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柳暗花明又一春

    约翰是我的同事, 我们虽然同在公司计算机管理部门工作,可不但不在同一个组,而且也不在一个分部。多年前曾经因为搞一个几乎涉及全部门的大项目,我跟约翰有过短暂的会议接触。在我的心里,约翰是那种典型的美国中西部土生土长、原汁原味的老美。他是那种你在快餐店,或者酒吧里常常能看到的大腹便便的美国人,而且还不年轻,叫他一声老~~美,那绝对是名副其实。 

   去年夏天的一天,很意外地收到约翰的伊妹儿,标题很简单,“帮帮忙(Favor)”。打开一看,内容也不复杂,恳请帮忙翻译一封中文信。这个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手到擒来,当然是一口答应。当时只是在心里掠过一个小小的疑问,像约翰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老美,不像能跟咱中国人拉上亲戚,也更不像能做中国生意的主儿,他能有什么中文信要翻译?不管了,助人为乐是我的一贯喜好,以前在公司也帮老美翻译过领养中国小孩的文件和翻译中文歌曲,每次都是双方愉快高兴、大家皆大欢喜。 

  回复了约翰的伊妹 儿以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去开下一个会议,开完会一回办公室,赫然看见约翰恭恭敬敬地坐在我的办公桌旁,看来是等了一段时间。我赶紧说,信在哪里,我马上帮你译。 

   约翰从手中的文件夹里拿出那封信,小心翼翼地递给我,又清清嗓子说,“百草,我先跟你解释一下我的情况,你再译信好吗?”接着约翰说,他最近认识了一位中国女子--海伦,是他经常去吃饭的中国餐馆老板娘介绍的,他们相处几个月了,海伦一点英文也不会,他们之间的交流十分困难,他不知道海伦究竟心里是如何想他们的关系,也非常想知道海伦究竟愿不愿意以后跟他一起生活。我笑笑说,约翰,信一定是海伦给你的,我们一起看看不就知道海伦的想法了吗? 

  打开信一看,我差一点没从椅子上掉下去。好家伙,二十几年没有见过的国内信纸,是那种有方格子可以标拼音的,工工整整一如小学生的中文字,一格一个字,每个字的上面一笔一划地注着汉语拼音。约翰在一旁解释说,他有一部可以翻译拼音的大字典,所以他让海伦每个字都写上拼音,不过他试着翻译不到一行,头就大了,立马缴枪投降向我发出呼救。 

   从海伦的信,可以看出这是一位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不过文字还是清楚地表达了要说的事情和心情。边读边给约翰解释海伦的信,当我告诉约翰,海伦是准备嫁给他的,约翰脸上现出了微微惊讶的表情,跟我连连道谢之后离去。 

   过了几天,约翰又来了,这回他说,他有许多问题想问海伦,想请我跟他们俩个一起吃一个便餐,给他们当翻译。 

  欣然领命的结果是,我们三个在某一个周日,坐在生意兴隆的美国餐馆里,吃老美喜欢的早中餐结合的便餐。 

   非常凑巧,海伦是沈阳人,我的老乡。尽管我们没能做到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但一种亲不亲故乡人的感觉还是在海伦和我之间荡漾。 

  几口老美的煎蛋下肚之后,约翰拿出了两页纸,一撇之下看到密密麻麻的问题,头皮发麻的同时,也对海伦生出无限的同情。 

  约翰开始提问了。 

  “百草,请你问海伦,她是什么时候来美国的?”

  “是以什么理由和如何来美国的?”

  “目前还有在美国居留的合法身份吗?” 

 当约翰知道海伦只不过是以旅游身份来美,而且身份早已经黑了时,问题变的比较尖锐了,“为什么知道自己的身份会不合法,不提前去申请延续?当初来美国是不是已经打算在此长期滞留?”把问题译给了海伦后,我跟她说,“如果你的确是想跟约翰结婚过日子,我认为你应该如实回答他的问题,我会在翻译时,让话语比较温和使约翰能够接受。”后面的问题就更让人不舒服,像其他老美一样,约翰提了许多关于海伦经济状况的问题,主要是想搞明白海伦以后靠什么生活。 

海伦的故事,是一个老生常谈的故事。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女孩子,当年在工厂当了工人;许多年前下了岗,跟前夫一起开了一个小店维持生计,生意刚好一点,前夫又红杏出墙在外面有了外遇;离婚后自己带着儿子过日子,现在儿子也已经工作了;一年前花钱找人办了来美国的旅游手续,就是想在美国呆下,以后好把儿子也办出国。一句英文也不懂的她,要想扎下根,路子不多,找个老美嫁了,恐怕是她的最佳出路。 

海伦跟我解释,即使她是想留在美国,她也不会随随便便找个老美嫁,她是真的挺喜欢约翰,认为约翰人很本分、踏实,值得信赖。 

那天那顿饭吃的非常艰难,感觉是在三堂会审海伦,替同胞感到难堪,不是说中国崛起了吗?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留在美国?约翰没错,不能娶一个一点底细都不了解的外国人;而海伦也没错,她想要一个更好的人生,一个稳定的后半生。 

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希望他们既能坦诚相待,又不为事实而震惊,翻译时都是找温和的字眼。不过这真不是我喜欢做的事情,当时就暗暗决定以后不要搅合在他们之间。 

一周后,约翰找到我,跟我说,经过他和家人的讨论,他决定不再与海伦交往下去。约翰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无法接受海伦不合法的身份;再有就是语言的障碍也是个问题;最后约翰吞吞吐吐地透露,海伦跟他相处了几个月,到现在还没有两性关系。约翰找我是希望由我来跟海伦讲绝交的消息。

 约翰的原因一个让我比一个更震惊,只好认认真真地跟约翰解释,绝交的事情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我不会代为转达,应该是他亲口告诉海伦,不管他用什么方式让海伦明白。同时也直接跟约翰讲了,他的第一个理由我认同,第二个也理解,但第三个理由是他不了解中国人,海伦不跟他上床,正说明海伦非常看重他们的关系,她不是随便跟他玩玩了事。又跟约翰讲,给他们做这样的翻译,让我无论是心情还是感觉都非常不舒服,以后如果是语言的障碍,我可以帮忙,但我不会在他们之间做他们感情上的调解人。 

世上的事情,有的时候是非常戏剧性的。在已经把这件事彻底忘了以后,三个月前,发现一张秀气的卡片静静地躺在我的办公桌上,上面画着一对穿中国马褂、旗袍的璧人,敬请我和家人光临约翰和海伦的婚礼。这约翰和海伦可能是不把百草吓掉椅子不甘心,这种脑筋急转弯的事情,真是让人无法适应。手拿卡片,我脸上的表情估计是极为滑稽,搞的站在一旁的同事问我出了什么事。 

知道他们准备结婚,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感觉我好像是这件事的逃兵,只好将功补过,极力游说从来不参与我工作交往的老公,一起去给他们的婚礼捧场。约翰的三个成人孩子和在外州的弟弟都参加了婚礼,两个儿子还分别讲话祝福父亲和海伦。晚餐上海伦一袭红色的旗袍,显的很喜庆,她跟我说,旗袍是她国内的妹妹送她的礼物。 

这个中美结合的婚姻,我不是红娘,可是替恋人交流、开火做了传话人,是一个半道打退堂鼓的翻译官。估计我的金盆洗手帮了他们,试想想,如果是由我去传达分手的消息,估计就没有今天的婚礼了。感叹上天的安排,这场婚姻对约翰和海伦来讲都是梅开二度,真可谓柳暗花明又一春。深深地祝福他们,希望这对异国夫妻能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融融的头像
 #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受你的启发,我去贴“人到中年为什么要嫁洋人?”

 
百草园的头像
 #

融融,马上去看你的文章。

 
若敏的头像
 #

是女主的照片吗?非常有意思的故事!

 
百草园的头像
 #

若敏,照片是在网上google来的,故事是全真写照。

 
予微的头像
 #

感慨!真是靠眼睛和心灵交流的一对!无声胜有声啊!

 
海云的头像
 #

这个也适合 跨国婚姻论坛。民鸣姐终于等到春天啦。:)

 
百草园的头像
 #

要改论坛吗?那过两天再贴一篇补给婚姻家庭的论坛。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他们两人咋成的呀,留个大悬念给我们,故事后面还有故事,更精彩,本来不是说好分手的吗?赶紧帮我们给打听打听,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东北老乡拼死闯美国的很多,大都黑下来,或者嫁人,或者申请庇护,东北三省这些年重工业不灵了,下岗工人没生路,有办法的都想方设法走旅游的路子,然后留在美国。我们这疙瘩,餐馆做杂工的,小店搞脚按摩的,一开口都是赵本山老乡。

 
百草园的头像
 #

尊林导的令,明天就去找约翰,问问他们后来又怎样好上了。

知道吗?当时我看海伦,非常可怜她。瘦瘦小小的样子,一点英语也不会,让约翰一个劲儿的问问题。那时就想,为啥啊?花钱出来遭罪受。

 
西山的头像
 #

百草,我们这个小地方这两年居然也来了好几个英文不懂的过埠新娘,但我都不熟悉,不了解她们来的细节。心里却是为她们这种无奈的选择感到揪心。希望她们过得好吧!

 
百草园的头像
 #

西山,我认识好几个中国女子嫁给老美,她们好像都过的可以,不过那几个是都能讲英语的。海伦是第一个我知道和介入的,根本不懂英语的国人外嫁的,到现在约翰还说他们在用翻译机。希望他们能有幸福。

 
幸福剧团的头像
 #

精彩之故事,看过了!yesyesyes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剧团,我的一个朋友看你贴的照片,觉得很漂亮。在问你的博名为啥叫幸福剧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