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若敏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11/14/2011 - 17:40
积分: 6437

你在这里

若敏:瑞士之约(3)《瞬间的永恒》与马特宏峰

       

 
瑞士之约(3) 山水相依的马特洪峰

                          若敏

        瑞士最美的风景,都是山水相依,交相辉映。那些高山湖,冰川湖虽然小巧,但是与高山相依,就格外动人美丽。马特洪峰的挺拔阳刚,高山湖的婀娜多姿,刚柔并济,堪称天合之作,美轮美奂。好似傲然挺立的男人与娇美温柔的女人,相依相守,缺一不可。
瞬间的永恒
 

    在马特洪峰的湖边,Jack抓拍了《瞬间的永恒(Moments of eternity)》。我非常喜欢这张照片,这张照片也被选进《北美华人摄影协会的展览》。
与马特洪峰相伴
 
     马特洪峰在阿尔卑斯山脉的80座4000米的山峰里,不是最高的,却是最完美最阳刚的。瑞士境内有其中的39座山峰,而Zermatt就拥有29座。马特洪峰(Matterhorn)一支独秀傲然挺立,与20多座群峰相对。那独特的金字塔山体,那桀骜不驯的气质,让对面连绵不绝的巍巍群峰黯然失色,如此强大的气场,成为公认的阿尔卑斯山脉的“群山之王”,当之无愧。由此,很多人说,没有到过马特洪峰,就不算是真正到过瑞士。

    对我们这些旅游者而言,马特洪峰壮观的美景让人心潮澎湃。可是,对登山者们而言,它是最后一座被人类征服的阿尔卑斯山峰,第一次的征服,非常惨烈。
征服马特洪峰的登山者
 
       1865年7月14日,Edward Whymper、 Charles Hudson、 Lord Francis Douglas、 Douglas Hadow、 Michel Croz 与 Peter Taugwalders父子从Zermatt登山,成为第一支成功登上马特洪峰的登山队。下山的时候却发生了不幸。下山期间Michel Croz、Douglas Hadow、Charles Hudson和Lord Francis Douglas四人发生了意外,堕进1,400米以下的冰川里不幸遇难。事后,除Douglas的尸首不能寻回外,其余三人都葬在Zermatt。三天后,Jean-Antoine Carre带领的团队成功从南边登顶。Lucy Walker和Meta Brevoort在1871年分别成为第一及第二个攀登马特洪顶峰的女性。
    今天,我们虽然不能登上山峰,却可以坐上齿轮登山电气火车,近距离地看到最美的画面。
夏日的雪山
 
    记得顾侠提到旅游是“看天吃饭”。早上,离开伯尔尼的时候,还是夏雨绵绵。中午,Zrematt已经是阳光灿烂。其实,从踏上瑞士的那一刻起,我就祈祷Zermatt的马特洪峰地区一定不要下雨,让我近距离看到挺拔阳刚的“群山之王”,看到完美的日出,了我一桩心愿。看来,也算是“天助我也!”
登山火车到站
 
    我们选择的是去在马特洪峰东面的Gornergrat登山齿轮火车。用瑞士通票,登山车票只要半价,很爽!欧洲旅行专家Rick Steves说,这是观赏马特洪峰的最佳地点,火车时间最长,风景最美,顾侠和北角山妖也都走过这条线,确实是一定不能错过的景点。
    如果要看到最美的马特洪峰,一定要坐在火车前进方向的右边。随着火车的峰回路转,马特洪峰的完美山型,以不同的角度呈现在眼前。硬朗险峻,傲然挺立,好像所有阳刚的词用在他的身上都不够。马特洪峰就是一位雄伟挺拔,桀骜不驯的血性男人。
马特洪峰,光和影的诱惑
 
    Gornergrat观景台十分开阔,与马特洪峰相对的是20多座4000米以上的雪山和阿尔卑斯山的第二大冰川Gornergrat冰川。八月是瑞士天气最好的月份之一,加上暑假,这里自然成为了徒步登山者的圣地。他们三五成群,登山靴,登山包,山杖和冰镐,全副武装,专业十足。他们的目的就是登山,不像我们长枪短炮轮流上阵,不停地按着快门。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们脸上的那种表情,骄傲和自豪,快乐和满足。他们随兴而行,无拘无束,轻松自在,悠然自得。这个三岁的小登山客,跟着父母,一步不离,他的弟弟只有半岁,在爸爸的背上,也完成了这一段的旅程。
三岁的登山者
 
     刚刚走下火车,就看到Riffelsee湖边的马特洪峰,除了震撼,感叹之外,格外安宁,静谧,好像时间和空间刹那间都定格了。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在心中敲响,仿佛听到鲜花的娇笑,叶子的私语,还有鱼儿的嬉闹。马特洪峰在宝石般清澈的湖水旁,多了一份柔情。湖水有高山相伴,多了一份宽容。这完美的画面,让我们不忍惊动,不忍打扰。静静地看着,静静地体味着自然的韵律。
山水相依,流连忘返
 
   我们四人徒步来到湖边,太阳暖红色的光芒在湖面的微波上跳跃,他们三人有的去看钓鱼,有的拍摄湖边的小花,有的徒步向湖的对岸走去。我静静地坐在湖边的大石头上,默默地看着不远处的马特洪峰,心在瞬间平静安宁,思绪随风飘渺,心灵好似被圣洁的湖水洗涤,随之清澈湛蓝和洁净。
浪漫的携手徒步者
 
   终于到了回去的时候,尽管不舍,依然要离开。但是,美丽的风景,会深深地留在心里。其实,旅行并不是仅仅看那些美丽的画面,更多的是了解世界的宽阔,感受人生的精彩,感悟生命的价值。旅行,犹如生命的驿站,是忙碌工作中的歇息,是繁华都市生活里的解脱,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洗涤和聚集重新上路的动力。
阳光老人
 
   在回程的火车上,遇到了一组瑞士民族装扮的老人,他们正好坐在我的旁边。交谈中,得知他们是去Zermatt演奏,参加比赛,他指着自己帽子上的纪念章,十分自豪地告诉我,他们这个乐队,几乎每次都能得奖,他们热爱音乐,这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老人坐在轮椅上,依然神采奕奕,谈笑风生,看得出,他是心中有阳光的人,不仅燃烧自己,而且,把光和热带给周围的世界,周边的人!在Zermatt下车时,老人们欣然地与我们合影留念!

   因为要赶回Zermatt参观博物馆,我们放弃了去黑湖的计划。留点遗憾,找个借口,下次再来!
马特洪峰旅游小贴士:
1.持有瑞士通票,登山火车和缆车都有50% off。非常值得。
2.坐在火车前进方向的右边,可以目不转睛地看到马特洪峰的不同造型。
3.先坐火车登顶,再选择沿着火车行进的方向,走下山。下山行走相对容易,美景尽收眼底。如果累了,可以随时走到车站,上车。
4.下山时,一定要到Rotenboden(2815m-9235ft)车站下车,看Rifflsee湖。终身难忘!
  Riffelsee湖的倒影,选自网络
 
]
描述:歇息在冰川旁
图片:swiss-7 091(1).JPG 
 [删除]
描述:快乐的人们
图片:swiss-7 296.JPG 
 [删除]
描述:融化的冰川
图片:swiss-8 439(1).JPG 
 [删除]
描述:流动的冰川
图片:swiss-8 444(1).JPG 
 [删除]
 

 

   瑞士之约(3)《瞬间的永恒》与马特宏峰

 

                          若敏

 

        瑞士最美的风景,都是山水相依,交相辉映。那些高山湖,冰川湖虽然小巧,但是与高山相依,就格外动人美丽。马特宏峰的挺拔阳刚,高山湖的婀娜多姿,刚柔并济,堪称天合之作,美轮美奂。好似傲然挺立的男人与娇美温柔的女人,相依相守,缺一不可。

    在马特宏峰的湖边,Jack抓拍了《瞬间的永恒(Moments of eternity)》。我非常喜欢这张照片,这张照片也被选进《北美华人摄影协会的展览》。

     马特宏峰在阿尔卑斯山脉的80座4000米的山峰里,不是最高的,却是最完美最阳刚的。瑞士境内有其中的39座山峰,而Zermatt就拥有29座。马特宏峰(Matterhorn)一支独秀傲然挺立,与20多座群峰相对。那独特的金字塔山体,那桀骜不驯的气质,让对面连绵不绝的巍巍群峰黯然失色,如此强大的气场,成为公认的阿尔卑斯山脉的“群山之王”,当之无愧。由此,很多人说,没有到过马特宏峰,就不算是真正到过瑞士。

    对我们这些旅游者而言,马特宏峰壮观的美景让人心潮澎湃。可是,对登山者们而言,它是最后一座被人类征服的阿尔卑斯山峰,第一次的征服,非常惨烈。

       1865年7月14日,Edward Whymper、 Charles Hudson、 Lord Francis Douglas、 Douglas Hadow、 Michel Croz 与 Peter Taugwalders父子从Zermatt登山,成为第一支成功登上马特宏峰的登山队。下山的时候却发生了不幸。下山期间Michel Croz、Douglas Hadow、Charles Hudson和Lord Francis Douglas四人发生了意外,堕进1,400米以下的冰川里不幸遇难。事后,除Douglas的尸首不能寻回外,其余三人都葬在Zermatt。三天后,Jean-Antoine Carre带领的团队成功从南边登顶。Lucy Walker和Meta Brevoort在1871年分别成为第一及第二个攀登马特宏顶峰的女性。

    今天,我们虽然不能登上山峰,却可以坐上齿轮登山电气火车,近距离地看到最美的画面。

    记得顾侠提到旅游是“看天吃饭”。早上,离开伯尔尼的时候,还是夏雨绵绵。中午,Zrematt已经是阳光灿烂。其实,从踏上瑞士的那一刻起,我就祈祷Zermatt的马特宏峰地区一定不要下雨,让我近距离看到挺拔阳刚的“群山之王”,看到完美的日出,了我一桩心愿。看来,也算是“天助我也!”

    我们选择的是去在马特宏峰东面的Gornergrat登山齿轮火车。用瑞士通票,登山车票只要半价,很爽!欧洲旅行专家Rick Steves说,这是观赏马特宏峰的最佳地点,火车时间最长,风景最美,顾侠和北角山妖也都走过这条线,确实是一定不能错过的景点。

    如果要看到最美的马特宏峰,一定要坐在火车前进方向的右边。随着火车的峰回路转,马特宏峰的完美山型,以不同的角度呈现在眼前。硬朗险峻,傲然挺立,好像所有阳刚的词用在他的身上都不够。马特宏峰就是一位雄伟挺拔,桀骜不驯的血性男人。

    Gornergrat观景台十分开阔,与马特宏峰相对的是20多座4000米以上的雪山和阿尔卑斯山的第二大冰川Gornergrat冰川。八月是瑞士天气最好的月份之一,加上暑假,这里自然成为了徒步登山者的圣地。他们三五成群,登山靴,登山包,山杖和冰镐,全副武装,专业十足。他们的目的就是登山,不像我们长枪短炮轮流上阵,不停地按着快门。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们脸上的那种表情,骄傲和自豪,快乐和满足。他们随兴而行,无拘无束,轻松自在,悠然自得。这个三岁的小登山客,跟着父母,一步不离,他的弟弟只有半岁,在爸爸的背上,也完成了这一段的旅程。

     刚刚走下火车,就看到Riffelsee湖边的马特宏峰,除了震撼,感叹之外,格外安宁,静谧,好像时间和空间刹那间都定格了。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在心中敲响,仿佛听到鲜花的娇笑,叶子的私语,还有鱼儿的嬉闹。马特宏峰在宝石般清澈的湖水旁,多了一份柔情。湖水有高山相伴,多了一份宽容。这完美的画面,让我们不忍惊动,不忍打扰。静静地看着,静静地体味着自然的韵律。

   我们四人徒步来到湖边,太阳暖红色的光芒在湖面的微波上跳跃,他们三人有的去看钓鱼,有的拍摄湖边的小花,有的徒步向湖的对岸走去。我静静地坐在湖边的大石头上,默默地看着不远处的马特宏峰,心在瞬间平静安宁,思绪随风飘渺,心灵好似被圣洁的湖水洗涤,随之清澈湛蓝和洁净。

   终于到了回去的时候,尽管不舍,依然要离开。但是,美丽的风景,会深深地留在心里。其实,旅行并不是仅仅看那些美丽的画面,更多的是了解世界的宽阔,感受人生的精彩,感悟生命的价值。旅行,犹如生命的驿站,是忙碌工作中的歇息,是繁华都市生活里的解脱,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洗涤和聚集重新上路的动力。

   在回程的火车上,遇到了一组瑞士民族装扮的老人,他们正好坐在我的旁边。交谈中,得知他们是去Zermatt演奏,参加比赛,他指着自己帽子上的纪念章,十分自豪地告诉我,他们这个乐队,几乎每次都能得奖,他们热爱音乐,这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老人坐在轮椅上,依然神采奕奕,谈笑风生,看得出,他是心中有阳光的人,不仅燃烧自己,而且,把光和热带给周围的世界,周边的人!在Zermatt下车时,老人们欣然地与我们合影留念!

 

   因为要赶回Zermatt参观博物馆,我们放弃了去黑湖的计划。留点遗憾,找个借口,下次再来!

马特宏峰旅游小贴士:

1.持有瑞士通票,登山火车和缆车都有50% off。非常值得。

2.坐在火车前进方向的右边,可以目不转睛地看到马特宏峰的不同造型。

3.先坐火车登顶,再选择沿着火车行进的方向,走下山。下山行走相对容易,美景尽收眼底。如果累了,可以随时走到车站,上车。

4.下山时,一定要到Rotenboden(2815m-9235ft)车站下车,看Rifflsee湖。终身难忘!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