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夏天的精彩

 

 

                           再品田园之美

                  二、夏天到了

 

阳光已经开始热烈,显示出刚硬的态度,正是这样的强大才让麦子们有信心换掉象征青春的绿衣,从头到脚都成了太阳的色泽——这个世界是崇拜太阳的,太阳的温和是这世界的轻柔,太阳的热烈是这个世界的高潮!田野里此时都是这样的肤色,与阳光连成黄闪闪金灿灿的一片。麦粒儿想探出头来看看梦里的蓝天,但是窗子太小了无法看清楚,急的直跺脚,结果把整个穗头都坠弯了……油菜一旁看着想捂嘴偷笑,可惜没控制好笑的程度一张嘴把籽儿全撒了!……

《田野之夏》田野四季风——田野之夏

 

 

 

 

 

 

 

 

 

 

 

 

 

 

 

当嫩青的秧苗齐刷刷地拥挤在一起的时候,天已经变得很热,只是水还有一些凉,大田里满头芒刺的麦子已经不见了踪影。送走了麦子的土地并没有什么休整的机会就被翻耕平整放上水了,凉爽的水侵泡着松散的土地,也重新装扮了土地——现在放眼望去真是天地一色,天空的蔚蓝与云朵的絮白都对称地显示在地面上!这是要开始插秧了,这会儿插好秧百十来天后就能吃上新大米了,这是多么令人期待啊!《插秧》插秧

 

 

 

 

 

 

在村子里,家家都有大水缸,水缸里浮着水瓢,这水瓢是什么东西呢?是葫芦,是干透的葫芦锯成两瓣后的模样。照葫芦画瓢,就从这来的。这水瓢有意思的,因为密度小所以总浮在水面,因为坚硬结实所以很耐用,一只水瓢一般至少用四、五年没问题的。用的时间久了,外表都变成暗红色,油光水滑的。这是乡村极普通的物件儿,谁也没拿这个当回事,要从水缸里舀水,顺过水面浮着的瓢就舀,舀完了顺手一丢,水瓢自个在水面打几个转一边歇着去了。

《葫芦》农家夏蔬鲜脆——葫芦

 

冬瓜体型大,皮厚瓤多,可食用的部位也就那一圈子。童年时不喜欢吃冬瓜,水大寡味。但是有的人家做黄豆酱时伴进冬瓜片,冬天吃时冬瓜片在咸鲜的酱黄豆陪衬下呈晶莹透明状,轻抿一小片简直全身颤抖,冰凉冰凉的,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吃法!但那滋味的确好,早晨吃过,口腔里至少保持半日的感觉,让你不能忘却。

《冬瓜》农家夏蔬鲜脆——冬瓜

 

 

 

 

 番瓜,一个番字流露了它的来源,这个且不去理它,先说说它的相貌。它一般在屋后的闲地扩展自己的领土,每家屋后基本都被它占了,浓翠的色覆盖了黄黑的土,成就了人们对绿意的追求,但比城里的绿化层次高多了!瞧见没?那翠绿的叶子下躺着的发黑的家伙?这个就是番瓜!有的直挺挺的顺地而卧,肥硕粗大腹部圆鼓;有的弯颈侧睡,仿佛有无限春梦遐想;有的苗条安静,全身细嫩肤色均匀,头顶的小黄花像只花冠稳稳地戴着,好像选美归来依然沉浸在喜悦的气氛里……《番瓜》农家夏蔬鲜脆——番瓜

 

  

长豆角,都吃过吧?这大概是地面上最细长的一种蔬菜了,它很泼皮,一夜过后就会结出很多,根根妩媚条条含情悬挂在带露的藤叶下,等你去摘。因为长豆角需要攀藤,所以要搭架子,乡人一般都是用树枝,讲究的人家选粗细基本一式水的树枝搭出整齐的人字架,豆角藤毫不客气地几天就盘踞了架子,悠闲地鼓芽开花结角子。长豆角的花不大,上白下紫,开的密集灿烂,一付没心没肺的傻乎乎笑着的样子,倒也不缺小蜜蜂的追逐,嗡嗡的振翅声在一片立体的豆角林中此起彼伏,有些温度的蛋黄色阳光泻照在这里显得很是祥和。

《长豆角》农家夏蔬鲜脆——长豆角

 

 

阳光热辣地照射着一切,也照在水塘那一头相对平静的地方,孩子的嬉闹似乎对这里影响不大。这里的情况有些复杂,零散的高出水面的荷叶在弄姿,正开着的一朵粉红的花,两只蜻蜓对这花练习悬停与盘旋。水面上还漂着或青绿或赭红或腊黄的小片的叶子,叶子上还有些黑色的斑点,叶子反射着阳光,看起来比水面更亮。这些叶子是菱角的脸,这是两角的草菱角,戏水的孩子们歇的时候就顺手拽过来翻看有没有值得摘吃的,没有就一松手,菱角有些羞了,有些无趣地慢慢地晃回去;如果摘到一个,孩子就高兴地用嘴轻轻一咬,再剥掉绿色的外壳美滋滋吃那白嫩的菱米儿,吃的高兴一猛扎到水肚里,从远处露出来,一抹脸上的水又去寻菱角了。此刻,已经安稳的菱角正舒服地漂在水面上美美地晒日光浴,但它好像有些痒了,原来一只水蚊子迅速从它的脸上爬过掠着水面到更深的地方去了。

《夏天的水塘》夏天的水塘

 

 

 

小伙伴们都很好奇,这些放蜂人到底都干些什么呀?那小小的蜜蜂到底是怎么采的蜜?受诸如此类的好奇心驱使,小伙伴们有空没空的就往放蜂人的大营跑。放蜂人头带缀有面纱的草帽,越发增添了许多神秘的色彩,小伙们像是无意中闯进了外星人的地盘……只见有的人从蜂箱小心地拿出一版版的爬满蜜蜂的满是蜂窝的方块,再稍一抖,蜜蜂就飞去了,然后把版上黄黄的蜂蜡铲下来,再把版子放到一个有旋转装置的铁桶里旋转甩出蜂蜜;有的人在一格一格地清理那版上的蜂窝,还不时地放点到嘴里……看的小伙伴都流口水了。《外乡来的放蜂人》外乡来的放蜂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鐡手的头像
 #

沙发欣赏木桐兄的美文!你的这篇“木桐体”散文更细致、拟人,完全可以PK掉风起一时的“舌尖体”!

曾记得木桐兄有一篇很好的描写秋天的散文,让我产生找木桐兄打秋风的念头。现在又有了夏天这一篇,美不胜收!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老兄!“舌尖体”占据了很多优势,作为电视节目来说也是很成功的,但缺少了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沉淀。对一个地方的认识缺少沉淀就会浮于表面,所以那档节目也就少了很多的力量。

 
鐡手的头像
 #

完全赞同木桐兄的高见!我的个人感觉“舌尖体”有些卖弄文字技巧,有些油滑。少了“木桐”体源自内心的情感和沉淀。做任何事情走马观花都不行。CCTV做节目已经有了很大资源优势,可还是比不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木桐兄!Laughing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我们这边说的高兴,还不知别人怎么看呢,有些东西还真不是每个人都能欣赏体会的。

 
梅子的头像
 #

夏天瓜菜成熟了不少,虽然热一些,我还是喜欢夏天。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也喜欢夏天。

 
沉淀的头像
 #

哇塞,馋i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这就是生活里的美好!

 
老粉的头像
 #
好熟悉的场景,历历在目!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就是风景。

 
木易石的头像
 #

精彩的夏天。是插晚稻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看的仔细,这是麦子收了栽的,俗称“麦茬稻”,也可以算是晚稻。

 
李荷的头像
 #

我也看到过木桐君的关于秋的散文,今天又看到你关于夏的散文,真是美文美图,别具一格!很同意铁手先生的“木桐体”的提法,先生的文章植根于泥土,即木秀于林,自成一体,令人佩服!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李荷的美评,好文章是读者品出来的,得到认可就是最大的褒奖。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