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五十 比较

 

夜色里的灵魂

                                                                                

                                                                                            

 

         看罢大瀑布,上车沿着大瀑布的流水行走,途经之地多空旷林地,甚是安静,看见不少葡萄园……导游安排先到滨湖小镇浏览风光,过后再葡萄园农庄品酒……

滨湖小镇是尼亚加拉河汇入安大略湖处,这里历史上曾是加拿大的首都,历史的复杂使这里的建筑风格也呈现出多元的面貌……这是很漂亮的地方,站在安大略湖边,望着广袤的清澈的湖水让人心无尘埃……这个季节的树叶黄的明艳红的纯粹,白色的房屋绿色的门窗,铁质的黑栅栏上有优美的图案,绿得醉人的草坪在诱惑着你的眼睛……一切都这样极致而优雅,真让人想象不到这里的人究竟如何生活,确定是跟所有的普通人一样吗?怎么越看越像是童话的世界?

小街的店面似乎都不大,很秀气……也有观光的白色马车在逍遥地过去,街上有座萧伯纳的铜像,据说小镇的剧场里一直在上演萧伯纳的作品……这童话世界也不是好来的,这里被美军占领过,撤退时破坏了一切……这前前后后的让永平十分感慨,人类什么时候能真的安宁如眼前?

上车的时间到了,去庄园品尝冰酒去了……这是一处葡萄庄园,这个季节的葡萄蓝黑色的外表覆盖着一层白霜,就是要利用昼夜不同的温度自然蒸馏水分提高糖分……所以酿出来的葡萄酒是甜的,是用冰葡萄酿制的所以称冰酒,这里是世界上最好的冰酒产地……看过了地里的葡萄,到室内参观酿造的流程,再到货架前品尝。每人来半杯,先稍抿一口,慢慢咽下,嘴里果然就很清爽了,再来上一口在嘴里回味一下……确实不同凡响,人被通透了一般有些上飘,好像一下子洒脱了不少……

酒当然有不同档次的,这里买要比城里便宜不少的,店家有专门的包装可以禁得住颠簸,乘飞机什么的都不是问题……谁不买点呀?过了这村没那个店了。永平也买了几瓶,选价格中等的瓶子细一点的——份量重了到时候可受不了。

坐在车上的时候,永平还在想那个葡萄挂在藤上经霜受冻,利用温差蒸发水分……老家的果农把梨留在树上不摘,直到春节时节才摘,吃起来香甜汁稠的,这不是一个理吗?这里的土地多人口少,一个庄园就是一家人,而自己的国家是很多人家挨靠挨地住在一起,一个生产队的土地可能还抵不上人家一家的多……这怎么比?其实从智慧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可结果却这样不同……

车窗外不时有骑着运动自行车的当地人掠过,周末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放松休息锻炼……这里的人家有艘小艇什么的一点都不稀奇,加方班主任家里就有海边的房子专供度假用……谁不愿意生活得更舒适些呢?永平暗叹一口气,自己毕业以后的种种艰难不提也罢……

回到住处,永平收拾好冰酒,洗澡洗衣服烧水睡觉……本来是每天记录点东西的,可现在是信息太多,根本记不下来,再说了,很多东西还得捋一捋才行……

新的一周开始了,安排了一些讲座之外参观了大学与职业中学。令永平惊讶的是这里的大学一般没有围墙,公交车站就在大学里,公路也从大学里穿过……学生的成熟度惊人,有自愿者带领大家参观,也看到许多自由社团在活动,包括政治社团……真放开了也没那么可怕,只要你不违背法律……但每个个体都得自己当心,自己要对自己负责,一旦走错也是很可惜的……所以这也还是有弊端的,人类的前行是一边摸索一边走的,目前还没有大家都赞成的模式……欧裔的年轻女子的身材真是绝,但中年以后一般都迅速改变,据说跟他们的饮食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实际从温度与地理环境方面来说,东方倒是适宜人类居住的,人口为什么会这样多?这也是可以说明问题的……永平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好像自己只是一个意识,在观察到很多现象的时候又对比出很多问题,并没想到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同行的也觉得永平这人是怪,痴痴地走路傻傻地发呆,不跟别人说什么,回答别人的问题也牛唇不对马嘴……但那副神情还是不容别人轻视的,好像一直在思考什么,莫非在思考常人不能及的问题?……

 参观一所有八十多年历史的职业学校时,在校门外就看到三三两两的学生在吸烟,男女生都有,女生腿上的长袜子满是不规则的小洞……天气有些阴,气温也比较低,永平一行人都穿了羽绒服。校长的左腰挂的是手机,右裤口袋装的是对讲机。讲话过程中,对讲机几次响起,他解释说很繁忙……共一千两百名学生,近一半学习有不同程度的困难。学校正在装修,室内现在是较旧的粉红色,要刷成绿色。

这里学生出路有两个,一是直接去工作或上个大专再工作,另一个就是去读大学。这两类学生在一起选课学习,影响当然也有,但愿意学的肯定得到多的指导。对学习有障碍的也不放弃,慢慢引。每到一处需要开门的地方,校长就掏出钥匙开门,翻译解释说校长的钥匙可以打开学校的每一扇门。电子作曲室,都是苹果电脑。看戏剧教室,看食品加工教室。学食品加工的孩子们正忙着考奶酪之类的东西,味道很醇厚。

永平路过一些教室,透过门上的玻璃发现有些老师做在教室后面无力地倚在墙上,两眼很迷茫地张着。稀稀的学生不安分地在自己的位置上扭过来扭过去,看到外面的身影也很好奇。在走廊里也会碰到来去的学生,很麻木似的各走各的路,也不向他们的校长望。参观其中一间教室时,门口一男孩很夸张地向一行人打招呼,等大家全进去之后,校长正在说些什么,那男孩从课桌的左边一个背翻,“唰”一声就到了右边,一路大笑地跑到后边去夺一位女学生的画,还大声嚷着。校长带大家出来时,单独对那学生讲,过会到校长室找他。

 在作交流的时候,有人问刚才的那孩子的处理会怎样?校长说,单独跟他讲了两句。其实在进那教室之前,校长先进去的,对学生要求在客人参观时要表现好一些,就两分钟,就两分钟。结果,两分钟没表现好,就问那个孩子,那个行为是好的吗?是对客人的礼貌吗?学生承认是不好的,不礼貌的。就行了,这是小问题。

 不能设想,如果在自己工作的学校,接待外面的人参观,出现这样的情况会这么样……永平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0一四年十月五日十点五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观察对比得很仔细, 虽在多伦多小住过几日, 但印象已经很模糊了机场免税商店和国际航班上都有加拿大冰酒买, 很喜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冰酒还是很有特色的。

 
蝉衣草的头像
 #

学生的出路在西方国家安排得还是很合情合理的,根据每个学生的智力及实际能力来规划前途。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关键的一点是不同的工作收入差距不是那样的巨大。

 
予微的头像
 #

永平活得比较累哈,去游玩都背个思想大包袱。

最后一句:永平感觉有些喘过气来。漏了不?还是本意没有不?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漏了“不”。这个永平在夜色里挣扎,当然会累的,因为他向往轻松愉快,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