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几部小说的结尾

奇迹是难以寻踪的, 奇迹, 属于那些以柔和面对僵硬的人。
奇迹, 属于那些坚信她, 真心期盼她的人。
奇迹, 令命运无可奈何。 因为奇迹里, 一定有一句命运里没有的话: “我爱你!”

太阳才刚刚升起, 大地恢复了生机。
(故事讲完)

亲爱的读者, 猜到我是谁了吗? 我就是江晨路, 芦花的孙女, 思河的女儿, 这个不能讲的故事的讲述者。我十岁生日所许的愿, 就是我的外婆能在她妈妈的怀里醒过来......

---- 《不能讲的故事》

 

有一天晚上他回来了,... 饭菜都摆好了。一家人围着小饭桌吃饭。海舟看着一家大小,说了句:“我真高兴没放弃了装修。”


我们都从造物那里得到了一份礼物,一份难以言喻的厚礼。

故事稍后再慢慢继续吧。一切都很好,因为有爱。
一切还会更好的。

我 们 生 来 都 是 平 等的 人。

----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黛比,你知道吗,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我才最后相信有上帝。我不知道法律里有没有上帝。你以为法院里摆本圣经,上帝就在那里了吗?

他的信我一直珍藏着:

亲爱的黛比,

捎去我欠你的钱。我曾经去商店想给你买点什么。但是没有任何东西配你,没有东西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你知道,钱也好,东西也好,里面都没有上帝,但是我的心里有。这信,也就是我的心;它将永远记得你,爱你并祝福你!

我闭上眼睛,转向了十字架。我想象着约书、狄克和珍妮之间的和谐;我想象着自己灵里的平安,法和心的和谐,我想象着那一天终于来临 ……

------ 《佳思地七十七号》

 

“那明年我和你一道回来。”朱利娅的话音在石子英耳边响着。

石子英的眼光专注着对岸。明年,明年他还会再见到紫屏的;明年的桔梗花,一定不会太忧郁,太忧伤;明年的桔梗花,一定多了许多灿烂。

.............

---- 《一天就够》

 

两天后的一个夜晚,喜仁和喜英重聚在了一起。喜仁重新把他心爱的女人拥入怀里。对这对兄妹情人来说,时间其实什么也改变不了。就像三十年前他们在仓库里那间小小的隔间里那样,做爱朦胧、甜美而又令人热血滚沸。

喜仁和喜英的母亲各自都年事已高。她们从来都与世无争,现在更是对世无求。看起来有些麻木,不过每次提起当年喜仁如何被抱到江家,两位妈妈都会会心而笑,直到笑出了泪花来。

这是早到的缘,也是迟到的缘。缘,不仅仅是注定;它比注定强大了许多,因为缘,是血泪炼就的,就像心是肉做的一样。

世间一切暖和的东西,都比那冷冷的东西要强大许多;就象英子额上的痕,比当年那根鞭子要强大许多一样。拥着喜英温暖的身躯时,喜仁这么想。

----- 《痕》

 

他应该早就结婚当爸爸了吧;不知哪位温柔善良的女子当了他的伴侣;他也许已经成了非常有成就的著名艺术家了。

或也许,他还是孤独一人。没有人知道他和他那颗善感的心;没有人意识到他的天资。他的朋友,只有他的画,他自己那双深邃的眼睛,他对至亲的遥远思念,他的心和他心里的佛祖。

他姐姐给他的那只纸鸟,应该还在他的衣兜里吧 ……

有时候这思念有如锥子钻心一样的难受,我甚至觉得我的无法给予他更多的安慰关爱是我人生的一种罪过。在痛苦和无助中我会跪下来祈祷,祈求神安慰保守那个过早领略了人间苦楚的男孩。世上有多少默默无闻的人,默默被忍受着的苦难,脉脉含情的心。然而我相信,这一切,都在一个大爱的感知和保守里。

秋天的榕树下,我在我的画稿上画了一颗心。

---- 《朴山男孩》

 

“你谁也不许说。”

“我不会说的。”

于是阿群就说:“那天,我见银女和桶楼里的‘麻风’人走出楼来,朝山那头去了。说来也奇怪,那个‘麻风’人好了,脸上没癍了,好象年青了十几岁。我过去,叫住了他们,不,是叫住了银女。我说,你要去哪里啊?她说,她要跟那‘麻风’人一起,到山里去种地。”

“山里……麻风人……”唐河眺望着山那边。那座山叫乾坤山,山中有林,有水,有飞禽走兽……唐河一动不动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你这样对我,就能上极乐世界了吗?”他想起了她问他的这句话。

---- 《银女》

 

南闸口,南闸口已经离得那么远了,可它又好像近在咫尺;它很喧嚣,可是它的星星,总是那样的纯净、脉脉含情。

外面的雪花无声飘落,天地是白茫茫的一片;白茫茫再往外,是什么去处?静寂,非常的静寂,只有一个女孩,一个从小离家、归来时双目失明的女孩唤娘的声音,在冰天雪地间久久地回响,回响......

夜幕降临了,寒风在外头吹着,门钉过了,可还是时而发出和风碰撞的声响。

娘包好了饺子,炸好了年糕,不时转过去往门那头看,不作声,焦虑地等待着什么。

不远处传来几声狗叫。

“大哥回来了!”阿朗扶着桌站了起来。阿葱和娘跟着站了起来,爹放下了还在写着联子的笔。

一阵踏雪的沙沙声由远而近,贴着红色对联的门,开了 ……

-----《南闸口》

 

看着女儿的身影消失在教室楼转角时,罗米才猛然想起来:忘了把那张写着垃圾公司电话号码的纸条交给她的新邻居,那个她,她“不认识的人”!

-----《斜对街的男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感受虔谦的真诚。

 
幸福剧团的头像
 #

真佩服QQ!

 
百草园的头像
 #

虔谦写了这么多部小说,能干的才女。喜欢你写的这些结尾,一个故事由一个好的开端,一个漂亮而又意味深长的结尾,才能是一部好小说。谢谢分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