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 01 )

 

过埠新娘打洋官司( 01

 

 

 

      「怎么样,对你的老妈,我的老妈,交代的过去吗?」一跨出房门,健雄表哥搓着手对我说。

 

      「我不喜欢这里,这里太不理想了。」我努著嘴,指着背后非常差劲的房间撒娇地回答,这间房间座落在帕克街十号的楼下。

 

      「我的歌音表妹,拜托哦!只要耐心地等他十四天左右,就可以正式搬进星辉大厦的908室那套单间公寓了。不但厨、卫、卧、起坐处俱全,窗明几净,距你工作的医院又近,上下班方便,最重要的是有门警,在纽约这种城市,一个年轻的单身女子,一切要以安全为重。」他急得冒汗了,十号这种房间当然是没有中央空调的。

 

       「星辉大厦的908室虽然很好,可是不能马上搬进去住呀,得先在帕克街10号这间烂屋里窝两个礼拜, 太恐怖了吧!」我夸张地把右手放在额头上,闭了闭眼睛,做出要昏倒的样子来。其实,我这一辈子还没有昏倒过,并不知道真正昏倒是个什么感觉。

 

       「星辉大楼908目前住着一位老太太,得等她搬走,才能有空呀!妳又不是不知道。」健雄表哥叹一口气,把右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乱摸。

 

       「人家···。」我正在想如何继续刁难表哥,突然发现他的手停止了胡乱摸索的动作,根本没有听我说话。顺着他专注的眼光看过去,我也吃惊得张开的口半天合不起来,我说的话也早就不知道哪去了。

 

       原来一位清新脱俗,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女孩,正推开大门进来,推门的手臂是瘦削细长的,留在门上的手指是雪白粉嫩的,一副薄薄的身子,大大哀怨的眼睛,直直巧巧的鼻梁,薄润浅红的小嘴,尖细狭小的下巴,连一头长长的秀发都是细黄而柔软的。

 

       这么一位我见犹怜的小可人儿!

 

       显然这位可人儿也被健雄表哥的英俊吸引了,特地停下脚步,也抬起双眼来回看他,两人的四只眼睛,连成了两条视线,久久不肯收回来。

 

      「按我这医师的眼光看来,她应该多吃点食物,多晒点太阳,实在有点营养不良,令她看起来还不到十六歳⋯⋯。」从生出来就得健康宝宝奖状的我,突然不高兴起来,是嫉妒她太惹眼呢?或生气健雄表哥怎么从来没有用这种专心注意的样子来看过我呢?总而言之,他这种对陌生女孩眉目传情的大胆行为,使我心中的醋瓶、酱缸、麻油罐全撹在一堆了。

 

       「干你娘!看什么?」凶神般的怒吼,好像当头棒喝,把我的心吓得在胸腔里惊天动地的胡乱跳了起来。定了眼睛再看,原来这位美人儿身后还跟着一位中年粗汉, 正在对我们三个年轻人怒目而视,用台湾腔的国语高声叫骂,真替我们台湾人丢脸。

 

       「谁看谁了?告诉你,这位帅哥是本医师我的男朋友,不要搞错了!」我双足叉开,两手叉腰,打算做出比他更凶狠的姿态来,虽然有点色厉内荏。

 

       「不⋯⋯,误会了。」健雄哥连忙摇手否认。

 

       「皮痒了,欠修理吗?」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满脸油光恶汉的的声音好像轰雷一般,光比气势就大大的盖过了我的装模作样。那女孩儿吓得立刻低眉垂眼目,转身踏上楼梯,那中年恶汉一不做二不休,乘势伸出粗壮的胳膊由后面鲁莽地大力推了她一把,使得她失掉重心,向前一跌,幸好她年轻反应快,双手及时扶住了楼梯边的把手,一站穏了脚步,那少女连忙逃一様样地奔上了搂。

 

       「目珠扒卡睛呢,呸!」那怒发冲冠的凶男人呸了一声,也跟在后面,示威一般重重地,恶狠狠地上楼去了。

 

       健雄表哥与我都被吓得怔住了,呆在那里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苏醒过来。

 

       「可怜的小女孩,有个这么可怕的父亲!将来长大了,谁还敢去追求约会她哟!」我有意提醒表哥,特地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

 

       「唉!」健雄表哥也叹了一口气,左手由鼻梁上取下他的金丝边的眼镜,右手又继续在全身上下的口袋乱摸,那双乌黑而多情的眼睛,眯了起来,真是要多迷人就多迷人。

 

       「健雄哥,你找这个吧?」我说,将一片污黑的方块在空中扬了扬。

 

       「原来被你拿去了。」他说,很高兴地伸出手来接。那长长的腿,只跨了两大步,就到我的面前,简直帅呆了!

 

       「吶!还你。」我将那片小黑布丢了给他。

 

       「呀,这是什么?这么脏?」他吓了一跳,左看右看,仔细研究那片小黑布。

 

       「你的手帕嘛!刚才你看着陌生美女,我乘你看得无暇他顾的时候,拿来擦了一下这扇快要倒下来的旧房门。」我指了一指背后的门。

 

        从小就最喜欢他的气味,尤其是他的手帕,干净的时候,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肥皂香气,用过一阵子后,就夹杂了拉他的男性的体息及若有若无的汗味,现在又加上古龙水的香气,真是迷人极了。他最喜欢用又大又吸水的那种手帕,总是折叠得一丝不苟,固定放在他长裤右边的口袋中,我比他矮一个头,正好一伸手就取得到,所以用起来十分方便。他由台湾大学法学院毕业以后,到美国深造进修的六年中,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台湾省亲,他家与我家是远亲加上近邻,所以健雄哥回台湾省亲的时候,大半都是泡在我家,每隔一段时间见他一次,就吃惊的发现他愈长愈成熟,愈变愈性感,幸好,他用手帕的习惯还跟以前一样,尚未跟着世界潮流而改变。也就是说,他仍然喜欢用手帕而不愿用卫生纸。

 

       「怎么可以?唉!算了,变得这么脏,用它来擦眼镜一定比不擦更看不清楚。」他又叹了一口气,把眼镜重新戴上他挺直的鼻梁,我最喜欢看他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谁叫他是个不懂小女儿心思的呆头鹅呢?

 

        话又说回来,呆头鹅?不见得喔!从小一直以为他是只大笨蛋呆头鹅呢,嘿,原来见到美女,是这么会眉目传情的哟!真是最新的大发现。

 

      「手帕脏了,丢了就是,靠墙角就有一个垃圾桶,看我,丢得多准!」我一面说一面丢出他的脏手帕。果然一丢就中,我转过头来得意地看着他。

 

  「呀,阿健哥,什么事不顺心?怎么一直叹气呢?」我发现他那双好看的眉头还是皱在一堆,不由得不关心底问。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再跟读你贴出的新篇。新年快乐!

 
海云的头像
 #

国英姐,新年快乐!

 
余國英的头像
 #

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