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也说“写字”(交作业)

 

颜真卿多宝塔碑帖。(来自网络)

文轩最近在木桐老师的率领下,刮起了写字旋风。特别看到了雨林的“写字”一文,真实感人, 不由得想起我以前也是正经“练”过字呢。

小学的前三年是在河南大姑家上的。大姑整天操心8个人的肚子,学习的事是绝对顾不上管的。父母远在武汉,想管也是鞭长莫及,于是我和二姐放了学就疯玩,窜遍了信阳市的大街小巷。结果呢,二姐留了一级。

四年级,也就是文革前一年,我被父母第一个招回了武汉,这才深深体会到大姑的好处:她从来就不管我放学以后干什么。而且先回到父母身边的我十分吃亏,不但每周要交一篇周记,还得每天练毛笔字。记得一开始还是用一种本子,叫描红,就是把格子里的字添满就可以了。后来可能是描红的本子太贵,经不起我每天鬼画桃符地糟蹋,父亲就开始不厌其烦地在一堆报纸上画上方格子,拿来一本“颜真卿多宝塔碑帖”,让我开始临帖。

本来在大姑家被放养惯了,父亲的这种举动让我非常反感,那时候报纸上的铅字特别容易掉色,每天我爬在报纸上“练”完了规定的字数,脸上,手上,衣服上全是黑呼呼的,天天都像个小黑人。而且最过分的是,等我的姐姐们都回到武汉的时候,家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得“练字”!

我虽然敢怒不敢言,但是我会拼命地以破坏性的手段去糟蹋那些画好了格子的报纸,比如滴一滴墨水,然后故意把报纸歪上几歪,就可以涂黑好几个格子。因为父亲画那些格子其实是很麻烦的。他总是用长长的木尺,先在报纸周围边上画上等距离的小点,然后用铅笔连成线,最后才画成方方正正的四方块,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屋子角,每天拿起几张来摊在我面前。

父亲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夏天的武汉,是有名的火炉,父亲总得要先擦干净脸上的汗,生怕汗珠落到报纸上。有时候铅笔划破了一个小洞,他还会小心地抚平了。哪怕是中间铅笔画歪了一点,他都要轻轻擦掉重画。他甚至连那些边上的小点都不愿意画得太大,现在想来真是没有必要,报纸上的黑点还少吗?

父亲的这种“劳民伤财”的做法坚持了一年多,一直到文革开始才放弃了。倒不是我敢“拿起笔做刀枪”去造他的反了,而是父亲自己得“集中火力打黑帮”,积极投入到文革中,写大字报去了。那一本"颜真卿多宝塔碑帖"后来被我带到了农村,用来打发了一些百无聊赖的岁月。不过那时候, 却得自己在报纸上画格子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忘不了父亲在报纸上画格子的专注神情。至于那神情后面饱含的期冀,我却是在几十年后,为自己的孩子心甘情愿地付出时,才真正体会到。而我却也因为没有坚持练字,写的字也没法让自己自豪。

其实写字和其他很多事情一样,也是要有天赋的。就说我吧,怎么说也算练过吧,可就是不如我家那个在牛背上,沙滩上乱画的人字写得好。当年看上他,也是先看上了他的字。那个行话叫做“铁划银钩”。几十年过去了,当年他那些值得我学习的优点几乎都不存在了,唯独这一手字还是让我不得不服。以至于上次和几位朋友一起给一位朋友的孩子送礼物,还不得不请我家老公出山,写了“恭贺新婚之喜”等字样。细看看也没好到哪儿去,可就是比我的好看。呵呵。

木桐老师,一时找不到方格子纸写字了,还是容我先凑合着交了作业,再去找纸吧。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字呢?正在练吗?用电脑划个表格就行了吧?

有个这么认真的父亲,每天给你划格子,想起来好幸福!

 
春阳的头像
 #

微微妹妹真聪明。我还打算去中国城买写字本呢,呵呵。

 
阿朵的头像
 #

我也等着看字呢。

 
春阳的头像
 #

不是说了不好意思吗?

 
Sujuan的头像
 #

把劳工的“铁划银钩”给我们欣赏欣赏!别藏着让我们求着才给呀!春阳童年故事一罗框!好玩得很!

 
春阳的头像
 #

人家不肯写呢,我没法求到啊,哈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字里字外都是故事。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木桐老师表扬,我的作业应该算是交了吧?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都是认真的好学生。

 
春阳的头像
 #

谢谢夸奖。

 
梅子的头像
 #

我正在写“也说写字”,转眼就看到你贴出来了。不过我的写字没有“引号”,呵呵。

春阳还是应该晒出你的字来。

 
雨林的头像
 #

梅子姐的文章在哪里?快快贴出来吧。

 
梅子的头像
 #

昨天下午我写得差不多了,题目是跟着你的“写字”拟的,经过一晚的沉淀与今天的修改,终于贴出去了。

问好雨林!

 
春阳的头像
 #

不好意思,抢了梅姐的好标题了。

 
梅子的头像
 #

哈哈,哪有什么不好意思,说明你我的思维一致嘛!等着看你与你家劳工的字。

 
雨林的头像
 #

春阳信手拈来都是好文章。令人动容。

还有你这里细节描写的功力, 我也可以学习。

第二段开头的“添”字可能是“填”?

 
春阳的头像
 #

谢谢雨林,也是受了你的启发,才记起了这段往事。对,那个添字我也是昨天上午才看到, 改过了。

 
海云的头像
 #

字呢?我伸长脖子找了半天!不要做标题党!Yell

 
春阳的头像
 #

我没说交写字的作业呀?:)

 
Amoy的头像
 #

感人的故事,有这样的爸爸好幸福!话说年轻时,我也是看人先看字的主,字写得不好,朋友都懒得做,可后来还是被鬼画符的人擒住了。哪里能这样绝对的呢?有人字是写得不错,做人就不好说了。

 
春阳的头像
 #

谢谢Amoy妹妹。字好不好,顺眼了就好,呵呵。

 
渺渺的头像
 #

不过“见字如其人”的老话还是很管用的,字写得不好,是心里一辈子得最大遗憾,很羡慕那些天生就写一手好字的人。家里从小就认识的一位邮政老人,就曾经说过,他解放前被招聘到南京市邮政总局去工作就是因为一手好字的缘故。春阳贴的颜正卿的“多宝佛塔感应碑”所谓颜体,我当年也还真像你爸爸那样用废旧报纸写过,只是没有坚持,也没有成效而已。要重新拾起来了。

木桐老师的倡议真好!谢谢!

 
春阳的头像
 #

其实字要写好,真的要天赋,我是没法写好的。

 
百草园的头像
 #

没看见字,不行,俺等着春阳交作业。

 
春阳的头像
 #

好吧,等我画好了格子就交,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