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蔡小美的星期日

       蔡小美的星期日

                余国英

 

    半夜的时候,弟弟小俊在睡梦中哭了几声,妈妈轻轻地哄着拍着,过了一下,隔壁房内又鸦雀无声地静了下来,大概妈妈与弟弟又重新睡着了。

    不久,天还未亮,客房旁边的厕所传出哗哗的水声,一定是爸爸起床了,果然,小美听见她的房门被悄悄地推开,立刻睁大了眼睛,看见爸爸进来后轻轻地掩上房门,走到她的小床边坐下。

    「小美醒啦?爸爸要走了,小胖胖要听妈妈的话喔,不要惹她生气。」爸爸慈爱地咐嘱。

    小胖胖小美乖巧地点点头。

    「小美要上学去了?」爸爸问。

    「爸爸,今天星期天,不用上学。」小美伶俐地回答,其实,星期日,附近的中国父母们不上班,很多人带了小朋友们去上中文学校,小美非常讨厌星期日,因为不喜欢到中文学校去上课,那里只读书不游戏,学生家长们带来的饼干又都是低脂减肥食品,非常难吃。好在在美国,中文学校只是热爱祖国的华侨们为子女中文教育周末开设的学校,不算正式的学校。

    爸爸摸摸她的头,轻轻拍了一下她圆圆胖胖的小脸蛋,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拉开房门,突然想到什么,又将房门关上,重新走回小美的床前。

    「小美,今天要不要跟爸爸到那边去?」爸爸问小美。

    「要!姐姐也去吗?」小美一骨碌由床上爬起来问道。

「姐姐小芙吗?小芙不会去的,妳若真的要跟爸爸去,行动就要快些,把妈妈和姐姐吵醒,不但妳去不成,连爸爸都要惹上麻烦了。」爸爸急促地说。

小美连忙脱掉身上的睡衣,怱怱换上头一天晚上王妈替她放在床头的小一套丝光棉毛衫裤。

昨天是弟弟小俊的三周岁的生日,家里开了一个生日派对,大家正在唱生日快乐的歌,爸爸撞了进来,手中捧了一大盒弟弟最喜欢的拼图玩具,妈妈看见爸爸,突然沈下了脸,不过因为所有的客人都在专心地帮助弟弟吹生日蛋糕上的蜡蠋,大家一口气吹完所有的蠋火,热热闹闹地喝果汁、汽水、分吃蛋糕,所以妈妈脸色虽然很难看,但是并没有当众发作。

父女两人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经过大厅,小美看见大厅的桌上、地上虽然己经被王妈擦抹打扫得很干净了,但天花板上还挂着彩带,一些本来飘浮到天花板上的彩色气球已经瘪了下去,球上写着‘生日快乐’字样的笔划也都变歪,并且由天花板掉到地毯上了,小美经过的时候,顺手扯了一个半瘪的红色气球,被爸爸一眼看见,立刻将食指放在唇上,示意小美放手,小美马上很顺从地将气球放开,气球又重新掉回地上。

爸爸用遥控器打开了车房的门,将右边那辆银色稳重的豪华轿车轻轻地开了出去。在车房门重新被关上的时候,小美清清楚楚地看见左边妈妈那辆白色的车子被孤零零地留在车房内的原处。

外面一片洁白,屋顶、地面上堆了一层白雪,树枝上、房沿上挂着透明的冰枝。

   「李平,我把小美带了出来,现在已经出了大颈镇,打算在长岛公路旁的那家麦当劳买杯咖啡热饮来暖暖身,...呵呵,肉松、咸鸭蛋配稀饭?太好了!这正是我们台湾男人最喜欢的早餐!妳要煮台南肉粽给台湾小女孩小美吃?李平,妳真细心,还记得她喜欢吃肉粽,...四十分钟,大概还有四十分钟我们父女就到了。」爸爸打开手机,对着手机讲话,他的声音变得特别温柔。

   「啧啧。」关机之前,爸爸还多情地对着手机热烈地吻了两下。

爸爸把车子开到麦当劳的外卖窗口,转头问小美,除了一杯热可可之外,还要什么?

小美懂事地摇摇头。她比较喜欢吃肉粽,特别是台南肉粽,以前妈妈常常煮给她吃,不过近来妈妈不是暗自哭泣,以泪洗面,就是歇斯底里地胡乱骂人,再也没有心情替孩子们煮什么肉粽了。

「要一杯热咖啡、另外一杯加糖的热可可就行了。」爸爸用英文对着麦当劳的对讲机说。

爸爸把热可可放在小美右手边的杯座上,告诉小美等一下再喝,免得被热可可烫到,自己啜了一口热咖啡。豪华的汽车在笔直的长岛高速公路上飞驶,公路两傍一片洁白,高耸的大树上盖满了白雪,这个粉装玉琢的世界,纯洁美丽得就好像一张圣诞卡片一样。

到了长岛蛮哈塞镇的花园公寓,不等爸爸按电铃,公寓的门早就打开了,挺着大肚子的阿姨李平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给爸爸换上拖鞋。

「小美,对李平阿姨喊早安。」爸爸一面脱鞋,一面说。

「李平阿姨早!」小美向李平鞠了一亇躬,小声地说。

「俊雄,我看你的三个孩子中,只有小胖胖小美最聪明,也最乖巧。」李平一面摸着小美的头发一面微微地喘着气。

爸妈不在家的时候,小美逗留在家中地下室玩计算机,经常听见佣人王妈在隔壁房内与其姐妹淘煲电话粥,所以知道二奶李平这大陆妹只有卄七岁,原来是爸爸的女秘书,现在肚子已经很大,不久就要生了,说起话来会略略有点气喘...等等。

「李平阿姨,我要吃台南肉粽。」小美小声地说。

爸爸开了那么久的车,觉得十分饥饿,看见满桌的咸鸭蛋、肉松,抓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并且将热粥吸得呼呼作响,表示满意。

   「昨天回去谈判得怎么样?你老婆答应了吗?」李平阿姨一面替小美剥去肉粽外的竹叶,一面问。

   「谈判?...,我们谈判了一夜,她坚持不肯离婚,只好下次再继续谈下去。」爸爸摊开双手,做出一亇无可耐何的姿势。

谈判了一夜?小美抬头看了爸爸一眼,她只记得昨晚妈妈跟本就不理不睬爸爸,很早就将睡熟了的小弟送入卧室,草草地帮王妈收拾了一下大厅,妈妈看见爸爸乘机蹭进卧室,就毫不容情地将爸爸由她的卧室中使劲推了出来,径自把房门关紧,再也没有打开来过。听王妈背着主人告诉邻家的佣人说,小美的爸爸跟本不想离婚,因为包大陆二奶比与台湾大老婆离婚省钱多了,不过小美并没有出声,她张开小口,乖乖地吃着李平阿姨挟给她的肉粽,李平特地到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一家台湾人开的粽子店去买的棕子,里面真材实料,比以前妈妈在普通中国超级市场中买的肉粽好吃多了。

   「谈判了一夜?赶快去休息一下罢,把身体搞坏了就得不偿失啦。」李平阿姨吓了一跳,挟给小美吃的肉粽就此停在半空中。小美连忙伸过头去,张口就着筷子将肉粽吞入口中。

   「一夜算什么!我蔡某人虽然已经快四十岁了,可还是宝刀未老哩,看看妳挺着的肚子,就是证明。」爸爸伸手摸着李平的肚子,得意地笑了起来。

    「俊雄,我爱的是你,并不在乎名份,张律师告诉我,再过两个月小雄一出世,他就是美国小宝贝,我就是美国宝贝的妈妈,移民局再严格,也不能将美国公民的妈妈驱赶出境,妈妈被赶走了,小公民由谁来照顾呢?」李平笑嘻嘻地伸出一只小小洁白的右手捉住爸爸的大手,左手摸着自巳的肚子,胸有成竹地说。

 爸爸不是巳经过了四十二岁的生日了吗?怎么还说快要四十岁?大慨反正已经那么多岁了,少算几岁也无所谓罢,小美一声不响地看着两个大人对话,她已经吃得差不多,不想再吃肉粽了。

    「李平阿姨,我要看台湾版杨思敏演的金瓶梅,吃法国的巧克力冰淇淋。」小美乘机要求。

    「小美乖,阿姨就去给妳放DVD。」李平连忙到卧室中取了一迭DVD影片出来。

「看,我家小美虽然才八岁,就跟她爸爸一样,也喜欢看色情片。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爸爸更加得意地笑了起来,走过来打算与女儿一同观看。

「俊雄,我看你还是到床上去躺躺,略略休息一下,等一下房地产经纪人老张就要来带我们去看房子,我已经跟他说好,要看就要在沙尖镇的海边去看,那里海边的房子不但地皮大,有私人游泳池、网球场,房子的房间多,格局也比较豪华。」李平说。

「哦,我以为妳喜欢小小巧巧温馨的小房子呢。」爸爸听话地走向卧室,随口答道。

「那是恋爱的时候说的痴情话,现在有了孩子,你总不希望小雄一出生就挤在一个童话一般的小房子里,不能喘气罢?下个月我妈妈要由黑龙江赶过来帮我做月子,既然有了一个发财的台湾女婿,当然得另外给千里迢迢远道而来的老人家一间大一些房间罢,何况,小美也喜欢这边,她来了,有她自已的房间,不是更好,也得雇一个全职保姆给小雄,更需要大点点的空间...。」李平阿姨爱娇地向爸爸斜睨了一眼,笑了起来。

「我也赞成买大些的好房子,大的好房子涨得快,才是好的投资。」爸爸由卧室门内折回来,拍了一下李平的屁股,豪爽地大笑起来。

「律师说新房子最好是用我一个人的名义来买,免得你离婚的时候,你的台湾老婆要争夺财产。」李平自言自语似地说。

小美的舌头正舔着冰淇淋,本来紧紧盯着银幕的眼睛,由杨思敏的大胸脯移开,想看看爸爸听见李平的意见没有,可惜爸爸已经进了卧室的门,看不见他的面部表情,只看见爸爸微秃的头顶,鬓边也有点花白,消失在卧室门内。

小美有点厌倦了杨思敏,在这部片子里她一味挺着大胸脯,躺在床上或桌子上让男人来搞她,一点也不紧张。

「李平阿姨,我想打计算机游戏。」小美对李平说,不等李平回答,她就先到厨房的食柜里找了一大罐蜜饯糖果,拿进爸爸的书房,打开计算机,开始玩起计算机游戏,小美知道这女人一定不会反对,因为她常常自称自已是计算机白痴,从来不肯碰爸爸买来的计算机。

房地产经纪人老张来的时候,爸爸与李平阿姨站在书房门外,推开房门,伸进头来探看小美。

小美假装没有看见他们,一面吃着糖果,故意将计算机游戏打得乒乒乓乓地乱响。

「俊雄,让孩子安心玩她的计算机罢,这幢房子我己经看过好几次了,只等你来过目,就在不远的海边,我们出去绕一下而己。」李平阿姨对爸爸说,她怕爸爸不放心小美一人在家。

    「不要忘了,今天我们先在绿竹林去吃下午茶,然后到大上海餐厅晚餐,我要替你的好朋友老林介绍女朋友,是一位姓金的上海小姐,很会唱流行歌曲。」李平阿姨一面替爸爸围上围巾,一面说。

    「替老林介绍女朋友?老林一见到妳就眼睛发直,他不是妳的崇拜者吗?妳为什么要替他介绍女朋友?」爸爸好奇地问。

「老林虽是个单身贵族,是个当丈夫的适当人选,不过你不是说你的台湾老婆己经答应要跟你正式离婚了吗?等你的老婆不答应离婚,我再考虑老林罢。」李平轻描淡写地说。

果然,大人们见小美玩得起劲,就将她一人留下在家中,让她玩个尽兴,一伙人径自开车出门了。

小美跑到窗口,踮着脚尖看房地产经纪人老张的车子载了爸爸及李平阿姨滑出车道,她想她应该去偷看李平阿姨的日记,不过,李平若要写日记,一定是用中文来写,八岁的小美连英文的大字也不识几个,当然更看不懂中文,所以偷看日记的这件事就此作罢,只得继续回到计算机上专心玩耍。

 玩了一下,小美就跑到李平的房间内,躺在李平的大床上睡着了。

 又不知道多久,小美听见卧室门外有敲门的声音。

    「蔡小美,蔡二小姐,我是妳爸爸的助理小孔,妳爸爸及李平小姐都在大上海餐厅等妳去吃晚饭哩!」小美推开卧室的门,门外果然站着爸爸的助理小孔,手中提了一串开大门的钥匙。

 到了长岛南岸的大上海餐厅,他们让小美坐在爸爸的右手边,李平坐爸爸的左手边,金小姐坐在爸爸好朋友老林叔叔的左手边,他们开了一瓶XO,开始互相猜拳敬酒,大人们一面大声谈着黄色笑话,一面互相闹着灌酒吃菜,每人都拼命替小美挟菜,她面对着堆满了食物的盘子,不动声色地在爸爸或老林叔叔的酒杯中随意啜一两口酒,又伸出筷子去夹了好几块走油扣肉来送进嘴里。

最后,大家酒醉饭饱,爸爸让小孔开车,他要亲自送爱女小美回到北岸大颈镇的家中。

「老蔡,你快去快回,我们先到李平那里去喝茶谈天,专等你回来唱卡拉OK。」老林叔叔对爸爸说。

回到家中,只见布满了白雪的院子内停了好几辆车,起居室里灯火明亮,热闹地传出谈笑及搓牌的声音,一定是妈妈约了一些女太太们在家中打麻将。小孔开了车灯在院子里的雪地上等候,爸爸带了小美,用钥匙打开了家中的大门。

「有人在家吗?我送小美回来了!」爸爸站在客厅里大声地喊道。

正在此时,起居室的门突然开了一条缝,由里面飞出一对妈妈的高跟鞋,有一只不偏不倚地正好打在爸爸的秃顶上,再由小美的面颊上刮过之后,才掉在地上。

爸爸吃疼,连忙由客厅中逃到外面院子里,院子里正在等候的汽车的头灯转了一个方向,向院外驶去。

「臭女人赖芙美,过两天爸爸与妳离了婚,妳就成了被遗弃的破鞋,看妳能神气多久!」小美的脸颊被妈妈的高跟鞋刮得生疼,她就在心中学着妈妈平常用的大人的口气把妈妈臭骂了两句,心里觉得舒服了很多。

     小美推开自己的房门,溜了进去,她想了一想,觉得这亇星期天过得还算不错。没有到中文学校去学那枯燥生硬的中文,喝了不许小孩喝的酒,吃了很多妈妈平常不许她吃的肥胖垃圾食物,现在妈妈与朋友们关在起居室内打麻将,王妈在弟弟小俊的房间内陪弟弟睡觉,她今晚不但不必换睡衣,而且还不必洗脸刷牙就可以上床。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小美好可怜。

圣诞快乐,国英姐。

 
予微的头像
 #

大小都可怜啊!

 
梅子的头像
 #

看来国情不同,民情也差别很大。在国内,这种情况要尽量避免让小孩子知道。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阅讀 !

 
余國英的头像
 #

真實情況,小美長大之後,與李平是好友,與生母并不親。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