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五十三 信仰

夜色里的灵魂

                                                                            五十三

                                                           

 

        这已经是十一月底的蒙特利尔,早晚的气温还是比较低的……今天晚上自由活动,大家都到这里的华人街……随便地逛逛,也买点儿什么,巧克力?还是需要带点回去的……学校附近的超市有很多钙片卖,品种繁多,好像这儿的人都需要吃钙片……街道上还有人在募捐,不知道这募捐的结果是什么,举着个小牌子望着每一个人,希望有人捐出一元两元的……这国外是自由,可也很复杂,简直有些无所适从……到底怎样才是一个好?没人说得清。

早上起来直奔奥运体育馆,这是蒙特利尔的一个招牌,这个建筑建造的时候是采用了当时的先进技术,大胆地设想可以把场馆的顶棚像个盖子一样打开,拉动盖子的立柱是斜着伸出去的,造型很像天鹅的脖子……只是有由于种种原因,这盖子只成功地打开过一次……

永平与一行同伴在比较平和的寒风中,在不甚温暖的阳光里,在这场馆外面观看……如果愿意买票就可以坐观光电梯从天鹅脖子底部上到顶部,俯瞰这座城市及边上的一条河流……自从这世界最盛大的运动会在古老的国度里举行之后,大家对这项赛事及场馆也少了许多盲目的憧憬,一番议论之后是拍点照片得了……

还是圣约瑟夫教堂令人震撼,这是永平第一次走进教堂,虽然无数次在图像里看过,也知道教堂对于欧洲人的重要,对世界的影响……这座高大的教堂就建在小山上,很有气势……约瑟夫是耶稣在人间的父亲,这对人间夫妻都因子而贵,都成圣了。但这个教堂的氛围还是让永平感到吃惊,无论是排列整齐的正放出明亮光华的红蜡烛,还是悬挂的很多的拐棍,还是这座教堂创始人的蜡像与心脏……无论借着谁的名义,只要真的对人们有切实的帮助,这就应该受到尊敬,人们之所以信仰上帝,就是因为他代众人受苦……尽管永平并不认可这样的宗教故事,但也无法对流传两千余年的如今仍然很旺盛的客观事实而无动于衷,只能感慨这个世界真是太神奇了。对于崇尚个性的人群来说,能有个隐隐的约束还是利大于弊,对于崇尚集体的人群来说,最好还的放松些好……创立宗教的还是功不可没的,如果整个世界失去了内在的约束,真不知道世界会不会就是一个地狱?永平在自己的心里打了个冷战,还是让大家有所信奉吧,毕竟真善美本身是难以约束绝大多数人的……但,人们还是应该不放弃努力,努力使人类有一天能走上真正的平坦大道上,是在纯粹的善良的道路上自由行走……

这里的街头还是有现代化气息的,明年,冬奥会将在这个国度举行,现在就在很多地方看到标志了……这用的还是印第安人的文化元素,这曾经被赶到偏僻地带的原住民,如今好像又有点吃香了……真是滑稽。

圣母大教堂在市内,门脸上装饰有很多小天使……好像圣玛利亚教堂远比圣约瑟夫教堂多,也更受世俗的喜爱……有很多著名的婚礼在圣母教堂举行,名人有名人的烦恼,名人的举动必须为世人提供谈资,否则就会被遗弃……名人也是人,可惜,出名的同时就失去了做普通人的可能,这是没有返程票的,要么能竭尽所能永远风光下去,否则前方就是泥潭沼泽……

永平的大脑不受自己的控制,看到什么就相应地在心里翻腾着什么,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会想到这些,这些内容好像跟自己的身份相差太遥远……

蒙特利尔也是有山的,只是算不上高大,但登上之后可以看清整座城市,这也是这里唯一的一座山,叫皇家山……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没有不去的道理,永平随着大家登山瞭望下山,整个没什么感觉……这与国内的风景比起来无趣多了,到底缺少了太多的人文积累……国内哪座名山没有点传说与故事?而且都有诗文传世,让人感受到秀丽风光的同时还能感受到丰富的内涵之美……站在山上远望这座城市,在一片平淡的建筑之中那个奥运馆还是很突出的,再远一点就是那条河了……密密的房子里自然是密密的人,这密密的人在这里生活,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不同当然也是有的,这里虽然平淡可也拥有了很多自在……地球的许多角落就是不够自在,才生出许多不满的情绪。

一路上永平没什么话语,大家都忙着看风景也没空搭理别人,永平独享自在……车子得往回赶了,今晚得回到学校去。路上的方向正对着夕阳,老男人导游又故作激动地鼓动大家欣赏这车窗外的美景,这夕阳里的旧铁架桥,这漫天的云朵,远方的原始树林……这空气的确纯净,这西下的太阳散发出的柔和光芒照射在天空大片的云朵上,这大片的云朵慵懒闲适地散布在辽阔的天空上……极目远眺可以望见远处淡蓝灰的树林,目光所及都是旷野……永平在心中一动,这样的场景似乎很熟悉,慢着,这,这好像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那时好像就经常看到这样辽阔的天空和变幻的云朵,还有这夕阳西下,还有这黄昏里的独特的纯净……同是一颗太阳,同是一个地球,这场景当然不会是这边独有,只是,只是……很多东西都变了,人口越来越多,楼房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工厂也越来越多……空气不再纯净,人心也不再安宁……这才使自己童年时的感觉仿佛一下消失,仿佛从来没有感受过纯净与辽阔……此时的异国的大巴上,人到中年的永平却似乎一下子回到了童年……

导游看气氛有些沉闷,就鼓动大家唱歌,自己带头唱一个:“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唱的竟然是这个,永平心下一阵感动,什么是国家?什么是家庭?什么是民族?个体究竟应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人的群体究竟该做怎样的努力才能使个体感受到温暖与幸福?当我们面对很多素质不够高,到处斤斤计较的自以为是的庸俗的人时,我们该怎么看怎么做?是逃离还是面对,还是应该超脱?当然,如果真的有一天,国家的界限没了,当然是美好的境界,但在这之前呢?这个过程一定是漫长的了,也许一千年,两千年……对于自己这样一个踏入四十门槛的普通中学教师而言,是不是只需要把工作做好就行?当然是行的,绝不会有人责怪的……可自己真的就这样了吗?这些年来上了这么多的课,几乎没休息过周末,好像也没多少好的结果……还能干多少年呢?这是不是就把自己发挥到极致了呢?人生有很多可能,自己就这安心了吗……

 

 

 

 

 

                                                              0一四年十月十四日十五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西方社会是利用宗教统治人们的思想,利用法律制约人们的行为准则,这两个缺一不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的确有不错的效果,但因为这个就否定别的文明途径就显得霸道而愚蠢了。

 
老粉的头像
 #

终于追到这里来啦!没有你的日子才知道什么是寂寞,可要不吝指教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真是好久不见了!把你的文章发到这里吧,这儿的气氛挺好的!

 
梅子的头像
 #

有思想的人活得累,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为了大多数人不累,就得有部分人累着,呵呵。

 
予微的头像
 #

蒙特利尔那个有很多拐杖的大教堂,我在97年去参观过,很多的拐杖,让我思考神迹这种现象;但宏伟的大教堂后面,教堂创始人,那个神父,住的小房子,用的小木床,小椅子,小凳子,让我感动了!他奉献一生,成就斐然,自己的生活,却是那么的简朴,高大的人,房子和床,都那么狭小!

永平的大脑,想个不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上帝会越来越伟大,因为无数人的努力与奉献都记在了他的名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