三部电子稿,有一些心得,便写了一篇纪实随笔《我和父亲的文缘》。随笔后来在 《侨报》发表了。我想父亲见到它一定会高兴,于是把剪报寄去给他看。果不其然,之后打电话,父亲就告诉我:你写得太好了,我非常喜欢,也非常感动,感动到掉眼泪。后来每次打电话,他都要提这事,还要说他又掉了眼泪。昨晚再打,父亲又再告诉我:“你的两篇文章,我分别读了不下十遍;每次读,我都会掉眼泪……我原来以为这些事你都不懂,我心里的事,你也不懂。没想到你全都懂……”

父亲说的两篇文章,一篇是《我和父亲的文缘》,另一篇是我为他的诗集《情感世界》写的序言。

这是一种非常亲近的人之间互相感动所掉的眼泪。父亲原以为我少小离家,对他缺乏近距离的接触,因不会理解他的。一个诗序,一篇随笔,证明我这个女儿还是很懂父亲的。父亲多年来自己憋着的那些委屈一下子释放出来,而且又感到欣慰和欢喜,所谓百感交集,能不落泪吗? 

昨晚我也落了泪。为什么?汉纳网采访团要采访我,采访团团长卧角牛不知从哪里翻出来我先生近六年前为我的作品集《情爱梦想征战》写的序言。读着读着,我真的落泪了。以前总觉得委屈,觉得先生没有那么了解自己,即便看着那白纸黑字也没有特别的感触。而今,不知哪里来的灵动,先生的文字让我那么样的感动。 

无独有偶,我的小儿也让我狠狠地感动了一次。小儿平日和我说话的机会很少。每周末我回家,他要么是有活动出去,要么是关起门来忙功课、考试或是准备演讲或法院模拟申辩。我真的,每周和他说的话屈指可数。我有时候也会心里难受加委屈,觉得小儿和我不够亲近……结果有一次母亲节,他不知道怎么挤出时间写了一篇文章,文章里历数了几乎所有我为他做的事,我对他的帮助和爱。他写得那么具体,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完全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心细。 

有些人,特别是男人,是很含蓄的,他不会总跟你叨叨他对你的情感。但是,套一句中文的表达:一切都在不言中。 

说起“不言中”,就想起几位好友。我在内地有许多文友,只能在茫茫万维上见面的文友,张玉红和和慧平是其中两位。他们都会用“不言中”来表达他们对我的谢意。我相信他们也许是犯了懒,但绝不是在撒谎或敷衍。 他们对这份友情的确怀有真诚的感恩。 

汉纳作家周银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大意是有爱就说出来,否则人怎么知道呢。从另一方面想,从不知道某人对你的感情、认知到知道,未尝不是一个更具撼动力的欣喜;由此而掉的眼泪,实在是一种积极的情感迸发和释放。

 

先生作的序言

 

分类: 

评论

Amoy的头像
 #
幸福的你,有夫若此,夫复何求?我家先生从来不看我写的东西,当然我也没有你的才情。真的很让我羡慕啊!
 
虔谦的头像
 #

谢谢 Amoy,你说的很对。不过每个男人各有优点的。:)问候!

 
飘尘永魂的头像
 #

你先生的文字像是出自民国时期,情真意切。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兄弟评论,你的角度很独特。对了,有机会去看一下我网刊,你的诗发在那里……

 
飘尘永魂的头像
 #

谢谢虔谦网刊选中拙文。

 
海伦的头像
 #

很多年前,我读过你先生的序,他对你才华的爱慕,是以一种幽默的文字写给读者的。他应该也是才华横溢的人。

 
虔谦的头像
 #

是的,他是,只因为时间都花孩子们身上和家里的事情上,他实在没有时间再顾及其他的。

 
阿朵的头像
 #

先生的爱意,理解和文采,跃然纸上!真男人也!

 
虔谦的头像
 #

谢谢阿朵,有一阵没见,问候阿!

 
梅子的头像
 #

亲人间的"懂得"弥足珍贵,一旦得悉,是要掉眼泪的。

祝福虔谦。

 
虔谦的头像
 #

谢谢梅子,也祝福你!

 
融融的头像
 #

最感动老公写的序言,他好心疼你啊!

 
虔谦的头像
 #

是的,谢谢评论,问候融融!

 
司马冰的头像
 #

老公的描绘,在我面前展现了一个有性格有特点的活灵活现的形象,像看到了一个真人,写得好。

 
虔谦的头像
 #

谢谢评论,问候司马冰!

 
海云的头像
 #

有父、夫和子如此,QQ是幸福的。

 
虔谦的头像
 #

抱抱海云~

 
西山的头像
 #

真性情的文字总是感人。

 
虔谦的头像
 #

是啊,问候西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