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7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82

你在这里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 04 )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 04

 

 

 

      「很简单,到了她那里我们特别忙碌地照顾她就行了。」

 

      「特别忙碌地照顾...?」

 

      「例如,叫她老人家多张几次口 ,以便多看舌苔,每次仔细看久一点,然后努力量脉膊,查血压,测体温 ,按时喂她吃维他命,打防疫针...等等。」老医师不厌其详地告诉我这些细节,恐怕是提醒他自己吧。

 

      「量脉膊,查血压?这些不是护士每天例行的工作吗 ?在我们查房之前,护士们不是早就做过了 ?」我天真地追究。

 

      「是吗?那你有什么建议吗 ?替她桌上的花瓶换水?」老医师反过来问我。

 

        这时,我们走到一个特别病房半敞着 的门外,白髪老医师自己且先站在一棵枝扶疏的花树的一边,郤叫我先过去敲门。

 

       「瑞德,是你吗?怎么才到?」病人急切的声音。

 

       「我亲爱的玫瑰,···。」老医师亲切地喊道。

 

       「瑞德,瑞德,我的瑞徳,今天跟你一起来的年轻女医师好漂亮!东方人吗?长得又健康, 又年轻又活泼,比我们两人都喜欢的 歌影双栖明星巴巴拉史蜜斯还要迷人,太可爱了,以前没有见过,新来的吗?」我们一老一少两位医生一跨进这间摆满各式各样的鲜花的病房时, 本来半躺着的病人立刻坐起身来 ,非常快乐地喊道。

 

        这位老太太脸上胭脂、花粉、眼睫膏涂得有红 又白又有蓝,一头 白色头发染得透出若有若无的淡紫色 ,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乱,可见早就在等待她的「瑞徳」了!她见到跟在老朗医师后面的我,很高兴地找到一个新的话题,立刻眉开眼笑地问 主任朗医生。

 

       「我亲爱的玫瑰, 妳今天的气色比昨天更加好得多,这位年轻的小姑娘医师叫做 秦歌音,她是我的关门女弟子, 是新由台湾来的实习医师,我们老的退休之后, 就要靠他们这样年轻力壯生气逢勃的生力军来照顾我们啦!哈哈,哈哈哈!」这位蓝眼睛, 白头发慈祥和霭的老医师老是忘了我的名字,一再重读我胸前挂的名牌

 

       当然, 我是不必读他胸前的名牌的,他是人人皆知的四十五年前诺贝尔医学奬正宗得主,老牌医师朗瑞德医学博士

 

       「嘻,嘻嘻!看见了这么年轻美丽的女医师,我老人家的病早就好了一半!」老太太 笑嘻嘻夸张地赞美道。

 

       「我可爱又 年轻的玫瑰小姐,只要见到你这么理想的病人,我这一天的辛苦也早就 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老医生顺着病人的话一直往下说

 

       「是啊,只要她伸出那可爱的小手来替我按一按脉膊 ,不必吃药打针,我的病就完全痊愈了!所以,瑞德,我今天不必吃药打针吧?」

 

       「那是自然!我的玫瑰小姐今天当然不必吃药打针!」医师与病人大概是老朋友,两人有说有笑地拿我开玩笑 ,我也只得脸上带着微笑,装模作样,好像很忙碌似地用听诊器细听病人的心跳

 

       正当我们在病房里大做公共关系 ,医师丶病人感情十分融恰的时候,主任医师的行政助理凯蒂小姐突然走过来,俯首老教授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

 

       「好, 秦医师,你有一通紧急电话,到我办公室去接吧,可爱的玫瑰小姐 暂时由我一个人照顾好了,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啦!」老朗医师和和气气地对我说

 

       他老人家既然这么说 ,我当然三步当两步,惊疑不定地朝朗医师的办公室跑。

 

       紧急电话?在美国会有什么人打紧急电话给我呢

 

      「阿健哥,是你!」我拿起电话,一听见电话里他低低斯文而自信的男中音,立刻心跳加快,实在令人快乐

 

       他怎么知道今天只有我一个初出茅庐最新的菜鸟跟着朗老医生查询内科病房,其他的医师都围着少壮派赫医师到重病房去学习真功夫去了 ?他怎么知道朗医师的电话号码呢

 

      「哈哈,说穿了一点也不稀奇,电话簿上就有PS医院的电话号码 ,打电话到询问处一询问,还有什么问不出来的 ?喂,小阿音,你过得好不好?」话筒中透出他轻快的声音

 

        看来他听见我的声音,也很快乐。

 

       「怎么会不好呢?踏上美国土地还不到一周,就有一位非常成熟的洋男人送花给我 ,向我求婚。」我告诉他,八十岁以上算成熟了吧!反正没有说谎。

 

       「哈哈, 小音妹妹,妳可怜可怜他,拒绝了吧 !向他解释清楚,你们认识不到一周,他只知道你外表聪明美丽,健康可爱,哪里知道你花样最多,主见特深,个性又独立 ,最最喜欢自作主张,一点也不柔顺,而且, 万一让你知道他喜欢你,就变得刁钻古怪,难缠得很⋯⋯ 缺点多了去了,一时也数不完。」健雄表哥滔滔不绝地表示他的意见

 

       「喂,真的有这么差劲吗?太夸张了吧!」我被他逗得非常高兴,格格地笑出声来。

 

       「星期五晚上有空吗?我们一同吃晚餐好吗?

 

       「算你运气好,我查了一下日程表,恰巧明天晚上有空,可以出去吃晚饭。」我们菜鸟实习医师工作安排的很紧,我实在一点也没有夸张

 

       「好,那时我在你们医院的急诊室门口等你,不见不散。」他在电话里说。

 

       「好,不见不散,阿健哥,我有太多的事要告诉你啦。」我兴奋得对着电话筒一直傻笑

 

        看,我的运气多好,在他乡异国有这么一位好表哥!

 

        星期五下午,到了约好的时间,我一脱一下医生穿的白外套 ,就朝着急诊室的门外直奔。

 

        只见急诊室的外面 ,站着数名穿了白衣服值班的医护人员,一字排开严阵以待,个个焦急地向着救护车来的方向看。健雄表哥及另外一位年轻的外国人也站在门外,当然 ,这里要解释一下,我说的外国人就是洋人,也就是白人的意思 ,现在在美国,应该我们这些亚洲来的才叫外国人罢!话说那白人青年脑后用深棕的头繋着一把淡棕色的头发,背上背着一个大背袋 ,肩上挂了一个照相机,体格长得非常匀称,比健雄哥略矮,是中上等格子,有一副很纯洁认真的态度,他很恭敬地将手中的一迭纸递给健雄表格过目,健雄哥伸出手接过那迭纸,一面翻阅,一面用右手指点着在手中的纸张上写的什么, 两人低声地讨论起来。

 

        一辆疾驶而来的救护车,在急诊室前紧急剎住车,原先严肃地站在那里等着的医护人员立刻由打开的后车门内,众星拱月一般地接过一个躺着病人的救护担架,像旋风一样地把担架连同病人 ,像旋 风一样的推入医院门内急救去了。

 

        不一会儿,完成任务的救护车,也关上后车车门扬长而去。

 

       「健雄哥 !我在这里!」站在一旁的我,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得大声喊出来,不是事先约好了跟我约会吗?怎么竟然这么严肃的在办公事呢?

 

       被我这么一喊,健雄哥抬起头来看见我了,很高兴地朝我的方向打了一个招呼, 与表哥在一起的那位脖子上挂了照相机的青年也转过脸来对我点点头, 他的五官倒也十分清楚端正, 只是那对淡棕色漂亮的眼珠有点透明似的,有点让人摸不定他到底在看你还是没有看 。那青年看见我在等健雄哥, 就背着大背袋、带着相机施施然地离开医院门口 ,由斑马线人行道走到对街去了

 

        剎那间,原本挤满了工作人员和紧张气氛的急诊室门外,变得只剩下我们表兄妹两人。

 

        健雄哥 ,这算什么约会嘛?真是...!」我的小姐脾气又来了

 

        「阿音妹,看!这是什么 ?」健雄哥得意地问我。看见他手中扬着的物件, 我不由得 不芳心大悦。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了。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鼓勵!

 
海云的头像
 #

跟读中。

 
余國英的头像
 #

敬請指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