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06)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06

 

 

 

        原来她就是我们在帕克街十号住在我房间正楼上的那位年轻小美人儿,健雄哥并没有耳闻当晚发生的可怕强奸事件, 难怪他没有我这么激动,加以今天他不必替这小美人儿开门,也就完全没有任何献殷勤的嫌疑。

 

       我朝着这女孩儿浑身上下仔细地察看,寻找有没有被虐待、 毒打的伤痕 ,现在,她整个身体 裹在宽松合宜的长旗袍里面,是粉红色上有白色的小圆点的布料, 一直长到脚裸,长长的软发用与旗袍 同色的发带系着披在背后 ,只觉得她整个人又娇嫩,又清新,仓促之间, 一时间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

 

      「那,这是我们医院替我印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英文名字及医院的地址、电话。」我这只菜鸟由医师白外套的口袋内掏出一个装名片的名贵皮夹,再由皮夹中抽出一张名片来递给她,皮夹是我离开台湾时,同学们合送的纪念礼品

 

       「我在你们餐馆不远处医学院的附属的PS教学医院内做实习医师,主攻小儿科及内科,不过若有被虐待、强奸、跌打损伤 的事情,也在本医师管闲事的范围之内。」其实今天下班时我是有时间换衣服的,只不过为了要在阿健哥面前显摆我的医师白制服,所以没有换上普通衣服。

 

      「唔,本医师特别转赠一支我住的大厦招租经纪人送我的原子笔,笔上有我将来住的大厦的地址及电话号码,另外再免费赠送一个医院派给我的呼叫器的号码。」我很高兴,初到美国不久,就有这么个机会认识一位年龄相去不远、背景不同的神秘女孩,所以十分热心。又特地由我白色外套的口袋中取出一支原子笔来将我的中文名字以及呼叫器的号码写在名片上, 写完后将名片及原子笔一并送给她。

 

      「呼叫器的号码?」她很有兴趣地问。

 

      「喏,你先拨我呼叫器的号码 ,我的呼叫器收到后就会发出 呼叫的哔哔之声,也会显示你的电话号码,然后我可以根据你的电话号码打电话给你。」我将医师制服的白口袋上挂着的小电器取下来,指着上面一个小小的显示屏,不厌其烦地解释给她听 ,并且尽可能地示范一下。

 

       「原来这叫呼叫器 ,我们餐馆里面 也常常看见客人挂着它,原来是这样用的。」她微微地笑着把我转送她的原子笔 将名片夹在旗袍的右襟上面, 夹好之后,用涂着粉红色蔻丹的右手轻轻地拍了一下,表示很愿意收到这象征年轻友谊的免费礼物 ,更愿意与我们讲话做朋友,态度十分亲和。

 

       「阿健哥也给你一张名片罢。 」既然这两人不再乘开门之举来眉目传情,我也索性慷慨一下。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也有我的姓名、地址及电话,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也请不要客气。我是一位在纽约州恰扒瓜镇开业的律师,名字叫余健雄。」健雄哥很客气地抽出一张名片递给我们在帕克街十号见过、打过照面的那位女郎

 

       「妳以后若有任何事 ,例如被人欺负或虐待或什么的,请尽量找他,不要客气,他是一名极富正义感的律师,请多多照顾他的生意。」我在一边努力鼓吹,所有的嫉妒心 早已烟消云散。

 

       「小阿音,这张给妳收着罢。」他也顺手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

 

       「对不起,我不但没有名片,家里连电话也没有。」她笑着说道。一点没错,是夹着浓重湖南腔的普通话 。到底年轻,大概受了我们快乐气氛的影响 ,她也瞇起长睫毛的大眼睛微微笑了起来, 淡而薄的嘴唇里面露出细白而整齐的贝齿,由她与我们说话从容的态度来看,一定不止十六歳,不但聪明伶俐, 而且还很成熟懂事呢。

 

       呵,她看起来太完美了!

 

      「你是不是由大陆来的湖南小姐?人人都说湘女多情阿!」我开玩笑地问她。

 

      「咦?妳怎么知道我由湖南来?不错,我的名字就叫湘女⋯⋯。」她有点诧异,才张开可爱的小口,还没有等到我答话,就被旁边一个粗鲁的声音阻止了。

 

      「进去,进去,在这里打扰客人做什么?妳给我进去,让贵客清净清净 。」这人一口台湾国语,就是上次跟在她身后的那名恶汉!今天不但梳冼得干干净净,穿著西服,打了领带 ,在他的不耐烦地向他年轻太太挥手的时候,不但看出他的指甲也修剪得清清爽爽,还可以看出他左手的最小的手指上金闪闪地戴着一枚男用钻石戒指呢。

 

        那湖南小姐被他这么一吆喝,吓了一跳,立刻垂下眼睑,转身匆匆离去,我看见她乘丈夫不注意的时候 ,不动声色地将我们表兄妹的两张名片匆匆地由旗袍的右衣襟上面取下,塞到里面的胸罩之内贴着乳房。最初一眼看见她,只觉得一股瘦怯怯、弱不禁风令人生怜的美感,大概因为十分年轻吧,再仔细端详,原来两个小小的乳房 及翘翘的屁股竟然圆滚滚地鼓在哪里呢。当然,也很可能因为胸部及臀部的小巧美丽而相对地显出身体其他部分细瘦的韵致吧。

 

       由她珍藏我们名片的这个举动来看 ,就分明对我们表示友善,也就是愿意跟我们这种年龄比较相若的年轻人做朋友的意思,至于她房里有没有装电话,将来会不会真的打电话给我们,那是没有什么重要的吧 ,我想。

 

       健雄哥与我黙黙地目送湘女低头走进厨房,只见她的丈夫也立刻跟着进了厨房。

 

       「你看,那么坏的家伙,洗洗干净之后,外表还居然人模人样,真是沐猴而冠!丢尽我们台湾人的脸!」我眇了那人一眼,很气愤地对表哥说 ,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阿音妹,什么地方都有好人也有坏人,台湾也是有好人也有坏人的!大陆湖南當然也有好人也有坏人,不可一概而论的呀, 妳不是告诉我说他们是合法夫妻吗? 你就少替人家操心吧。」健雄哥没有在意,正在聚精会神地翻来覆去欣赏我的名片。

 

       「吓,我们的小阿音现在居然也有名片了!」他叹了一口气。

 

       「是PS医院替我印的,既然连我都有的话,大概不论是阿猫阿狗都有的。」我很谦虚地解释。

 

       「哇塞, 李歌音医师!阿音妹,想当初我离开台北到美国时,妳才进大学一年级 ,在我临上飞机时,妳送了一个穿了医师制服的 小木偶医师给我,说我看见它就跟看见妳一样,并且告诉我,将来有一天,等妳正式做了医师,第一个要照顾的人就是我,要我永远无病无灾,长命百岁呢!」他笑嘻嘻地说。

 

       「你还记得我送了你一个小木娃娃医师?」我很高兴地说。

 

       「哪,就在这里!」他打开公文包,由最里层掏出一个穿了医师白外套,非常可爱的小木偶给我看,看完之后,他又很慎重地放回公文包的里层。没有想到他还保存着一个大学一年级小女孩送给他的小小心意,使我非常感动

 

      「阿健哥,你的记忆力还不错嘛!」

 

      「没有想到六年以后的今天 ,妳真的穿起女医师的白色制服,口袋里揣着听诊器,实在很有神气呢!」他很赞许的感叹道  

 

      「阿健哥,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对我的许诺呢?」我动情地反问他。

 

      「当然记得!只要你需要任何法律上的帮助 ,我当然会为你免费效劳,全力以赴,要你在社会上永远安全快乐,那还要你提醒吗?」他很认真地回答。

 

       我高兴得脸又发红了

 

 

 

  

 

 

 

 

 

分类: 

评论

海伦的头像
 #

喜欢国英姐的故事,请多讲些故事给我们。看到您的名字,我想起我父亲的名字——国华。

 
余國英的头像
 #

非常感謝!作者是因為有讀者而生存的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