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献给Jason Ma老师

 

人生无常。Jason老师一向身体很好,教我们跳舞时一站就是两个小时。前不久打流感疫苗后他身体感到不适,第二天突然去世。急诊室结论是Cardiac  Arrest心脏停搏。似乎谁也说不清真正的原因。

12岁起,我就忘记了如何流泪,自认为精神强大。在两周前他的追思会上我本打算安慰安慰她太太Greta,当同她拥抱时,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哽咽了半天,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有。。文章。。。。要送给。。。你。。。”。 反倒是Greta拍着我说:“不哭,不哭。。。”

Jason的父亲曾经是台湾财政部副部长,交通银行和台湾银行的董事长。Jason从小家庭条件优越,但他平易近人,从来没有摆架子。他和Greta是我们的舞蹈老师。JasonGreta是多么好的人哪。我一定要写文章纪念Jason

请看我的文章《娱乐死谷,舞者欢欣》

http://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weekly_15/26167800/article--%E5%9F%8E%E5%B8%82%E5%82%B3%E7%9C%9F-%E5%A8%9B%E6%A8%82%E6%AD%BB%E8%B0%B7--%E8%88%9E%E8%80%85%E6%AD%A1%E6%AC%A3?instance=ddd21





分类: 

评论

夕林的头像
 #

和一起悼念你的老师。

 
捷润的头像
 #

谢谢夕林。好好一个人转眼就去了,真不可思议。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