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进城记---1

        女儿的中乐团今天在纽约曼哈顿中国城的图书馆有一个义演. 对我这个住在新泽西 Hunterdon County 的乡下人而言,绝对是一个big challenge. 这辈子就怕开车进扭腰. 想起那横七竖八的单行道,以及橫冲直撞敢和北京的哥叫板的yellow cab drivers, 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女儿的排练是在上午十一点半 ,我不到9点一刻就忙不迭地催女儿上车往城里开. 谢天谢地,恐怕是跟周末有关吧,一路上畅通无阻,俺竟然没有开错一个路口,不到10点半就到站了.  However, 到了之后我却傻眼啦:俺们乡下的图书馆都是独门独院,还有偌大个儿的场院任你泊车. 这个图书馆却是sits right on the side of the Main Street, 木有泊车位耶Cry

        一眼望去,大街两边都前胸贴屁股滴泊满了车,这可咋办呢?好在俺到得早,于是就在街上绕圈圈,希望哪位爷能早点儿离开,有幸把车位让出来. 开到第三圈儿时,我好运临头. 一辆运送海鲜的车卸完货离开,在路边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车位,和满地横流的带着鱼腥臭味的污水. 我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试呗着用经年未用的平行泊车的功夫竟然一次就把车泊进污水里,oh yes! 这回进城泊车的钱省喽Smile

        带女儿小心翼翼地下了车,从车后堆得半人高的腥臭的装海鲜的纸箱子旁绕过, 没几步就到了图书馆的楼下. 打发女儿上了楼,我这才来得及喘囗气儿. 看看时间尚早,可以好好逛逛街啦. 周围招牌林立,人群熙攘,这边儿是菜摊上讨价还价慷慨激昂,那边儿是小店里盗版CD声音振耳. 真亲切,仿佛回到了海淀后街.

        我忽然想起家里蔬菜都吃完了,现在就在中国城,何不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于是顺脚儿走进一家菜市场,买了四、五样时鲜菜. 发现价钱比俺们乡下的美东超市便宜不了多少. 两大口袋估摸也就省了不到5块钱. 拎着菜放回我的车里去,看到马路两边餐馆多得如过江之鲫,哈喇子都要流出来啦. 可不是吗,好不容易进趟城,中午一定要好好打打牙祭.

        刚走到车旁,旁边卖鱼的大姐就好心地跟我说:小同志,刚才有一个穿黑皮的雷子在你车边晃悠,不会是给你开单子了吧. 我赶紧往车看,玛乐咯八滴,还真是一张ticket!我好奇地前后左右一看,其它车全都安然无恙,怎地警察同志就跟我过不去呢?!打开ticket一看,卧槽,一百一十五块大洋. 我买菜省的钱连个零头儿还不到. 仔细读一读, 说是我把车停在 fire hydrate 旁边了. 奶奶滴,我咋就没看见消防栓呢?车前车后再又找了找,终于在车屁股后头那一堆半人高的腥臭的纸盒子堆里看到fire hydrate,而且小荷才露尖尖角. 真是匡世奇冤Frown

        哎,有啥办法,只好把车开走,在好老远的地方找了个parking garage 花了十八块把车泊好,垂头丧气地走回来. 这下子好,逛街的心情全无,去餐馆大搓一顿的豪情也还给姥姥家去啦.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眼睛就只瞅着哪家餐馆便宜. 图书馆斜对门儿那家还不错,lunch special 全都5块钱左右. 于是给女儿要了份最贵的$5.75 的黑豉排骨饭,自己捡了最便宜的$4.25的膀膀米粉.

        拎着饭上楼找女儿. 打开饭盒一看目瞪囗呆:那盒黑豉排骨饭里大半盒是米饭,然后在黑豉酱里间杂着几块儿碎排骨和一个鹌鹑蛋大小的鸡蛋. 俺那盒膀膀米粉更牛叉,一盒煮米粉里面点缀着几块坚若磐石般的猪蹄子上的连皮骨. 俺女儿真是乖,也没说啥,竟然吃完大半盒“排骨饭”. 我当然不能浪费啦,把膀膀饭里的米粉吃得精光. 那几块连皮骨实在太硬,我嘴里那几颗给太太充门面的陶瓷贴面牙可不能给崩坏喽,于是只好忍疼倒掉.

        我这个天生就喜欢吃肉的主儿,中午就垫点儿煮米粉,不饱呀!看到旁边Eric 家买得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子摆在桌上. 他们已经吃完饭,盒子里还剩下四个. 我这个馋呢. 实在不好意思跟人家开口要,就眼巴巴地等到饭后收摊,Eric 妈妈要把包子当垃圾扔掉,我于是冲上前去热情地说:Cindy 呀,我替你把垃圾扔楼下吧. 在Cindy 的千恩万谢声中,拎了包子快步下楼. 还未走到一层,四个包子已进肚. 真特莫滴好吃啊!!!

        下午演出结束,博怡问我能不能跟她的小伙伴儿们一起在chinatown 吃晩饭. 我告诉女儿时间不早啦,还是早点儿回家好. 其实心里话是:爹吃大餐的钱都交罚款了,还是跟爹回乡下吃麦当劳吧. 谁让咱有这么个乖女儿呢,照样高高兴兴就跟我回家了. 话说回来,俺这个做爹的也不容易. 这些个周末里带女儿东跑西颠,又是中乐团会,又是古筝表演,又是学字画画,兼有排球训练. 弄得我把俺们桥水镇足球队的冬季联赛都miss掉啦,也算是跟俺闺女扯平吧.

        一路上警车轰鸣,警察林立,俺只有在电影上才见过这场面. 扭腰这是咋地拉?出了holland tunnel, 让女儿用手机follow 了一下新闻,才知道今天下午纽约有万人大游行,抗议最近警匪不分的多起事件. 我这个后怕攸,好在出来得早,否则要被堵在城里喽,看来不在中国城吃饭是正确选择啊Wink

        到家后给老婆大人如实洰报一天的工作,被太太语重心长地教育:好不容易去Chinatown, 有那么多好餐馆,就捡便宜货,让女儿跟你一起忆苦思甜不说,还偷吃人家的包子,真是越来越象个土财主啦!洗衣房搓板儿上去反省反省去!哎,咱有理跟她们美国人讲不通啊. 俺可不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滴土财主. 上次Rutgers telethon, 俺就捐了$400;还有ferguson 的黑人兄弟烧了黑人姐妺的店店,俺也拿出百八十块来支援. 太太前导师的在哥大上学的闰女投身非洲爱滋病防治事业,俺也立马拍出几百大洋支持. 所以说,俺只是保持了咱中国人严以律己,勤俭节约的美德,咋就落儿个跪搓板昵CryInnocentUndecided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这里的幽默感蛮像我们亚城出身的老秃笔的写法。 嘿嘿。(他现在也在新泽西)

也期待你再写写祖辈和父辈的经历。

得寸进尺一下, 觉得如果有一个容易称呼的笔名, 就更好。

 
爪四哥的头像
 #

谢谢雨林夸奖. 祖辈父辈们的经历很多都是我们后人学习借鉴的楷模,有时间一定会写下来. 至于笔名zhua08854, zhua 是太太名字的缩写,08854 是我们二十多年前初来乍到新泽西Rutgers 大学的邮编,不敢造次,不敢忘本.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我有点兴灾乐祸,有木有?

你说你都在新州住了二十多年了,去趟中国城,还被罚了一百多块!我想想几年前我们刚来那会儿也就气平了。那第一年,我们几乎每次去曼哈顿和法拉盛都被罚款,第一年总共罚的金额,一点不夸张,壹千多大元还包括我的一部手机被从我的口袋里摸走了!中国城买菜停车,才买好回来一张罚单,中城餐馆吃饭,饭吃好,回来一看一张罚单,去长岛酒庄,路过法拉盛,女儿要喝杯珍珠奶茶,一杯奶茶买好,一张罚单,最怨的是,我被弄怕了,嘴巴还馋,指挥老公停车,让他下去买好吃的,我自己坐在车里坐阵,我一份报纸还没看完,那警察的罚单已写好挂在那里了,我都没看到警察,买好美食的老公回来看见警察离去,问我在车上干什么?

不过,这一千多块终于让他知道在纽约如何停车,现在已经有两三年没被罚了!Cool

 
爪四哥的头像
 #

海云说得是昵. 我们绿溪群的一位爷在法拉盛吃顿饭,不到一个小时,出门看见车上夹着三张罚单. 后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申诉成功,交一张罚单的罚款了事. 所以害怕去扭腰啊.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听你讲进城的故事,人总被自由束缚,当爹不容易。

 
爪四哥的头像
 #

所以有名言日:“ 不自由,勿宁吃”. 但可别吃成咱的膀膀米粉Cry

 
融融的头像
 #

如果你拍盒子遮住消防龙头的照片,可以到法庭争辩,也许免了你的罚款。

 
爪四哥的头像
 #

我们绿溪群的童鞋也这样说. 可惜俺当时脑残,咋就忘了照相了昵Embarassed

 
渺渺的头像
 #

太不容易啦!一张罚单把美味的中餐和晚餐全吃光啦,去纽约开车不受罚看来还是一门大学问呢。建议多跑几次写份纽约停车攻略给大家分享,功德无量哦!多谢啦!

 
爪四哥的头像
 #

建议渺渺向海云老公多多请教. 人家已经二,三年在扭腰没吃过一张罚单了. 再坚持二年,就可以写进吉尼斯纪录里啦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