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10 )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10

       三周之后,李家两位老人家再度出发,去拜访他们的儿子及已经怀孕的媳妇。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李家二老修正了他们拜访的三个细节。
       
第一,李老太太由一个藏宝物的小布袋中找出几样心爱的宝物;一个足金的女手镯,是送给外国媳妇黛安的;一个康康小时挂的足金锁片,上面刻着〝长命富贵〞,挂在一条足金的项链上;一个翠玉的锁片,写的是〝福、禄、寿、喜〞,用一条红丝带系着。 
       
〝你看这三样礼物怎么样?〞李老太太得意地问老伴。
       
〝唔,都是又轻又贵重的宝物,合乎送礼原则。〞李老先生点头赞许。
        
第二,他们决定改在睡过午觉精神比较好的时间,乘坐发达盛廾二号公交车,到了河畔区下车之后,再步行走到法兰克街康儿的家。
        
〝那时太阳已经快下山了。〞老太太说。
        
〝威力一定比较小,比较不晒了。〞李老先生非常高兴地说。
         
第三是,为了追赶时髦,他们两天前在发达盛缅街一家新开的中国礼品店里买了用同样花色质料中华纺织品剪裁成的一套情人装。今天,老先生身着全丝短袖衬衫,老太太是全丝短袖洋装,俩人兴冲冲由家中出发。

 

         当李家二老身着新衣由所乘坐的公交车上下来,安步当车走向李維康他们住的富兰克街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清风徐徐地吹着他们全丝的新装,真是令人心旷神怡。
        
〝呀,没有想到他们的房屋整理之后,居然这样整齐!〞李老先生指着五零七八号那新修的屋顶以及初粉刷过的墙壁,大声赞叹。
         
〝看,他们的庭院,这才叫漂亮呢!〞李老太太也对着那才修剪过的花木以及刚割得绿油油的草坪,一直大点其头。
          
老人家认为这房子的头款既然是由他们出的,现在变得如此美观舒适,当然与有荣焉,多得十分欣慰,于是就在大门前远观近玩地仔细欣赏了一阵子,才走过去按门铃。
         
〝怎么一回事?还没人来应门?〞李老妈问道。
         
〝老太婆,妳看糟糕不糟糕,他们忙于整理房子、院子,但忘了修电铃。〞老先生一面猛按电铃,一面说道。          
         
〝老头子,不要按了,门上按钮的指示不亮,当然是还没有修理,按了有什么用!〞老太太说。
        
〝嘘,有人在家,一定是那胖女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东西!〞老太太突然说。
         
〝那怎么办呢?〞
        
〝嘘,有人在家,一定是那胖女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东西!〞老太太说。
         
〝她站起来走到厨房...,拿了一大盒蛋糕,还在上面洒了大量的糖浆!〞老先生边看边作报告。

       "现在,我们用力敲窗子,引起她注意,再让她开门,就算她没有听见,也无甚大碍,反正天色已经不早,康儿也快下班了。"老太太很镇定地说。
     
李家二老连忙双双趴到窗口,同心合力,老先生大力地敲着窗框,老太太使劲地拍着窗玻璃。
     
"好了,她好像是听见了。"
     
"是谁?"黛安大喊道。 
     
"黛安小姐,是我们,康儿的父亲和母亲。"李老太太在窗外叫道。
     
"我们来送礼物来了!"李老先生也大声喊道。 
     
"是吗?等我将电视关了,就过来开.....!"黛安在屋内大声地回答,吧地一下,屋内电视的闪光消灭,声响也立趋寂静。
       
正当二老由窗外院子里的草坪上走向车道时,一阵冰凉澈骨的大水,好像暴雨一般地向他们没头没脑地洒将下来,两人本来就已经稀疏苍白的头发冲得完全粘在发亮的头皮上,全丝的短袖衣服也全部湿透,贴着瘦削弯曲的前胸和后背,肋骨根根可数。过了不久,丝质衣服上染的红色,开始退色,两位老人混身流着红浆,好像低亷电影里面的化妆効果一般惨不忍睹。
         
"啊其!"李老太太大大地打了一喷嚏,脸色发青,冻得说不出话来。
         
"混账。"斯文的老先生也冷得全身发抖,拥着他的老伴向街边退去。
         
正在此时,一辆出租车及时而至,两老一言不发,连忙跳上该车,紧关车门。
         
"请你们用那条毛巾擦一擦,免得将车垫染红了。"司机对他们深表同情,和颜悦色地指着一条肮脏不堪的毛巾说着,脚踏加速器,急驰而去。
         
正是;
         
慌慌如丧家之犬,
         
急急如漏网之鱼.

        还好,平常两位老人家十分注重保养身体,淋了这一场冷冻大水,两人只是小小地鼻塞声重了几天,吃了几剤由药房柜台上随意买来的伤风药丸、药水,也就完全康复。
       
好一阵子,两老之间尽量避免提到儿子、媳妇、孙子,连"后代"两字也在禁忌之列。
       
过了很久、很久之后,儿子維康乘下班的时间,首度开车到平安大厦来造访年老的父母亲。
 
爸爸、妈妈,恭喜你们,上个月收到产科诊所的正式书面通知,扫描的结果,已经知道是个女宝寳,偌,这张是影印的通知书,送给你们做纪念罢。"李維康不等坐定,就开始笑个不停地告诉父母。
 
   "不是孙子吗?"李老先生收下通知书的副本,略略有奌失望。

      "没关系啦,现在这时代,男女是一样的。"李老太太看得比较开。

      "奇怪,你们不是要另送我们礼物吗?怎么还没有送呢?"儿子李維康好脾气地问道。
     
"哼,还有脸谈礼物! 用大水浇我们,这两条老命都是捡回来的。"老太太大怒。
     
"用大水浇? 妈,谁用大水浇谁?"儿子李德康被老母亲弄得胡里胡涂。
     
"当然是你的胖女人黛安开院子里的大水来浇我们!"老先生也极为生气
     
"黛安?爸爸,她有花粉热,从来不到院子里去的,我们雇了工人每两周来割一次草,连浇水都有自动浇水机。"儿子对这件事非常肯定。
     
"不是说她人到院子里去,而是说你家院子里的大水,浇得我们变成落汤鸡一般!"两老余怒未歇。

     "什么时候?"儿子追问。
    
"还有什么时候! 八月十六号下午六时正!"李老先生没好气地回答,时间记得这么准,可见印象之深刻。
    
"八月十六?一个半月前? 下午六时正 ‧‧‧?啊!我们院院子里的浇水机,正是每天下午六点正自动打开的,不必用人工....啊!难怪有一天,她说她听见好像是你们在敲窗,但是开门一看,你们已坐上出租车走掉了。她说她也不太确定。"儿子李維康恍然大悟。
     
"浇水机自动浇水? 原来...."两位老人家也恍然大悟。
     
"爸、妈,既然是误会,解释过就尽弃前嫌了吧。以后,爸妈要来我家之前,老打个电话通知,岂不是好?〝儿子建议道。

 

       "咄!什么话!自己儿子的家‧‧‧。〝老先生大为不悦,发出话来!

 

       〝天已渐渐凉了,这个周末星期六,请两位老人家到我家院子里来一同烤肉野餐好吗?"儿子邀请道。
     
"好极了,还有别人吗?"李家俩老本来就是宽厚之人,现在既知错怪了媳妇,心中不由得涌起极大的歉意,当然连忙接受儿子的邀请。
     
"也请了阿俗及秀芭,你们的新地址及电话号码还是由他们那儿拿来的呢。"儿子答道。
     
"啊!阿俗及秀芭,他们好吗?"李老太太关心地问。
     
"扫描的结果,知道秀芭怀的是男婴。"
     
"太好了,听说印度人比我们还要重男軽女呢!他们的旅行社开得怎么样?"李老先生也很关心。
     
"生意非常好,就是太忙了,所以星期六他们要晚点来,要我们先吃,不必等候他们。"儿子告诉老爸。
     
"年轻人,辛苦一些比较好!"俩位老人家都非常赞同。
     
"这样好了,星期六我先来接你们,把你们接到我家之后,我再去买肉、买菜,爸妈意下如何?
     
"好,星期六我们在此专等。"
     
"一言为定。"
     
"星期六见。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余国英老师久违了,问好。

 
余國英的头像
 #

祝妳佳節快樂!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