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诗文杂谈之故乡, 荷塘月色

          最近在网上偶尔发现一部“周树人”全集, 喜出望外. 重新拜读鲁迅的作品, 又一次被他雄厚的文学功底与震聋发聩的呐喊声所震撼. 鲁迅是我最敬仰的中国近代史的文学巨匠之一. 他对社会不公平的揭露, 对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百姓的同情跃然纸上. 他想用笔做武器, 向中国五千年吃人的封建礼教伦常宣战, 梦想着一个人人平等的新社会.

          幸运的是, 鲁迅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 没有赶上和亲眼目睹“敢把日月换新天”的新社会. 否则就冲他那疾恶如仇, 痛畅淋漓的蹶脾气, 他老人家是绝对活不到文革的. 我敢拿一百个Internet 跟你打赌, 鲁公在三反五反时就会首当其冲, 被打成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的现行反革命分子, 五花大绑拖出去崩了.

          谁都知道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是一个“人人平等”的新社会. 他们对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去其精华, 取其糟粕. 与天斗, 与地斗, 与人斗其乐无穷. 还青出于蓝,把人按阶级划分三六九等,远胜印度阿三的种性制度, 让数典忘宗, 做奸犯科的奸佞小人充分体会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后来六月四日一声枪响,给中国送来了全民皆贪的唯利是图主义. 一个闰土才逝去, 千万个闰土又被造出来. 鲁公若地下有灵, 必长歌当哭心若碎啦. 嗨, 你看我都扯到哪儿去了!看来是被山路历险车掉沟里吓得神质不清啦, 在这里信口呲黄,胡说八道. 小心被请去喝茶Frown 再说咱们要谈的是诗词, 小民不谈政治哈.

          既然说起闰土,就想起了鲁迅的大名鼎鼎的散文“故乡”. 每次读完心里都象注了铅一样, 沉重无比. 而且聊寂愁怅, 茶饭不思, 就算是减肥利器吧. 遥想着鲁迅当年的归家情景, 于是感概万千, 不觉中就有诗一首为念:

      秋夜还乡

残月寒枝枫叶黃,

孤山瘦雨回故乡.

断垣昏鸦泣长夜,

泪染银丝几断肠.

          鲁文豪的文学造诣很深. 他在嬉笑怒骂中对人物的刻画, 对社会的批露近代文豪中无人能出其右. 我想跟他最close 的应该是文风迥异的散文大师朱自清了. 人如其名, 朱老性情高远, 孤芳自赏. 真正做到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如果鲁老是江湖中的游侠, 朱老则是殿堂下的名士. 鲁老的文章艰涩凝重, 象屠龙宝刀; 朱老的散文则空沏清灵, 象倚天长剑. 最喜欢朱老的“荷塘月色”, 与鲁老的“故乡”一样都是曾入选中学课本的名篇. 每次捧读, 都象喝了心灵鸡汤一样;想象着那种残花映月, 天人化一庄周乐的意境, 不觉就又有诗一首为念:

          咏秋

枫叶凋零霜漫山,

孤雁啼空翼向南.

雾雨黃昏一壶酒,

孰能伴我听秋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