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12 )全文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12 )全文完

      儿子见父母执意要回去,实在无法相留,只得饿着肚子开车先将老父、老母送了回去。
     
回到老人公寓,他们足足地休息了三天,到了第四天,老先生取出警察开的罚款单来一看,吓了一大跳。
     
"老太婆,看,这警察居然罚我们三百美元!"老先生吃惊地大喊起来。
     
"算了,付了算了l"老太太居然说。
     
"什么?妳说什么?"老先生不相信地追问。
     
"我说付了算了,付掉三百元,去财消灾啊!"老太太主张息事宁人。
     
"我们若付了这三百元,不就是承认有罪了吗?"老先生提醒她。
     
"算了,算了,我们别的地方省一奌就行了!"老太太已经被烦够了,不愿再为此事启发任何争端了!
     
三周以后,他们由信箱内收到一叠邮件,老太太见其中一封信的封面是计算机印刷,以为也是啇业宣传,将之顺手与其他花花绿绿的广告,丢入癈纸箱内。
     
"且慢,是由皇后区地方法院寄来给我们的通知单。"老先生由癈纸箱内检出来细看信封上寄信人的地址。
    
"我们并不认识什么地方法院的人。"老太太开始察看其他的信件。
    
"不得了,有人把我们告到法院去了!"老先生不看则以,一看就突然大为紧。
    
"怎么可能,有谁会告我们?"老太太还不太相信。
    
"是一家律师楼受了被害人之托来告我们。"老先生看着信说。
    
"笑话,我们犯了什么法?"老太太勃然大怒。
    
"吓,吓!告....我们骚扰、纵火、偷窃以及....!!!!"老先生气得发抖。
    
"告我们骚扰谁?"老太太怒问。
    
"原告是住在发逹盛富兰克街五零八七号的户主!?"老先生瞇着眼睛读信。
    
"什么!?发达盛....,这不是我家康儿的地址吗?"老太太喊了起来。

经过两老仔细推敲及努力翻查英汉大字典,研究法院来信,总结出下列事件;
    
第一件,本年六月十五号下午六时,两名被告们到富兰克街五零八七号去胡乱敲打门窗,敲打完毕,立即畏罪坐了出租车匆匆逃离肇事现场,于原告人极大的精神威协。此项事实有街坊
邻居五零八九号及五零八五号下班时亲眼目睹,可以作证。
    
第二件,于今年九月廿号上午十一点整,于富兰克街五零八七号院内纵火并敲破门窗玻璃,此事有本区消防队及警察局纪录为证。被告事后将碎玻璃扫入垃圾袋,企图掩藏犯罪之物证。装碎玻璃之拉圾袋为街坊邻居五零八六号拍得之照片为证,邻居五零八六号及五零八八号皆自愿上法庭作证。
     
第三件,被告偷走一十四k金贵重打火机一支,清洁女工蒂凡妮可以作证。
     
第四件,....
     
"真是岂有此理,....!"老先生怒极而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
       
老先生笑声突然停止,好像想到什么,用手怱怱摸了一下上衣口袋,由上衣口袋中掏出一亇发亮的小小物件。
      
"老太婆,妳看,这是...,这不是那支失窃的十四K金打火机吗?这,这可如何是好?打火机果然在我的口袋之中,那天匆匆忙忙,忘了归放原处,你看我们该怎么办?"老先生颓然垂首。
       
老太太仔细思索了一下,劝老先生不要与后辈一般见识,打算先礼后兵。
       
"先礼后兵? 如何先礼? 何谓后兵?"老先生慌忙问道。
       
"先礼,我们先写一封礼貌的英文信给儿子及媳妇,细细解释各项事件的来龙去脉,说明一切都是误会。并将此信放在一个挂号包裹之中,包内附上k金打火机,足金的手镯、锁片以及汉玉锁片,表示求和之意,请他们撤销告诉。"老太太说。
       
"求和? ....岂不是承认....。"老先生心有不干。

     "凡事不要先吃眼前亏,凡正这打火机本来就是她的,手镯、锁片、汉玉等本来就是要给她的,现在不是给她了?"老太太很明理地说。
    
"这个似乎....。"老先生还在犹豫。
    
"说不定她以为是自己态度强硬的结果,因而沾沾自喜呢!"老太太居然有些笑意。
     
"这成什么话!"老先生仍然有点不甘心。
     
"你没有听说过骄兵必败吗?"老太太问。
     
"这算什么....?"
     
"你与康儿不是常说,美国的各种诉讼事件,大多是由律师们在后面怂恿策划,兴风作浪,并非当事人之原意。"老太太指出。
     
"唔....,那妳要如何后兵呢?"老先生不免追问。
     
"后兵,就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这个年头婆婆媳妇谁怕谁?"老太太意气风发地说。
     
"我们不要说上美国法庭,连中国法庭也不曾见过啊!"老先生弱弱地指出。
     
"老头子,不要忘了,她现在是政府公务人员的眷属,请律师得自掏腰包,我们这种领取政府发放的社会福利补助金的老人,政府会供给免费律师替我们辩护,我们怕什么!?"老太太愈说愈勇。
     
"不要忘了,他们是我们将来小孙女的父母,闹僵了将来怎么看孙女儿?以后如何来往呢?"老先生还是有点担心。
     
"吓,那時我们再去告他们! " 老太太居然提高了声音。
     
"什么? 我们告? 告谁?
     
"告他们!"老太太答道。
     
"告他们!?不是开玩笑罢?"老先生简直吓坏了。

     "嗄!告他们!美国最新出版了一本畅销书,是教五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如何为自己争取杈益的,做祖父母的对孙儿女有探视杈,他们不让我们探视,我们可以上法院去争取。"老太太理直气壮地喊道。
      
听说儿子与儿媳收到包裹之后,两人争辩良久,儿子主张立刻上文撤消告诉,儿媳认为既然法院认为只要一方不出庭,对方就是胜诉,何必上文撤消呢?
    
"原则问题!我的父母是非常诚实的人,不可能有偷窃行为的!"儿子认为,他忘了他的父母把现金给了他们购买房地产,自己再向政府申请贫户福利的事情。
    
"哼,打火机难道会不翼而飞?不要忘了!他们目前是靠政府救济的贫户!"儿媳反驳,她当然压根儿不相信这么寒酸小气、又土里土气的中国公婆会替儿子付头款购屋。
    
"他们又不抽烟,要偷打火机干嘛?"儿子当然不信。
    
"哼,事实胜于强辩,打火机不是十四K金的吗?相当值钱的!不在他们那里又在那里呢?"儿媳反驳。
    
〝他们不是送了我们一个廾四K的锁片吗!〝儿子指出来。
     
〝什么廾四K金?骗鬼!软得用手就可以折断?那能挂得出来!"儿媳不屑地指出来。
      
〝廾四K金‧‧‧‧。〝儿子无法辩解。
       
"告诉你!这是真人真事, (*)我的堂嫂有一次控告她的公婆到她家去打破台灯一件,法院判她胜诉,因此法官判定要她婆婆赔她八十元美金呢!〝儿媳举出实例。
        
邮局的信件往返及法院手续都是十分迟缓,这两小私下争执的结果,似乎还是儿子胜利,儿子坚持要去撤消,但若公文来回迟缓,还是要庭上相见。
        
这件家务争端又是如何结束的呢?

 

         原来开庭那天,撤消的公文尚未上达,所以李家的人还是法庭上相见。那天李德康当了法官的面,在法庭里送了一枚分期付款买来的钻石戒指给挺着大肚子的黛安小姐,并当众亲吻他的妻子及父母亲。
        
庭上法官领了所有的推事、律师以及庭上警察,大家一斉微笑鼓掌,因为法庭是十分严肃的场合,不可以欢呼的。
       
有人说,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喜剧收场。可是,想得更深的人说,若两代从此交恶,永不见面还好,目前两代和好了,互相还要来往较量,等有了混血小宝宝,这家移民还要继续过招,你说可怕不可怕!?
       
在混血洋娃娃出生以前,也曾发生过一件小事,若把此事当作一件"洋过招入门",似乎还是值得一提的。
      
话说法院事件发生之后,两老经过富兰克街五零八七号时,因为没有事先电话通知,所以只好站在街边,无法决定要不要进去拜访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对门邻居一条大狗突然由屋内窜出来对着两位老人家,张牙舞爪,大声吠叫。 
     
两老连忙落荒向转角逃到另外一条街上,过了好一阵子,两人尚是心跳不已。
   
"好了,咱们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之身!"老太太心中一动,非常高兴。
    
"什么?••••?"老先生尚未回过意来。
     
"记得上次康儿的胖女人控告我们,对门这家五零八五号居然挺身作证,我们可以乘机向法院投诉他们,以资报仇血耻。"老太太大喜。
      
因为不知如何寻找不花钱的律师,就随便找了一家门上写着Attorney at Law字样的办公室,走了进去。
      
窗明几净、 清洁严肃的大厅里面,有一个讲究的大办公桌,一位秘书打扮的白女人坐在办公桌后面,面对着大门。
       
"我可以帮助你们吗?"那位白人洋女秘书和颜悦色地问。
       
"请问,你们是不是代老百姓打官司?"老太太扬声用生硬的英语问道。
      
〝当然可以,只要你们出得起钱!〝女秘书十干脆地回答。
       
老太太一五一十地把刚才恶犬向他们狂吠的事情,用不纯熟的英语表达出来。
       
〝你们有证据吗?譬如说有医师的验伤证明书什么的?〝这女人双手按在计算机键盘上,就要开始记录。   
       
〝恶狗并没有咬到我们,但我们精神己经受创,我们‧‧‧。〝老太太直言。
       
"那你们应该到警察局去控诉,要他们约束自己家的宠物,我们是只管房地产纠纷的律师!"她回答道,站起身来送客。,只打这种官司,律师得喝西北风过日子哟!"那位白人洋女秘书嘆道.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