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奇迹确实存在, 即使是持怀疑态度的医生也不得不承认

奇迹确实存在, 即使是持怀疑态度的医生也不得不承认

 

节日到了,为人们带来欢乐,但它带给些人的却是渴望


医生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即使这个自诩为科学论证的行业,十二月的漫漫长夜亦为他们提供了充足的机会予以反思,甚至是怀疑。


当我们盘点所取得的成就和曾经的估测失误时,我发现自己医学怀疑主义的阴沉面具脱落了。我不得不承认,世界上有许多奇迹和奥秘,科学和医学仍无法解释。


譬如, 伊夫林, 她今年已70多岁,患多发性骨髓瘤已有五年多了, 她依然活着。她被查出得了这种血癌时,已是晚期。她同意接受一般的化疗治疗。起初进展顺利, 肿瘤开始萎缩, 血细胞计数也开始升高。


但在第二个疗程后,她的双腿开始浮肿,神经仿佛在燃烧,体重骤然下降, 逐渐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于是, 她毅然选择放弃治疗。癌症专家告诉她,如果不继续治疗,她会在个把月内死去。

 

这是四年前圣诞节的事。

 

今天她仍然有骨髓瘤,而且已经遍布全身。但癌症并不妨碍她的生活。她的肿瘤科医生无法解释这一现象。他每隔三个月为她做一次血细胞计数检查,同时主动提出为她做进一步化疗。她很礼貌地拒绝了。每次来到我的办公室,我们只是聊天。我甚至无法说服她注射一支流感疫苗。


伊夫林的故事让我回想起瑞秋·雷曼<<饭桌上的智慧>>中提到的一个更为神秘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 纽约的纪念斯隆 - 凯特琳癌症中心有 个病人,已经用尽了所有已知治疗癌症的药物。扫描显示他的身体里到处是肿瘤,有些甚至渗透到他的骨头里。突然,他的癌症奇迹般地完全消失了 -  这是一种神秘的现象,有人称之为  “自发缓解。”

 

对于自发缓解, 我们知之甚少,只知道它是极其罕见的。多数医生避免提这种现象, 以免给患者提供虚假的希望。但不可否认, 诱惑力还是有的。

 

曾有几位肿瘤学家对我说,他们听到过类似的现象,但从未亲眼目睹。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肿瘤学专家Ursina Teitelbaum持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奇迹对我而言, 是在你的家人和亲人身边平和地死去, 而不是在医院里,” 她告诉我。 “ 可悲的是,到目前为止, 这仍然只是一种奇迹而已。”

 

与我的同事探索过有关希望和奇迹的课题,请求他们提供其它无法解释的医疗故事。

 

有几个故事很特别,例如伊恩·海恩斯的故事。伊恩是一位深受病人敬爱的澳大利亚肿瘤学家, 他57岁那, 在停车场向自己的车走去时, 心脏骤停,  如果不是当时有医护人员在场, 海恩斯早已不在人世。现在他不仅完全康复, 而且刚刚庆祝过他称为 “新生命的第三个生日。”

 

我的另一位同事在一家著名的学术医疗中心的工作,她负责培训住院医生和医科学生用数据和统计学方法做更好的临床预测。医生们不是很擅长预测某个特定患者的病情发展。


因此, 当她的哥哥因酗酒导致肝功能衰竭时, 她试图降低父母的期望。

 

她说, “在我家,我扮演着医生和女儿的双重角色,”  。她的哥哥因为黄疸住进了医院 – 他的全身黄的像网球的颜色 – 而且精神紊乱。用医疗计算器测试过他的肝功能衰竭程度后,她得出的结论是, 如果他的器官功能衰竭是由于其它原因引起的, 他会被排在肝脏移植名单的顶部。然而,酗酒使他的条件不合格。


朋友的母亲 , 据说 “非常相信神灵”,对这一消息的反应似乎很平静,她的信念坚如磐石, 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会好起来。根据医生们常用的评分标准我的朋友计算出她的哥哥在六个月内死去的可能性为95%。在她的职业生涯中临床看到的一切都佐证了这一统计预测。

 

她的弟弟出院了,回到家里基本上是等死。

 

但是, 他出乎意料地以惊人的速度彻底康复了。

 

两个月后,他的黄疸消失了,精神状态恢复正常,肝功能测试也正常。到目前为止,他再没有拿起过酒杯。

 

我的朋友向来以数据为中心,对世界充满怀疑, 这次却有了180度的大转弯。 “我无法解释,” 她对我说。 “仿佛一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晓东西在起作用。”


译自NPR

By John Henning Schumann

 

约翰·亨宁·舒曼是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的一位初级保健医生,并在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公共医学学院任教。


December 29, 2014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评论关闭! 祝文友们新年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