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池秋水濯尘缨

应该是几年前,从西部搬来东部,重新找工作,听从专家建议,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建立关系网,就在Linkedin 开了个账户,但是又不耐烦填那许多的信息,就转身离开了。后来工作找到,也没用上那个关系网,更糟的是我把那个帐户的密码也给忘了。

前一两年,有熟人在那个关系网里寻到我的名字,要求加强联系,我都会点击可以,但是我把密码忘到爪洼国去了,从来也进不去那个帐户。慢慢地,觉得挺对不起那些我首肯加强联系的人的,所以,后来再有人来跟我“联络”,我就不再理睬了,因为又没法儿告诉对方我忘了密码,就一不做二不休,删除别人的“鸡毛信”,完了就该干嘛干嘛。

直到近期的一天,我的信箱里又来了一封鸡毛信,我一看名字,“不会吧?”怎么可能是他呢?那是我儿时的一个玩伴,一些朦朦胧胧的过往,被他这一封鸡毛信翻搅了上来,可我和他已有几十年没有联系!

曾经几次回家乡,想过约他喝杯咖啡或者见个面聊聊天,可想着当年我潇洒转身渡洋远走,连个再见都没跟他说,现在我拖着两个小孩还有个老公,跟他或许也是一个孩子的和一个老婆见面?有点尴尬,还是算了吧!

就这样,当年的抱歉化成衷心的祝福,一转眼就过去了几十年了!

看着他的鸡毛信,我还想“会不会是同名同姓?”,也不知怎么地了?我脑中一激灵,猛然就想起我的Linkedin帐号密码了!四年了,我左想右想就是想不起来,被他这一激灵,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马上进去顺藤摸瓜,一看,他好像在一家跨国的外企里工作,还是做他工科生的老本行,但真是他吗?再看来自的省份,以前的工作单位还有就读过的大学,我百分之百肯定就是那个失去了联络近三十年的少时的朋友!

有点感动,他还记得我,而且还在网上寻找我,竟然还能让他找到!我的姓早已冠了夫姓,名也成了洋名,他怎么找到的?不得而知!

也是被他这一搅合,我进去看看我的Linkedin帐号,才发现那真是个什么都没有的空壳子!我怎么就放了一个空壳子在那儿呢?给人家什么印象吗?赶紧就手把海外文轩填进去,添了两项,又没了耐心,算了,就这么半空着吧!

想给这篇文章起个名字,一池秋水起涟漪?不好,有点暧昧,忽然就想起这句:一池秋水濯尘缨

这句好,Linkedin本身就是专业职场人士用的关系网,虽有尘世的尘缨 但那一个带着多年前温馨的鸡毛信,洗涤了红尘的疲乏,一池的秋水清冽依旧连天。 

感谢你的挂念,深深的祝福!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moy的头像
 #

"人间冷了,人情还是温的好",正在看董桥的自选集,想起这一句。

 
海云的头像
 #

也许能让人在多年后忆起的过往,总是有值得的地方。

 
yuanshan的头像
 #

呵呵,我的linked in 也是有空着的信息,握手!海云真是才思敏捷!

 
海云的头像
 #

哈哈,你也是跟我一样,空挂个名在那里,这件事到让我觉得真是天网恢恢,嘿嘿,比喻不恰当,但是你们懂得。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也是经常忘记注册名和密码,自己进不了自己的家,今后所有注册都用一个名字,密码,叫他忘。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冰姐油墨。

 
金丝楠的头像
 #

欣赏海云佳作,深感友情绵长,点点难忘

 
海云的头像
 #

呵呵,信手涂鸦,你雅赏。

 
梅子的头像
 #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缘总是会“相会”的。

 
海云的头像
 #

相会也许到并不重要了,令人心暖的是那一份挂念,穿越时空,并且几十年。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往事并不如烟,深深祝福!

 
海云的头像
 #

是的,希望老朋友们都过得好!

 
桑妮的头像
 #

哈,这是一部长篇小说的序。

 
海云的头像
 #

呵呵,不会吧!

 
老粉的头像
 #

我把支付宝密码忘了,什么时候也有激凌来一下呢?

 
海云的头像
 #

你不说我没想,我九月回国也开了个支付宝,好像现在也想不起来密码了!这下怎么办?

 
安琪的头像
 #

好文!一阵子没来了问好海云

 
海云的头像
 #

很高兴又见到你。

最近估计大家都跑到微信去了,这里都成了诗人的园地了,哈,微信里的人不大读诗,希望大家厌倦了微信聊天之后,还是回来看我们的好文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