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思绪和雨点乱飞

 

这是2014.12.02 的日记,犹豫好久,决定摆上来,希望,有心人看到,联络到敏哥?

加州大旱,盼雨年久,今天,大雨终于降临!一直祈雨的我们,谢天谢地!

墓前,思绪和雨点乱飞,湿了衣衫,湿了心眼。

这是我姨妈的墓,我亲爱的姨妈,常在心中,梦中的姨妈。不离不弃。

姨妈在广州离世的那一刻,我在太平洋彼岸,加州的被窝里;梦中,姨妈来到我的“大宿舍”,像是当年我中学的宿舍,她坐在几张木板床拼出来的大床中,笑微微的,梦中的我惊喜地问,姨妈,你来咗啊?她说:是啊,我来了,浩哥带我来的。

电话响,让我从梦中醒来,哥哥说,姨妈刚刚走了。

走前,她有心事,她的一个儿子,浩哥对她说,你放心啦,不会留下你,我会带你去美国。

于是,她就安然合眼,离开多灾多难的世界,灵魂飞升,国界汪洋都无法束缚,来美,对我欣然一笑,与我作别,归到天宇,我不知处。骨灰移民,安葬在洛杉矶玫瑰岗。然而,她的灵魂在哪里呢?她的名字就有一个灵字,她的父亲是个读书人,给两女儿起名字时,用的是“钟灵毓秀”的典故。

我平时并不常来扫墓,清明重阳,我多不来。因为相信,我的姨妈,魂不在此!然而,今天大雨滂沱,我却站在墓前,我自己觉得有点,滑稽。

在难得的风雨中,就让思绪随雨点乱飞一回!

我很少来,我不用借忙碌来推脱,因为如果想做的事,总是能安排时间的,根本不用“挤”。

不来墓地我常想到她,言笑静怒,举手投足;她照顾爱护我,廿四年的岁月,深深烙印在生命中。

站在墓前,自由乱想,雨点落在地上,树叶上,活蹦乱跳。

之所以挑了这个难得的风雨天来,是因为朋友今天要来主持一个丧礼,他讲道之后,我要立即送他们一家三口去机场,飞回东岸。

昨晚就想着,好久没给姨妈扫墓了,现在是为别人来到玫瑰岗,总要到姨妈墓前探看吧!心里有点惭愧,接着又安慰自己,怀念时常在心,不在此地。

想着早点出门,买束鲜花先去扫墓,可想到这豪雨瓢泼的,把花放在地上,风雨摧花,于心不忍。再说,墓地有人管理,每周二或周三,就会清理鲜花和祭品,今天摆花,立即就被扫到垃圾车,如此糟蹋美丽的花,相信喜欢鲜花的姨妈,也不喜欢。

磨磨蹭蹭出门晚了,雨天大塞车,选择走大路不走高速,谁知GPS今天被风雨浇晕,到了Peck RoadDurfee的一段,指导我向右拐,我之前看过地图,知道自己转对了,但GPS却又要我掉头,make U-turn。我对这段路不熟,就听这导航器,结果,我掉头回来,它又让我右转再右转,转回原路,原方向!可我转回原路,它又让我再掉头回转!我心想,这导航器碰上“鬼打墙”了,呵呵,还好,我平时方向感特强,就不管它,自己往前开,上了60号高速往东就对了。

接着,它又让我出高速,也因为塞车吧,我就在Peck Road 出来, 我知道自己往对的方向走的,但GPS又叫我掉头,Make U-turnplease! 心一乱,本来该向前走,一眼看前面的路牌,左转是Workman Mill, 直走也是Workman Mill,真是个磨Mill,团团转!我因为入了左转线,后面有车跟,雨中不敢随便换过线,只好等绿箭头灯,左转入歧路,这回,它不说,我也知道要U-turn掉头出来!然而,它又要我往右转,回来时路!

怎么回事,姨妈,是你希望我往回转,还是哪个精怪跟我开玩笑?

不再听GPS,按自己的方向感,往左转,往前开,很快找到这个美丽的玫瑰岗纪念园。

今天被纪念的老人家,我不认识;我来,是为了送朋友去机场;坐在礼拜堂里,看着外面的雨,听着《奇异恩典》的歌,我想着的是我姨妈。姨妈会怪我吗?平时不来看她,而今天却请假来送朋友。且来迟了,来不及去她墓前拜祭一番。刚才的“迷路”,是姨妈给我的启示?她要启示我什么呢?没有明白。

后来,朋友的朋友说,雨大,不要把行李换到我的车上了,他可以送他们去机场。这样,我就有时间,在雨中,来到姨妈的墓前,素脸束手,奉上满腔的心思。

今天很快在山坡上找到墓碑;因为墓前有一束鲜花!这是谁来过呢?哥哥姐姐还是很传统的,他们按时节回来,孩子从外地回来,也会来;就我只用心去想,很少来。

风横雨泼,看着雨中摇曳的花,又思绪乱飞散了;问,姨妈,我是不是很没用?哥哥姐姐们都遭逢乱世,童年起就历尽艰辛,少年时就要做工养家;只有我最幸运读书最多,可这些年,都是哥哥姐姐帮助我,我总处在困难中没出息,没能回报他们的厚爱!姨妈,我才刚到美国,还没站稳呢,你就匆匆走了,完全不让我报答你!真是如你所说,施恩莫望报!你等不及移民,你匆匆的要到天上,时时看顾我们,保佑我们?

可是,姨妈,你走了,我心总有一处觉得孤苦,我心灵没有娘家了;自怜的时候情绪低落,只有在心里向你说说;尽管父母健在,可妈妈是妹妹们的妈妈,爸爸也是另一个妹妹的爸爸,各有各的家庭温馨,他们的幸福,于我是电影里的画面,隔着个荧屏。时常思念的,是与你相拥的温暖和实在。

姨妈,敏哥去了哪里呢?这些年都没有了音讯,怡乐里的老家没有了,我们都迁移了很远很远,敏哥回来,去哪里找我们呢?我们心里都惧怕着,可大家都不愿说,怕话一出口,就成真的了。

敏哥,如果你看到这照片,看到这短文,可以在文轩这里与我联络,留言,或给我发悄悄话!

 

今天,我思绪乱飞,回到家来,对着冷冷的电脑,文字四散,无法成章,犹豫日久,还是贴上来。有谁知道敏哥,李敏,英文名:Simon,请留信息。或者,把这思念,转达给他。希望他愿意找我们。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予微,看完我泪奔!你对姨妈的感情,姨妈对你的养育之恩,让人动容。

敏哥,是谁?

 
予微的头像
 #

敏哥----李敏,是姨妈的小儿子。当年姨妈收容我时,他才八,九岁,艰难的童年,坎坷的人生。。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祝福予微!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木桐!

 
追梦的头像
 #

抱抱予微,我懂你。

 
予微的头像
 #

抱抱,你懂的!

 
梅子的头像
 #

微微:“怀念时常在心”就是最真诚的怀念。

我也掉泪了。

 
予微的头像
 #

梅子姐,多谢你的感怀。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怀念常在心,不在形式! 抱抱予微

 
予微的头像
 #

是,谢谢春山。

 
Amoy的头像
 #

泪流满面••••••倒数第四段也是我时常最疼痛的感受,心灵没有娘家,特别是生病的时候,人很脆弱。抱抱亲爱的予微!

 
予微的头像
 #

我们好姐妹要互相支持!抱抱Amoy!

 
雨林的头像
 #

姨妈是奇女子,好在她现在也离你不远。另外,予微要乖。 父母的无奈,你懂得最多。

你送我得书, 现在正在国内亲友中传阅。

 
予微的头像
 #

多谢雨林“传书”,我会转告父亲;听你话,我乖乖的。

 
渺渺的头像
 #

拥抱予微!很早就听你说过关于姨妈的故事,一直纳闷姨妈后来的状况如何?今天在这里看到了答案。头一次听说骨灰移民的故事,好在姨妈现在离你不远,更重要的是她去了将来我们都要去的天家,在那里我们都会与爱我们,和我们所爱的亲人相会。

问好!

 
予微的头像
 #

问好,渺渺!

姨妈走得太早,我才到美国一年多点,那个时候,都没有直通电话可以打啊!

带骨灰入境,是要申请,办好手续才允许带来的。

 
海云的头像
 #

啊,予微,这周一的清晨,你的文字让我泪花纷飞,坐在电脑前,半天动弹不得,任由眼泪漫流......

拥抱你!你该多写这样的文字。

 
予微的头像
 #

海云,不能多写啊,疼,伤心也伤眼神!

 
夕林的头像
 #

是雨,是泪,是情、是盼。

 
予微的头像
 #

仰面接雨洗心,俯首借花寄情。

 
沉淀的头像
 #

多保重,有缘分自然会见!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沉淀!

 
木易石的头像
 #

慈爱姨妈,感恩予微;姨妈安息,予微保重!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木兄!

 
天婴的头像
 #

敏哥,我记住了这个名字,祈祷上帝。

 
予微的头像
 #

多谢天婴!希望有奇迹。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上帝会保佑敏哥,一切安好。抱抱予微。

 
予微的头像
 #

谢谢一弘,抱抱!

 
司马冰的头像
 #

找到《姨妈与众不同》看了一遍,看得泪眼婆娑。姨妈这样的好人,一定在天堂呢。我想,心里想念追思就可以,不在意是不是在墓前。

 
予微的头像
 #

冰姐,看来我们都是易感爱哭的人。我常常想,土葬,火葬,海葬,到底会有什么感觉呢?

 
春阳的头像
 #

姨妈为你提供了一个有爱的家,相信你能过得好也是她的希望。

 
予微的头像
 #

是,春阳姐,在那个年代,我的童年能够丰满快乐的,全赖有姨妈。

 
黎玉萍的头像
 #

我們生在那個年代,真是幾乎每個人都有一段傷心史。就當我們是曠野出生的新生代,將來可以進入應許之地。擁抱你!也紀念養育過我們的親人。

 
予微的头像
 #

旷野出生的新生代!这个提议好,谢谢玉萍姐。

 
Sujuan的头像
 #

感动!泪奔在这平安夜!姨妈灵魂永远与您同在!姨妈的善良慈爱造就了您可爱坚强温暖的性格!多多保重,姨妈要您幸福生!愿姨妈的灵永远看顾保守着予微的心!

 
予微的头像
 #

谢谢素娟!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